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33页

第33页

        而方昭暮爸妈不在家的时候,宋远旬会在他家留宿。

        半年前方昭暮肯定想不到,实验室里那个叫宋远旬的、并不喜欢方昭暮的人,会在傍晚七点老老实实陪他刷卡进站,坐A市最拥挤的二号线中途三站地铁,将他送到楼下,只不过为了想要每天见到他一面。

        宋远旬第一次去方昭暮实验室,李未也在。

        李未来找他一个学长借教材,站在实验室门口聊天。李未看到宋远旬愣了愣。宋远旬向李未点了点头。李未跟宋远旬打招呼,问他来做什么,宋远旬目光先越过了李未,看着从里头走出来的方昭暮,然后才说,来找方昭暮。

        宋远旬和他们一块儿走进去,参观了一下实验室。李未问起T校的情况,还问方昭暮在那儿怎么样。宋远旬一本正经声称方昭暮在实验室因实验能力一流广受师生好评,语气淡然客观。

        方昭暮终于明白当时宋远旬为什么能轻易骗到自己。因为宋远旬瞎说的时候表情太过严肃,根本没人会去怀疑他。

        于是方昭暮看宋远旬一眼,没说什么。

        大家聊了一会儿,宋远旬就要把方昭暮带走,两人要去接方昭翎下补习课。

        走到外头走廊上,宋远旬问方昭暮:“暮暮,我今天打几分?”

        方昭暮问他在哪里看了什么恋爱参考书,宋远旬依旧不承认。方昭暮揪着宋远旬小辫子不放,还嘲笑宋远旬,宋远旬就借机把方昭暮拉近没人的教室里,按在门上假借恼羞成怒之名,行荒淫无度之实。

        最热的夏天夜里,只要四周没人,宋远旬也要跟方昭暮拉手走。手热得出汗,身上因为高温而发黏,方昭暮却都忍不住开始想他和宋远旬的以后了,想如果能一直在一起,再多经历些别的,那就好了。

        暑假过得快,宋远旬回去上学了,两人又要过回异地的时差生活。

        送机那天,方昭暮本来不想去,最后还是去了。

        这次轮到方昭暮看宋远旬的背影,方昭暮心想上回宋远旬送他回国的时候,肯定没他现在这么难过,因为方昭暮现在就想追上去了。

        他很想把宋远旬喊回来,想得眼睛发酸,在安检外面站了许久,方昭暮才失魂落魄地回了家。

        方昭暮的大四心情不如别人紧张,但也很忙。

        他上学年综合分奇高,拿了国奖,生日这天叫了一大帮朋友吃饭,还带上了方昭翎。方昭暮直博已经公示了,同学就都说方昭暮这顿这算是大四学年第一场散伙饭,叫他方博士。

        宋远旬之前圣诞节没回来,早上给方昭暮打了电话祝他生日快乐,信号不怎么好,两人聊了聊方昭暮今天的计划,就挂了。

        席间,方昭暮喝了点酒,脸很热,因为时间有些晚了,方爸爸来接方昭翎先回家,方昭暮就送了方昭翎下去,但先没有去包厢。因为方昭翎说方昭暮喝得醉醺醺,一定要方昭暮去餐厅的露台上吹一下风,而且不允许方昭暮继续喝酒。

        方昭翎反复跟方昭暮确认,直到方昭暮答应她先去休息一下,她才坐上方爸爸的车。

        露台在餐厅南边,方昭暮走进去,到栏杆边,手肘支上去,看远处高架上的车流和林立的高楼,想着宋远旬,怎么都觉得心里空。

        去年方昭暮生日没喝酒,也不这么热闹,收到个很蠢的短信,跑下楼在冷风里陪宋远旬等道路救援。

        宋远旬假装自己嗓子哑了,把衣服给方昭暮穿,又跟方昭暮上楼吃蛋糕。宋远旬手长脚长,坐在方昭暮房间里,并不合适,宋远旬还硬要坐下。

        当时宋远旬给方昭暮写了字,好像是问方昭暮,有什么愿望。

        方昭暮对生活琐事的记性差,他都快要把宋远旬的不好全忘光了,也忘了自己当时许了什么愿望。

        或许是希望Andrew也别太丑吧。

        方昭暮想着觉得有点好笑,不愿意再想宋远旬了,他想要回包厢了,就忽然有人从后面抱住了他。

        此人方昭暮已数月不见,视频多次,日日电联,方昭暮每天都觉得他很好了,但比来比去,仍旧是见面这刻最好。

        “吃完蛋糕了吗?”宋远旬问方昭暮。

        他贴着方昭暮的耳朵,声音近在耳畔,方昭暮抓着宋远旬的手,说:“还没有。”

        “嗯,”宋远旬亲了一下方昭暮的耳垂,说,“本来想问你许什么愿。”

        “问了怎么样,”方昭暮转过身,看着宋远旬,露台上没别人,方昭暮又抬头亲了宋远旬一下,问他,“宋远旬同学今天准备帮我实现吗?”

        “暮暮。”宋远旬按着他的肩膀,把他转回去。

        前方几栋连着的高高的商业楼的外立灯光一齐变了颜色,从东往西,连出一个特殊的扁圆,圆中间是银色略带金色的银核,蓝色与银色的光,延着银核,像螺旋一样向外晕开。

        如同像将两千亿颗恒星与星尘从空中摘下,重新拼出地球所在的棒旋星系。

        “月亮应该在里面,”宋远旬说,“自己找一下。”

        方昭暮看着宋远旬在夜里给他造出来的银河系,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餐厅里的人断断续续拥到露台上看对面的银河,宋远旬放下搭着方昭暮肩膀的手,站到他旁边,陪他一起看。

        过了一会儿,宋远旬又开口叫方昭暮,方昭暮转头看他。

        “我学分修满了。”宋远旬说。

        方昭暮愣了一下,问宋远旬:“你不继续念了吗?”

        “以前打算再上两年学,”宋远旬看着方昭暮的眼睛,并不邀功,没藏可惜的情绪,他说,“现在等不及了。”

        夜是黑的,露台上的地灯与壁灯散出柔和的光,让他们堪堪能看清对方的脸。

        “回去吃蛋糕吧。”宋远旬说。

        宋远旬眼睛里印着他送方昭暮的星星月亮,他和方昭暮第一次见到他时,样子一模一样认真,也一模一样骄傲。

        宋远旬想带方昭暮往餐厅里走,方昭暮不动。

        “不要回去了。”方昭暮说。

        方昭暮很少会做这么任性的事,但还是给他最好的朋友打了电话,谎称自己不舒服,让他们自己去玩,KTV包间订好了,单他会买。

        人造银河为热恋情侣停留了三十分钟,高楼灯光都恢复原状后,方昭暮便拽着宋远旬去楼上开了间房。

        困难不是没有,困难很多,暴风暴雪,家庭父母。

        可是喜欢更多,有无法割舍的苦恋,和黑灯瞎火都敢跟着他走的盲目。跟宋远旬在一起方昭暮每分每秒都头脑发热,考虑全都多余。

        犹如倏然回到一年前的生日。

        方昭暮重新戴好幸运耳钉,打开航空公司官网,买下了西雅图往返的打折机票,收拾行装,起飞降落,再睁开眼睛,见到了最喜欢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