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31页

第31页

        “和朋友?”宋远旬又问。

        方昭暮回:“妹妹。”

        过了一分钟,宋远旬说:“发个定位给我。”

        方昭暮心一跳,手机差点没拿住,他对妹妹说去打个电话,走到了人少些的地方,给宋远旬拨语音。

        宋远旬接的很快,方昭暮听见宋远旬声音和他背景音里的空港广播,原本平平静静的心好像一下被热水捂住了,他问宋远旬:“你回来啦?”

        “嗯,”宋远旬说,“回来了。”

        “也不跟我说,”方昭暮埋怨他,“本来可以来接你的。”

        “突击检查,”宋远旬说,“看你是不是乖。”

        “----哥,排到号了!”方昭翎走过来找方昭暮,叫了他一声。

        方昭暮赶紧小声地跟宋远旬说到号了,挂了语音,把定位给宋远旬发过去。

        服务生带他们坐了一个四人卡座,收餐具的时候方昭暮挡了一下,说留一套,方昭翎“咦”了一声,露出了很八卦的笑容,说:“哥,你是不是找了女朋友,要来查岗啊?”

        方昭暮说:“我一个朋友要来,T校实验室的同学。”

        “男的女的?”方昭翎拷问他。

        “男的。”方昭暮说。

        方昭翎先是失望了几秒,又问他:“帅吗?”

        方昭暮想了一会儿,承认说:“嗯。”

        “你都不说你在实验室有很帅的同学!”方昭翎拍桌子。

        宋远旬来得比方昭暮想象中快,菜还没上齐,服务员就领着他过来了。

        原本方昭翎还在和方昭暮说学校的事情,眼睛一抬看见宋远旬,突然噤声了,方昭暮转头一看,宋远旬站在离他半米的地方,正看着他。

        宋远旬穿得比在学校休闲,T恤长裤和球鞋,跟他在家穿得差不多,看上去攻击性也显得没有那么强。

        四目相交,方昭暮心脏都好像缩了一下,才后知后觉是真的有一点想他,或许也不会比宋远旬想方昭暮想得少。

        宋远旬和方昭翎点了点头,坐在方昭暮旁边,拿起边上的菜单小票看了一下,方昭暮就对他说:“我和翎翎随便点了几个,你不够吃再自己加。”

        宋远旬没客气地又问服务生要了菜单,方昭暮凑在他边上看了看,想起来没介绍,就给他妹说:“我同学,宋远旬。”

        听见方昭暮的介绍语,宋远旬从菜单上收回视线,转头看了方昭暮一眼,方昭暮就有点心虚,又给宋远旬加了一个定语:“关系最好的一个。”

        “你都没说过。”方昭翎指责方昭暮。

        宋远旬突然插话,问方昭翎:“他什么都没说过?”

        方昭翎对宋远旬说:“方昭暮一点他去交换的事情都不肯说,老说我听不懂的什么蛋白质,他可小气了。”

        方昭暮刚想说话,放在桌子下面的手被宋远旬握住了。

        宋远旬手很热,力度却不大,只是很轻柔地把方昭暮半握拳的手张开,然后完完全全牵了起来。

        “他是很小气,”宋远旬附和方昭翎说,“五月四号的票只比九号的票便宜七十块,他都要四号走。”

        方昭暮想澄清,想说宋远旬怎么这么记仇,是他导师催他没事赶紧回国,并不是他自己小气,可是手被宋远旬包着,他心跳就快得离谱,张开嘴巴都说不出话,只想快点找到一个没人的暗室,能跟宋远旬放心地拥抱接吻。

        第32章

        三人各怀异心地闲聊了许久,看时间差不多,宋远旬和方昭暮一块儿送方昭翎去上学。

        学校在餐厅所在商场不远的地方,下午是高中生返校高峰,方昭翎一路打了几次招呼,笑眯眯和同学介绍“哥哥和他同学”。

        待送了方昭翎进校门,宋远旬低头问方昭暮:“现在去哪儿?”

        “我本来要回家了,”方昭暮说着,又问宋远旬,“你来这边住哪里呢?”

        “家里。我爸妈住在A市,”宋远旬说,“我家生意在这里。”

        “嗯。”方昭暮点点头,没多问。

        方昭暮对宋远旬的家庭知之甚少,说实话,他连宋远旬家到底哪个市的都不知道。他只看到过宋远旬的高中毕业证,宋远旬高中就去C市了,在一间有名的私校里念的。

        “你什么都没和家人说?”宋远旬和方昭暮顺着人行道走,他走在靠马路那一侧,手臂贴着方昭暮,突然问方昭暮。方昭暮转头看了看宋远旬,宋远旬又说:“我已经说了。”

        宋远旬用平淡的语气说出的消息有点吓人,方昭暮震惊地看向他,过马路下人行道时踏空一步,差点崴脚,宋远旬扶住了方昭暮手臂,把方昭暮拉正了,语气很无奈地说:“方昭暮,你走路小心点。”

        方昭暮过了马路就停住了,拉着宋远旬路旁的矮墙边,问他:“你怎么说的啊?”

        “说我谈恋爱了,”宋远旬看着方昭暮说,“对象是男的。”

        方昭暮呆呆看着宋远旬,宋远旬可能被方昭暮表情逗乐了,就对方昭暮微微笑了笑,又说:“暮暮,现在到底去哪。”

        宋远旬看方昭暮的眼神很坦荡,他不是很会说话的人,或许是因为从小到大都不需要担心说错话,很多时候会懒得在意别人的感受。

        方昭暮觉得和宋远旬谈恋爱,很像在摸着石头过河,喜欢是喜欢,可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因为湍急的水流太猛烈,就松手不见。毕竟等暑假结束,宋远旬又要回T校读大四。方昭暮不知道宋远旬准不准备再深造,两个人能不能继续下去都还未可知,说什么都太早了。

        “我还没和家里说。”方昭暮不想逃避话题,就实话告诉了宋远旬。

        “我知道,”宋远旬摸了摸方昭暮的脸,说,“暮暮,我不在意。”

        很多人说“不在意”的时候心里根本在想别的,但方昭暮知道宋远旬说“不在意”,就是真的不在意,这反而让方昭暮更加心酸和慌张了。让方昭暮不由得想,如果今天打电话给他爸妈出柜,他爸妈会不会从外地赶回来揍他。

        “你爸妈怎么说啊。”方昭暮问宋远旬,想讨教经验。

        “没说什么。”宋远旬说。

        方昭暮想到宋远旬问他去哪儿,思考了一下,说:“要不去我家里坐坐吧,A市也没什么好玩的地方。”

        他们打了车,回方昭暮家里。

        方昭暮家住在五楼,是顶楼跃层。他们搬进来有些年头了,方昭暮的妈妈爱干净,家里便还算简单干净。方昭暮开了门,有些局促地给宋远旬拿了拖鞋,说:“我爸妈都出差了,我妈后天回来,我爸要下个礼拜才回来。”

        宋远旬穿着方昭暮爸爸的拖鞋,跟着方昭暮走进去,四下看了看,问方昭暮:“你住在哪里?”

        “二楼,”方昭暮说,“我带你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