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28页

第28页

        宋远旬本还想反驳,但方昭暮说完就对着宋远旬笑,露出两个很浅的梨涡,宋远旬便不再说话了。

        方昭暮的睡袍宋远旬见过,视频那次,方昭暮穿的就是这件。方昭暮穿灰色显得很温柔,他还披着宋远旬的外套,凑到宋远旬身边来,看锅子里沸起来的水。

        宋远旬不喜欢方昭暮的时候,看着方昭暮觉得不舒服,因为方昭暮总是会影响他,他就没法正常做事了。

        待到知道自己喜欢上方昭暮,宋远旬想通了,方昭暮万种千般都是好的,是他太好,才让人心神不定、坐卧不宁,想推开、想避让,更想摘下来。

        “宋远旬,”方昭暮伸手在宋远旬面前挥了一下,“你的粥要焦了。”

        宋远旬回过神来,方昭暮把他推到一边,放下杯子,掀开了锅盖,拿一旁的长勺去搅粥。

        他把电磁炉关到小档,又搅了搅,忽然回头对宋远旬说:“你家厨房是挺大的。”

        这是方昭暮自西雅图回来第一次和宋远旬提起他和Andrew说过的话,所以宋远旬谨慎回应道:“你喜欢就好。”

        “你为什么跟我说你家厨房大?”方昭暮问宋远旬,“那时候你在想什么?”

        粥咕噜咕噜地泛着细小的泡,从锅底升上来,在水面上破开。

        宋远旬已经回忆不起来当时的心情了,不过若非要追究原因,既然说这种话,他肯定是想让方昭暮来他家。

        方昭暮继续说:“宋远旬,你喜欢我什么?有多喜欢我?”

        他微微抬起头,全神贯注凝视宋远旬。方昭暮做实验和上课时也是这样,专心致志,心无旁骛。

        但宋远旬是坏学生,他连题也答不全,只答了后半道,含糊又明确地对方昭暮说:“很喜欢你。”

        宋远旬心里清楚,方昭暮听他说喜欢,并不一定会有太大的感觉。但他说出口的时候,很有些局促与羞怯的。

        毕竟宋远旬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这种话,以前连想都没想过,今年对方昭暮说了几次,也没收到过什么良好回应。

        “那一开始为什么很讨厌我呢?”方昭暮又问宋远旬。

        方昭暮神情认真,像是在说,今天非要把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弄清楚。

        宋远旬想了想,反问方昭暮:“要我从头说吗?”

        方昭暮把长勺放下了,转过身抱起手臂,对宋远旬点了点头:“嗯,从头说。”

        “我最早知道你,是因为李未。”宋远旬说。

        “哦,”方昭暮眼神稍稍冷了冷,好像明白了什么,“我知道了,说我抢了他的名额。”

        “我没抢啊,我和他绩点确实一样,我专业分更高,所以我来了,他没告诉你是吧?”

        宋远旬的沉默确认了方昭暮的说法,方昭暮便说:“香水的事……反正你也知道了。还有呢?”

        “我当时觉得你……”宋远旬觉得那个字有点难以启齿,没继续说下去。

        方昭暮替他说了:“觉得我娘?”

        粥煮好了,没人想吃。方昭暮把火关了,又转回身看宋远旬,逼问他:“是不是?”

        过了可能有两分钟,宋远旬承认了,他说:“是。”

        “一开始装工程师呢。”方昭暮替他起头。

        宋远旬缓缓地说:“好奇心。”

        “好奇什么?”方昭暮顿了顿,直白而不带任何修饰地说,“好奇Gay是怎么做爱的吗?”

        “不是,”宋远旬有些狼狈地否认,“我一开始就知道是你。”

        方昭暮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方昭暮又叫他:“宋远旬。”

        “你真的喜欢我吗?”方昭暮说,“还是只是想跟我上床?”

        方昭暮伸手拉住宋远旬的胳膊,仰头去吻宋远旬。宋远旬试着躲了两下,最后还是迎着方昭暮,把他按在厨房的大理石台上,凶悍蛮横地吻他。方昭暮的睡衣都散开了,宋远旬终于又碰到了方昭暮的身体。他身上很软,有股搀入了肉欲的暖热。

        宋远旬把他抱起来,让他坐在台子上,方昭暮好不容易稍微离了宋远旬些,张嘴喘着气,嘴唇被宋远旬吸得红肿,眼神失焦,手搭在宋远旬肩上,顺着宋远旬胸口下滑,按在他隆起的地方。

        “想上床。”方昭暮帮宋远旬选了答案。

        宋远旬抓住了方昭暮的手腕,他觉得自己没用什么力气,可是方昭暮喊疼,宋远旬就放开了手。

        “是想上床,”宋远旬没有避开方昭暮的眼睛,“我喜欢你,当然想跟你上床。”

        “是,你今天喜欢我。”方昭暮扯了扯嘴角。

        “不止今天,”宋远旬说,“每天。”

        “哪里来的每天,”方昭暮又说,“你现在是喜欢我,对我好,如果明天不喜欢我了呢?

        “等你不喜欢我了,我是不是又要过回以前的生活?

        “宋远旬,我为什么会喜欢Andrew啊?我为什么用约炮软件啊?

        “因为我在你们学校太难受了,因为我每天没人说话,因为没人喜欢我,因为你不喜欢我,你们没人欢迎我。

        “骗我的时候你想过这些吗?

        “你的喜欢值钱,我的喜欢不值,我给Andrew的喜欢呢,我去找谁要回来啊?”

        方昭暮流眼泪了,不是大哭,只是情绪激动把泪水也带出来了,从脸上滑下来,滴在他自己腿上。

        宋远旬的心好像不会跳了。

        方昭暮跟他接触之后,哭了不知道有多少次。走路哭,开灯哭,躲在门背后哭,接吻也哭。

        “方昭暮,”宋远旬按着方昭暮的肩膀,眼睛直直看进方昭暮眼底,强迫方昭暮看着他,“方昭暮。”

        方昭暮抬起头,眼睛里都是水,他看起来这么伤心,让宋远旬觉得,只有可以让他不哭,宋远旬做什么都行。

        “暮暮,”宋远旬说,“你想要Andrew,就从我这里拿。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我把它变成一样的。

        “以前错了的,我一点一点改。你觉得不好怎么骂我都行。

        “我的喜欢不值钱,你拿走随便用,你的喜欢值钱,别跟我要回去了。”

        后来方昭暮哭累了,宋远旬抱他回房间的,方昭暮趴在宋远旬肩上,呼气吐气都带鼻音。

        宋远旬把方昭暮放在床上,要下楼给他拿粥,方昭暮又把他拉住了。

        “把灯关上。”方昭暮说。

        宋远旬依言关了,方昭暮又说:“你躺过来。”

        “粥----”宋远旬说了一个字就被方昭暮打断了。

        “粥什么粥,躺过来呀。”

        宋远旬想了想,在黑暗中躺上了他家客房的床,柔软的肉体在他身边躺了很久很久,才动了一下,靠到他身上来。

        方昭暮的手抓住了宋远旬的,轻轻把手指插进宋远旬指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