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26页

第26页

        方昭暮看着宋远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片刻后,方昭暮很轻地问宋远旬:“我说好了吗?”

        “你说了。”宋远旬一口咬定。

        方昭暮只好说:“那你去买吧。”

        宋远旬下了车,冒着雪走进店里,方昭暮隔着车窗和店面的玻璃看他。

        他在柜台前选购蛋糕的样子好像在校验超微量天平,严肃稳重、专心致志,方昭暮看得想笑,又很想哭。

        方昭暮没带手机,看不了时间,但他觉得宋远旬挑选蛋糕的时间比他校天平还久。

        最后宋远旬总算买了单走出来,提着一个包装漂亮的盒子,绕过车头,打开车门。

        一股寒气随着他冲进来,又融进热烘烘的空气里。

        “这家店,”宋远旬把盒子递给方昭暮,方昭暮接了过去,“口味太多了。”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宋远旬又说,“销售说这个是招牌还限量,就买了这个。”

        方昭暮拆开看了看,是个很好看的蛋糕,顶上堆了一大圈莓果,红红紫紫,看上去喜气洋洋的。他又把盒子装好了,放在腿上,说谢谢。

        宋远旬没再去别的地方,安安分分把方昭暮送到他家楼下。方昭暮想自己提东西,宋远旬没让,他说方昭暮拿个蛋糕开门就行,两人就一起进去了,上了楼,宋远旬把东西给方昭暮房门口,就要走了,也没说要进门。

        方昭暮看着宋远旬咳着走了几步,忍不住叫他:“宋远旬。”

        声音很轻,但宋远旬听见了,就停了脚步,转回身看着方昭暮,问怎么了。

        “你不吃蛋糕吗。”方昭暮问宋远旬。

        宋远旬说:“你吃吧,我不进来了。”

        宋远旬不是跟方昭暮客气,他真的下楼了。方昭暮就在房里把蛋糕拆了摆上桌,然后去窗口细开一条缝,想看看楼下的宋远旬什么时候走。

        他等了十分钟,宋远旬的车都没动。外头雪不要命地下,车顶一层薄白。他不明白,宋远旬既然不进门,那在楼下干嘛呢。

        方昭暮觉得自己像一台即将被淘汰的老式计算机,在处理一项十分复杂的数据。

        在特定的时间里应该怎么正确对待宋远旬这件事情上,他处理了很长的时间,思考过程百转千回,迂回曲折,但结果应当不至于错的得太离谱。

        方昭暮把窗关上了,轻手轻脚走下楼,走到底楼,他闻到一股烟味,又往前几步,就见到宋远旬背对着他,在抽烟,边抽还边咳了几下。

        外面天暗了,楼道里没什么光,就算是宋远旬,这么躲楼梯间抽烟也挺不体面的。

        “宋远旬。”方昭暮叫他。

        宋远旬听见方昭暮的声音,立刻把烟丢地上踩灭了,回头看他。

        方昭暮本来想问他是不是猪啊,最后依然耐着性子说:“你干什么呢。”

        “还不想走。”宋远旬还很理直气壮地说。

        方昭暮觉得自己没办法留宋远旬在楼下了,就说:“生病还要抽烟,你还不如来吃蛋糕。”

        宋远旬跟方昭暮上楼了,又一次走进方昭暮家门。宋远旬可能和方昭暮的房子犯冲,或干脆跟方昭暮本人犯冲,他刚背手把门关上,方昭暮家的灯啪一下灭了。

        第28章

        房里突然黑了,宋远旬动了一下,手机的闪光灯亮起来,房里才好歹有了点儿光线。

        “家里有电筒吗?”宋远旬问方昭暮。

        “没有,”方昭暮说着,也走到床边的矮柜旁,拉开抽屉翻找,“我手机呢……”

        他两天没开手机了,依稀记得扔在矮柜里。第一个抽屉里没有,方昭暮又拉开下面一个抽屉。

        “暮暮,”宋远旬问他,“你现在不用手机了?”

        方昭暮在一条围巾下面摸到了手机硬壳子,他拿出来开了机,回头对宋远旬平淡地说:“不常用了。”

        因为他拿着手机,心情就变差。

        在等待开机时,方昭暮走到窗边去,把窗打开看外面,一整条街都黑了,雪形成视觉屏障,方昭暮几乎看不清街对面的窗户。他从没见过下得这么大还这么久的雪。

        方昭暮往下看了一眼,宋远旬的车几乎完全被雪覆盖住了。

        楼下有人走到外面,大喊:“是不是停电了!”

        “暮暮。”宋远旬叫方昭暮一声,方昭暮就关了窗,回头看宋远旬。

        说是看,方昭暮也看不到什么,只看得见宋远旬的身形,宋远旬站在他刚才摆出来的小矮桌边上,站得很直。宋远旬对方昭暮说:“你先回我家吧,这儿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方昭暮想了想,问宋远旬:“你家不停电么?”

        “我家不一定停电,而且地下室有备用的发电机,能撑几天,”宋远旬说,“总比你这儿好。”

        宋远旬说得有道理,但方昭暮依然犹豫。

        他看了看手机电量,就剩百分之三十了,不知道电要停多久,如果一直停下去,想一想也挺可怕的。

        方昭暮正考虑着,听见一阵悉索声,转头看过去,宋远旬把手机开着电筒放在小桌板上,正在艰难地要把蛋糕盒重新包起来。

        蛋糕盒上有个不常见的巧扣,宋远旬很明显不擅长这个,姿势像在和怪兽搏斗。

        方昭暮觉得有点好笑,就问宋远旬:“宋远旬,你在干嘛啊。”

        “把蛋糕也带走吧。”宋远旬头也不抬地说。

        宋远旬语气很认真,手一用力,纸盒被他撕裂了。

        方昭暮被他逗得直笑,边笑边走过去把宋远旬拉开了,说:“你别动,我答应你了去吗,你就自顾自收拾起来了。”

        宋远旬顾左右而言其他说:“抓紧收拾吧,我手机快没电了。”

        方昭暮看了宋远旬几秒,说:“那你帮我照着,我看看盒子还能用吗。”

        宋远旬后让了一步,方昭暮凑过去看。盒子虽然破了,但还能合起来,方昭暮就把蛋糕重新包好了。

        其实雪天停电,也不是没别的办法,如果继续拒绝很多次,宋远旬或许也会放弃,不会再作尝试。

        但接受了一次善意后,再推拒下一次善意,方昭暮总觉得不是这么个道理,不过更重要的可能还是因为,方昭暮不想看到宋远旬一个人待在他家楼下抽烟了。

        方昭暮把自己的手机手电筒开了,递给宋远旬,说:“我拿点东西。”

        宋远旬接过手机的时候,方昭暮总觉得他比看上去还高兴。

        方昭暮收拾起东西不紧不慢,房里还有点儿热度,他就没穿外套,这里找点儿东西,那里找点儿东西。方昭暮走到哪里,宋远旬手里的光就跟到哪里。

        把要带的东西堆在床上,也不多,方昭暮叠了一下,发现宋远旬老照着他的脸,让他眼睛晃得要命,只好伸手遮住眼睛,对宋远旬说:“你别照我的脸呀。”

        宋远旬立刻改正了错误,把光往下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