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23页

第23页

        “怕你难受,”宋远旬说,“能晚一秒都行。你不想看到我,我知道,我也希望是别人,还想找人替我来,但我不想再骗你了。”

        “不是,”方昭暮在门后面,哭腔很重,断断续续地说:“又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这么耍我啊。”

        宋远旬愣了愣,很笨拙地对方昭暮说:“喜欢的,我喜欢你的。”

        “以前是没用对方法,以后不会了。”他又补充。

        方昭暮没作声,宋远旬说:“对了,我给你下楼买了个手机,你愿意用就用,我放在你床头柜上。我先走了,过二十分钟服务员会再来送餐,这次要拿。”

        宋远旬说完,便出去了。

        因为登记入住的时间不同,宋远旬和方昭暮不在同一层楼上,宋远旬还没走到房里,手机已经接连提示收款信息。

        方昭暮给他打了三笔钱,房费一笔,手机费一笔,还有一笔宋远旬不清楚是什么的钱。

        打开门后,宋远旬想起来了,这数字和方昭暮跟他第一次开视频的那一晚,他给方昭暮点的那个双人餐外卖的价格一样。

        点的时候宋远旬没想很多,只要能让方昭暮吃顿晚餐,别的他都不管。

        方昭暮把这笔餐费打给他,可能是在含蓄地说,他不准备再像以前说好的那样,待Andrew西雅图回去,再请Andrew再吃过一回。

        意思是约的地方都不用去了,月亮别摘了,到此为止,没做的都不用了。

        第25章

        方昭暮晚上睡得很差,反反复复地惊醒。

        他上半夜有些惯性未消,半梦半醒的时候总想拿起手机去找Andrew,然后摸到新手机,热血慢慢冷下来,再把手机放回去。

        下半夜就不会了。

        早上起来,方昭暮比起昨天已经回了些魂,打开笔电,开始计划回程。

        他万分抗拒去想关于此次西雅图之行的任何事情。他很想把有关社交软件所有东西的记忆都从脑子里剜掉,因为每一个当时觉得很甜蜜的瞬间,到现在回看,都有点不堪。

        气象预报说这次大暴雨会延续三到五天,方昭暮看看窗外又看看笔电屏幕,他正在想预定西雅图其他酒店。

        现在雨势稍有减缓,方昭暮觉得换家酒店住还是可行的,主要是三五天要是都住这家,那也太贵了。

        他挑选一番,觉得一个机场附近的酒店公寓还不错,就定下来,把箱子理了理,打电话问前台他需不需要办理退房。前台说不需要,方昭暮就让前台帮他叫台车。

        方昭暮走到门口,他的车也恰好到,司机下车帮方昭暮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便出发了。

        路上积水可以没过脚,雨瓢泼而下,浇在车顶,声音有些恐怖,车速也慢,让方昭暮心里总是悬着。幸好司机开得很稳,一路顺顺利利开到了目的地。

        他定的酒店公寓楼下只有个简易前台,一位前台人员站在那里,他给方昭暮办了入住,递过房卡,说给他升级了一个大的套房。

        方昭暮上了楼,开门发现房间还真的挺大的,像一家三口住的地方,有开放式厨房和会客间,还有一大一小两间卧室。

        方昭暮收拾了东西坐下来,收到了邀请他直博的教授发给他的一封邮件,问他考虑的怎么样。方昭暮给教授打了一个电话。

        他在和家里要学费的时候提过一嘴直博的事,他父母都很支持。方昭暮自己也认真思考过了,哪怕他在实验室过得不开心,做实验写论文的时候心情总是好的,他很享受专注做研究的状态,现在教授愿意提供他这样的机会,他还是想抓住。电话最后,方昭暮和教授做了口头约定,5月结束交流就回校去提交申请。

        确定了自己的前程,方昭暮有了继续生活的动力,脑袋都清醒了很多,他在套房会客室坐了坐,开笔电看了会儿论文,觉得有点饿,就去开冰箱看了看,发现了些速冻食物,便开了电磁炉烧水,给自己做了盘意面吃。

        吃了几口,手机突然响起来,方昭暮看了一眼,是宋远旬的来电,方昭暮放下了叉子,没接,等铃声停下,拿起手机把宋远旬拉黑了。

        换了新手机,方昭暮没下载那个社交软件,他大概再也不会用这种东西了。

        又过了没多久,房里的固定电话又响了,方昭暮烦得要死,走过去想挂空,但是又怕是前台真的有事,就接起来。

        “暮暮。”宋远旬叫方昭暮一声。

        方昭暮迅速地把电话挂了。

        或许是因为也没别的办法了,宋远旬没再来骚扰方昭暮。

        方昭暮在酒店住了几天,偷偷摸摸下楼去买过点吃的,待机场恢复交通,他就搭原先预定的航班回了C市。

        宋远旬这个名字就像一场重大事故的后遗症。愈合期很长,病情时常反复,可能得过很久才能好。

        只要一个人在房间,方昭暮便总是没来由地陷入情绪低落,他极力控制自己不去想有关Andrew和宋远旬的一切,每天都很拼命让琐事占满他所有的时间,甚至不愿意去碰手机。

        但日子还是得照过,方昭暮过了项目答辩就再也没去过实验室。他在T校还要待四个月,开始上三门新课,一开始他跟做贼一样,只怕偶遇宋远旬,上了两周课都没见到面,方昭暮便放松了警惕。

        某个周三,方昭暮去上课,他去得早,一个人进了电梯,电梯门快完全合上时,外头有人跑过来,又重新把电梯门摁开了。

        方昭暮抬头一看,宋远旬和上回在餐厅碰到的两个人站在外面,宋远旬和方昭暮视线相交,也愣了愣,很识趣地站到了边上,没有靠方昭暮很近。

        但宋远旬站着,方昭暮就觉得很拘束和尴尬了。

        其中一个女生走进来,站在方昭暮旁边,很友好地对方昭暮点点头,方昭暮一时不知怎么反应,下意识对她笑了笑。

        她便顺口问方昭暮:“同学你是哪个系的,怎么好像都没见过你啊。”

        方昭暮顿了一下,似是而非地说:“我是交流过来的。”

        “哦,”她以为方昭暮是本学年下学期来的,便拿出手机说,“那交换个联系方式嘛,有空约出来吃饭啊。”

        方昭暮迟疑了一下,说:“我没带手机……”

        他是真的没带,他现在能不用手机就不用,交流都是用笔电发邮件,习惯了也没那么不方便。

        “啊?”女生有点吃惊。

        不过方昭暮上课的楼层到了,他便和女生说了再见,走出去。

        方昭暮坐在窗边,上了大半堂课,外头纷纷扬扬飘起雪,方昭暮忍不住去看。

        他还没见过C市下雪,之前几次预报,都没有下,昨天又说下雪,方昭暮没当回事,倒下起来了。

        雪越下越大,课结束的时候,方昭暮看楼下,雪积起了很薄的一层,地面看上去毛茸茸的。他慢吞吞理了书走出去,教室门外站了个人。

        宋远旬在等他。

        方昭暮看见宋远旬其实已经没什么大的感觉,他心里知道Andrew不存在,但并不能把Andrew和宋远旬很好地联系在一起。因为他熟悉的Andrew和社交软件已经过去了,而他不熟悉的这个宋远旬,他也不愿意尝试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