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21页

第21页

        “不用了,你松开。”方昭暮对宋远旬说,他推了宋远旬两下,没推开,便抬起脸来。

        方昭暮的眼睛里终于盈满了泪水,声音变得很哑,好像已经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也不想再控制了。

        宋远旬没松手,方昭暮是不能离开他的视线的。他怕方昭暮出事。

        “你放过我吧。”方昭暮说,他背贴着墙,放弃了肢体反抗,轻声恳求宋远旬。

        “放过我吧。”方昭暮又说。

        他的眼泪滴在宋远旬手上,从宋远旬的手背往下滑。

        宋远旬不是没看过别人哭,人活这么多年不可能没看过别人哭的。

        但宋远旬以前不知道别人为什么要哭。他觉得哭是最没必要的事,如果有问题,就应该想办法,哭是懦弱无能,是附赘悬疣。

        原来不是的。

        方昭暮哭,是因为他在伤心,因为他很后悔。

        一万种做朋友的方法里,宋远旬用了最烂的一种;而一万个想和方昭暮做朋友的人里,宋远旬是差的一个。

        方才方昭暮说宋远旬把开灯弄得像生离死别,宋远旬却觉得就算是生离死别,也比这样好些。

        生离死别没有回旋余地,谁碰到都只好认。

        可灯暗着没亮时,宋远旬还有幻想呢,他也会做梦的。

        方昭暮的眼泪和抗拒像悬在半空往下坠的山石,一个接着一个落下来。将宋远旬心内的侥幸、不切实际的希望一一夷平后,方昭暮就会离开了。

        第23章

        方昭暮不管不顾的开了门,往外走。宋远旬不敢跟方昭暮角力,更不甘心松手,连房卡都没拿,手紧拉着方昭暮的手腕,被他拽着向前。

        宋远旬的房间离电梯厅不远,但要经过一个客人休息区。休息区门口站着的服务人员看见他们的状态,犹豫着是否要要过来询问时,宋远旬总算把手松开了,替方昭暮按了电梯的下行键。

        “我送你去。”宋远旬坚持着站在方昭暮身边,方昭暮没再管他,等电梯到了,兀自走进去。宋远旬也跟了进来。

        下到一楼,酒店大堂里站着很多人。不过晚上六点出头,外面黑得不正常。

        一个大堂经理模样的人走过来,宋远旬拦住了他,问他怎么回事。

        “暴风雨要来了。”经理说完,又匆匆忙忙地走了。

        方昭暮头痛得要命,他打开手机,想先买张晚上回C市的机票,却全都没余票了,新闻推送都是关于西雅图大暴雨。

        宋远旬个子高,在方昭暮旁边站着,方昭暮知道他在看自己的手机屏幕,也不想再理会他。

        “今天将就一晚吧,”宋远旬好言好语和方昭暮商量,“明天再走,我本来就开了两间房。”

        方昭暮抬头看着宋远旬,发现自己的大脑甚至已经没办法处理关于宋远旬的信息。就像某种为自我保护而产生的应激反应,他是听见了宋远旬说的话的,可是他理解不了,眨眼间就忘记了,一个字也留不住。

        大堂里的人越来越多,方昭暮忽然畏人得很,一看见攒动的人头就止不住害怕,浑身发冷,便又拖着行李箱往外走。

        走出旋转门,风夹带着雾一样的雨扑面而来,把方昭暮吹得往一边倒了两步。宋远旬一把扶住了方昭暮,方昭暮一站稳,便又立刻退开了。

        方昭暮拿着手机,艰难地看最近的旅馆,想订一间。

        反正即使在风雨里走过去,都比在这里好。

        雨说下就下,倾盆而降。酒店门口是停车下客的地方,本应落不到雨,可风实在是大,把雨全吹了进来。

        方昭暮鞋子裤子都被打湿了,还拿着手机,看着旅馆的定位,张望外头,想走出去。

        离这儿最近的是一家汽车旅馆,步行五分钟左右,只剩一间房了,方昭暮准备下订单时,忽然接到了他妹妹拨来的语音电话。

        外头太吵了,方昭暮脑子又乱,耳畔只听得见呼呼风声和人大声说话的杂乱声音,他的脸上被雨打得透湿,想了想,接起了妹妹的电话。

        “方昭暮,”方昭翎的声音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她听上去快活极了,对方昭暮大喊,“我爱你!”

        一说完,她又大笑起来。方昭暮没说话,静静听方昭翎笑完了,跟身边的人辩解说:“这是我亲哥哥!----哥你等一下啊。”

        隔了一小会儿,方昭翎走到了一个安静一点的地方,兴冲冲告诉方昭暮:“我同学生日,一大早就来她家了,在玩儿真心话大冒险。”

        听方昭暮不做声,方昭翎又问他:“你在干嘛呢方昭暮。”

        “我在,在回家路上。”方昭暮说得有些磕巴,声音也不大。

        他不希望方昭翎知道任何他在这里发生的不好的事情,他自己忍忍就够了:“刚实验室出来。”

        暴风雨愈来愈大,方昭暮眼看着不远处的一颗高树被吹折了,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紧接着,树冠在空中划了个弧度,挂下来,哗啦一下,砸到了停在路边的一辆车上,让方昭暮心中悚然一惊,把他从虚空扯回现实。

        冷风冷雨吹在身上,方昭暮很疼。

        方昭暮从小不爱哭。方昭暮很乐观,很聪明,碰见的人都善良,家里也和睦,想找烦扰都找不到。他妈聊到他小时候,老说他两三岁重重地跌了一跤的事儿,说方昭暮从台阶上摔下来,膝盖都是血和擦伤,换个大人都要哭,方昭暮还坐在一旁,呆呆等着他妈把他抱起来。

        方昭暮自己是没印象了,他现在想一想,觉得他小时候不流眼泪,应该只是因为不够疼吧。

        现在真的疼,他就自然而然地会哭了。

        方昭暮眼里模糊一片,鼻腔酸痛发涩,他听着方昭翎像个小大人似的对他说话,方昭翎说:“你那儿很晚了吧?回去注意安全啊。”

        方昭翎虽然呆在安静的地方,但方昭暮知道她那儿很热闹的。有很多人,大家都很开心。

        “哥?”方昭翎听不到回答,脆生生叫他。

        “知道了。”方昭暮怕自己再多说,方昭翎就会发现他不对劲,赶紧说了再见。

        方昭暮挂了电话,想继续订酒店,可或许是手太湿了,不知怎么一滑,手机掉到了地上。

        方昭暮的手机用挺久了,本来就不怎么好使,他一直懒得换,这次一摔就黑屏了。他把手机捡起来,一直按开机键,怎么都打不开,方昭暮呆呆看着屏幕,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他发现有人拉着他的胳膊。方昭暮睫毛的被雨水和眼泪弄得一簇一簇得,挡住了视线,什么都看不清,只听那个特别熟悉的声音,低声下气对他说:“暮暮,我们先进去吧,外面风大雨大,再站着你要感冒了。”

        方昭暮不想让宋远旬碰他,很轻地动了一下胳膊,对宋远旬说:“你别碰我。”

        宋远旬手上力气小了些,但也并没松开,又说:“先进去吧。”

        方昭暮手机不能用了,人生地不熟,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便还是走了回去,走到前台排队,想自己开一间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