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19页

第19页

        Andrew突然给他发来语音通话申请,方昭暮接起来,Andrew问他:“你机票买了?”

        “嗯。”方昭暮说。

        “哪班?”Andrew又问。

        方昭暮看了一眼订单,把航班号报给了Andrew,又说了预计降落时间,Andrew沉默了。

        “怎么了啊?”方昭暮总觉得Andrew情绪不对,便问他,“是时间不方便吗?”

        “是,”Andrew说得很慢,好像在控制脾气一样,“我明天不能来接你。”

        方才这个人还说方昭暮去了就有空的,现在又说时间不方便,方昭暮心里落差很大,也多了些许犹疑。

        他顿了顿,尝试着问Andrew:“Andrew,你是不是还是不想我来。”

        Andrew没说话。

        方昭暮说不好自己现在什么心情,非得形容的话,可能是有点灰心。

        “那我把机票退掉吧。”方昭暮说。

        实际上他买的机票是没法退的,但也没别的说辞可用了。

        “不用,”Andrew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没有不想你来。”

        方昭暮挂了电话,心沉下来大半,对明天见面的期待,没有半小时前那么多了。

        他觉得在和自己通话的短短几分钟中,Andrew应该是下定了某个决心,但究竟是什么决心,方昭暮却毫无头绪。

        反正票都买了,那就去吧。

        第21章

        方昭暮在西八区时间下午三点落地。

        西雅图又下雨,方昭暮图行李轻,没有拿伞。

        方昭暮登机前,Andrew把酒店地址发了过来,方昭暮查了查,那间酒店离机场有点远,但方昭暮又怕自己坐公共交通会绕丢,想来想去,还是打了出租。

        坐进车里,方昭暮告诉Andrew:“我到了。”

        Andrew很快给他回拨过来,问方昭暮:“上车了?”

        出租车开起来了,窗外景物由慢向快不断拉后,Andrew说得平缓,方昭暮听不出Andrew在什么地方,也辨别不了他的态度,就“嗯”了一声,打了个哈欠,问Andrew:“我打车过来的话,要多久啊?”

        Andrew顿了顿说:“如果不堵车,四十分钟。”

        方昭暮坐了太久飞机,什么坐姿都觉得憋闷,打开了一点车窗透气,又问:“你什么时候到酒店,我怎么上去呢?”

        “我也在回酒店的路上了,”Andrew说,“房卡放在前台,你告诉前台我的房号,她们就会给你。”

        方昭暮乖乖说了声“好的”,又问Andrew:“那你多久会到呢?”

        “不一定,”Andrew说,“你直接拿卡上楼吧。”

        方昭暮说知道了,挂了电话看着外头发起呆来。

        到了酒店,方昭暮按Andrew说的去前台,前台的服务员一听房号就知道怎么回事,拿了一份房卡给他,什么都没多问。

        方昭暮往电梯通道走,四下张望着,心说Andrew专业能力大抵是很强的,不然出差也住不了这样的酒店。

        走进电梯里,他给Andrew发讯息,说自己在上楼了。Andrew住在28层,电梯速度很快,不多久就到了。等不到Andrew的回讯,方昭暮有些局促地拉着箱子,依照房卡号码,找到了房间,刷了一下,打开门。

        门里一片漆黑,方昭暮走进去,门就合上了,他什么都看不到了。

        方昭暮怕黑,而且都不知道Andrew在不在里头,心里很是紧张,也不敢往前再走,甚至想夺门而逃。

        他对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前方,小声叫了一句:“Andrew?”

        等了一会儿,没人回应,方昭暮稍稍松了口气,以为Andrew还没有回房,便抬起手,刚想摸墙壁上有没有灯开关,忽然听到不远处响起了他很熟悉的嗓音:“小暮。”

        这是方昭暮第一次面对面听到Andrew的声音,方昭暮心跳瞬间就加快了。

        Andrew的声音比语音里听上去立体很多,一听到“小暮”两个字,方昭暮就能想见Andrew站在那里的样子了。也不知道Andrew比他高多少,只是看照片,都看不出来。

        “怎么不开灯啊,”方昭暮犹犹豫豫地松开拉杆箱,摸着墙往前走,问他。

        “怕吓到你。”Andrew的声音离得近了一点,依照刚才方昭暮推开门前看到的玄关格局,Andrew应该站在走廊尽头。

        “怎么会,”Andrew说得极其认真,方昭暮都听笑了,安抚Andrew说,“你太夸张了吧,我胆子很大,不会吓到的。”

        他又摸索着走一步,突然抓到了一个人的手臂,才知道Andrew原来离他这么近。

        方昭暮松开手,却被Andrew反手抓住了。

        “胆子很大?”Andrew反问他。

        方昭暮从Andrew的语气里听出取笑的意思,虚张声势道:“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Andrew没说话,只笑了笑。

        暗室中,人的触感变得灵敏,只不过被Andrew握住手腕,微微用力,方昭暮都口干舌燥,他怕心跳再剧烈一点,Andrew就会听到了。带着熏香味道的空气里,忽然间塞满了晦涩不明的暧昧,燥热腾空而起,方昭暮一动也不敢动,但Andrew动了。

        他握着方昭暮的手腕,一扯,将方昭暮拉进怀里。

        Andrew比方昭暮高了很多,他抱住了方昭暮,方昭暮的手按在Andrew胸口,隔着薄的T恤,碰着衣料下匀实的肌理。

        “Andrew……”方昭暮叫他一声,又不知接下去要说什么,他抬头,嘴唇擦到了Andrew的下巴,Andrew仿佛是下意识地往后靠了一下。

        方昭暮愣了愣,推了一下Andrew,对他说:“你不开灯就算了,躲什么呀。”

        “没躲。”Andrew又不承认。

        他的手放在方昭暮的背上,是很绅士的抱法。

        方昭暮轻轻又一推,Andrew就放开了他。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要去社交软件交友了,”方昭暮重新靠上去,贴着Andrew的身体,抬起头,沿着他的胡茬,精确地磨蹭到他的双唇,轻触又分开,然后埋怨Andrew,“因为你一点都不主动。”

        下一秒,方昭暮就开不了口了。Andrew压住了方昭暮,覆下脸来。

        方昭暮的肩胛骨被Andrew用力按住了,唇舌被Andrew凶狠地占着,几乎要喘不过气。Andrew像要把他吃了一样吻他,房间里都是含满情欲的亲吻声。方昭暮双腿发软,一直要沿着墙壁往下滑,拉着Andrew的手臂,才勉强站着。

        Andrew察觉到了方昭暮的站不住,移开了一点,问他:“我抱你去坐下?”

        方昭暮搂着Andrew,半天才“嗯”了一声。

        Andrew就把方昭暮横抱着,走了几步,让他坐在一个很软的地方,方昭暮伸手摸了摸,问Andrew:“是床吗?”

        “是。”Andrew说。

        “还是不开灯啊?”方昭暮说,“你不想看我吗?”

        “我怕吓到你。”Andrew重复。

        方昭暮听Andrew这么说,觉得Andrew是不是脸上有什么残疾,或者特别重大的问题,便有点心疼,对他说:“不开就先不开吧。没关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