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18页

第18页

        想不到Andrew平时不声不响的,跟自己聊天竟然会什么都好好记住,也不知是单纯的记性好,还是确实认真在听。

        方昭暮发觉自己真的是很容易被讨好的人,因为他突然又开心得要命,觉得这个生日也没有那么差。

        Andrew报完待办事项,方昭暮很轻地问他:“那你说我们先做哪件啊?”

        “先见面吧。”Andrew说。

        Andrew的答案完全找不到错漏,方昭暮就笑了一下,十分期待地对Andrew说:“好啊,先跟你见面。”

        他又问Andrew:“你现在在街上吗,下班了啊?”

        “嗯。”Andrew简略地说。

        “你那边冷吗?”方昭暮说。

        “不冷,”Andrew道,“你那里冷?”

        “很冷,我在室外排了半个小时队买蛋糕,”方昭暮抱怨说,“刚才下了趟楼,风比下午更大了,不过蛋糕很好吃。”

        方昭暮试探着说了蛋糕店的名字,又问Andrew有没有吃过。

        Andrew今天仿佛是突然间开了窍,对方昭暮说自己没有吃过,又说:“见了面我带你去吃。”

        “那谁排队啊。”方昭暮低着头拿叉子戳戳蛋糕,他咬着嘴唇,怎么都没法控制自己不笑。

        “我排,”Andrew说,“你坐车里等,我去排队。”

        第20章

        宋远旬在路上走。

        他让的士司机停在路边,在离家还有一公里的地方下了车,一边和方昭暮通话,一边往家走。

        宋远旬想,没准吹个风他能稍稍清醒点。

        有那么一秒钟,宋远旬是想坦白的,在方昭暮问他冷不冷的时候。

        可是幻觉太美,下一秒钟,宋远旬便重新开始贪恋虚幻不牢靠的情感,贪恋方昭暮的情绪正在因为他的态度而起伏波动,也为他的疏远而烦忧。

        欺骗往往循环往复,伴有适时的自我麻痹。

        宋远旬尝试过了。

        在方昭暮这里,宋远旬就是吃不开。

        方昭暮和Andrew聊天,把帮宋远旬的事说成“下了个楼”。宋远旬心里知道,方昭暮不是怕Andrew误会,他单纯认为这是插曲,不值一提。

        想要偷天换日,把Andrew从方昭暮心里挪出来换进宋远旬,是行不通的,因为方昭暮的不要,是光明磊落的不要。

        今天是方昭暮生日,而宋远旬本人拐弯抹角请不动方昭暮吃一顿夜宵,只好让Andrew哄得方昭暮不再难受。

        别的等今天过去再作打算。

        走到一盏很高的路灯旁,宋远旬停了下来,听方昭暮说话。

        空气是冷的,方昭暮是热的,方昭暮又恢复了上周很琐碎的模样,对宋远旬说:“既然这个愿望实现了,那我决定重新许愿。”

        “好,”宋远旬对方昭暮说,“再点一次蜡烛。”

        “可是重许会不灵吗?”方昭暮又开始纠结。

        “没关系。”宋远旬非常大方,他对方昭暮说,“只要不是要星星要月亮,我能办到的,都可以许。”

        过了一小会儿,方昭暮轻快地对宋远旬说:“如果要月亮呢。”

        “……”宋远旬被这样的方昭暮迷惑了,讲大话都无师自通、信手拈来,“我努力摘。”

        方昭暮在那头很开心地笑起来,说Andrew你真的很老套,问他是不是看了什么90年代聊天室恋爱宝典。宋远旬没有承认,方昭暮便说起了别的。

        走进家里的院子,宋远旬看见他家门口蹲了个人。

        赵函开了他家门廊的灯,像小混混一样蹲在台阶上抽烟。见宋远旬过去,赵函把烟按灭在大理石柱上,问宋远旬:“哟,和小Mu约会回来了?”

        宋远旬一震,盯着赵函,想到刚才方昭暮接了赵函的电话,半晌才骂了一句。

        赵函也呆了,他细细观察着宋远旬的脸色,“靠”了一声,说:“不会真是他吧?”

        宋远旬让赵函走开些,把家里门开了,赵函跟着他走进去,他才对赵函说:“有问题?”

        “……”赵函晃晃脑袋,道,“本来想在C市试试看匹配他的……”

        宋远旬打开灯,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赵函,赵函被他眼神吓到了,连忙摆手澄清:“我开玩笑,开玩笑。”

        “来C市什么事?”宋远旬问他。

        “怎么这么不欢迎我。”赵函顾左右而言其他,对宋远旬的问题避而不谈,不客气地走到餐厅的酒柜边挑了瓶酒开了,又去拿了冰桶,同宋远旬喝,“不是,你说你见面了都不带回来,还是不是男人啊。”

        宋远旬接过杯子,喝了一口,他家门铃响了,宋远旬起身去开门。

        宋远旬手机搁在吧台边,他一走,屏幕就亮了,赵函凑过去看,是一条来自某个软件的信息。

        赵函一向手贱,也知道宋远旬的开屏密码,他看了走廊一眼,隐约听见宋远旬和人交谈的声音,觉得宋远旬一时半会儿不会过来,就干脆把手机拿起来,打开看。

        他点进软件,只见Mu对宋远旬说:“Andrew,我想来找你了。”

        Mu的声音是真的好听,赵函听了两遍,没往上看两人的聊天记录,唯恐天下不乱地回复:“什么时候?”

        “我论文差不多写完了,这周都不用去实验室,”Mu说,“你每天都忙吗?”

        赵函又喝一口酒,聚精会神地回复:“你来了我就不忙了。”

        “真的假的啊,”Mu听上去很高兴,过了几秒,又发来一条,“那我就要买票了,明天的。”

        赵函不知道他买什么票,可能是什么车票吧,不过他还是琢磨了一番宋远旬的语气,回给Mu:“好,我等你。”

        不多时,宋远旬拎了一个礼盒回来,看着是新搬来的邻居给的。

        赵函翘脚坐在一边,看宋远旬坐下了,就咳了一声,邀功道:“我把小Mu给你拐过来了。”

        宋远旬愣了一下,问他:“什么?”

        赵函指指宋远旬放在一旁的手机,说:“你自己看呗。”

        宋远旬拿起来看了一眼,面色兀地变了。

        方昭暮心情很好,他随便看了一眼航空公司官网,就刷到了明天飞西雅图的往返特价票,问过Andrew之后,买了下来,他本周要到西雅图待三天。

        在家理了些东西,方昭暮便忍不住坐回床边,问Andrew:“你住在哪里,明天真的不会加班吗,要不然给我一个地址,我自己去你住的酒店吧。”

        方昭暮等了会儿,Andrew没回复他,他便继续去整理了。

        真的说要见面,方昭暮心里又有些紧张和害怕,毕竟网上总有人转发什么见网友被骗财骗色之类的新闻,他甚至没见过Andrew长什么样,某种意义上说,两人都可以算陌生人了。

        方昭暮临行焦虑起来,停下叠衣服的手,有点纠结地给Andrew发:“见面前可不可以视频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