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15页

第15页

        这是真实的方昭暮,他没有防备地睡着,身上清淡的果香飘得车厢里都是,不大的空间因为方昭暮而变得炙热了起来。

        宋远旬冷静地看了方昭暮一会儿,将他的安全带解开,想让他睡得不那么拘束。

        方昭暮把宋远旬的生活割成两半了。

        一半正肆无忌惮地享受方昭暮的蜜语甜言与离不开,他堂而皇之地占有方昭暮的时间、占据方昭暮的注意,只要他走到实验室二楼的休息间,就可以接起正在同一栋楼中的方昭暮的来电;而剩下的一半,则止步在“一个同学”。

        两个截然不同世界,终于在方昭暮睡着的时候合在了一起。

        方昭暮在宋远旬的身边均匀地呼吸,离宋远旬不过一臂之遥,方昭暮的嘴唇微张着,看上去柔软湿润,头发也软软的搭在脸颊上,他戴着宋远旬给他挑选的耳钉,他什么时候都戴着。

        宋远旬还是对自己承认了。

        是想抱的,是想碰的,是想拥有的。

        是希望方昭暮可以对宋远旬也露出依赖的情态,说若有似无抱怨,要宋远旬帮他挑东西,想方昭暮伸出手抱住宋远旬的脖子,脸贴住宋远旬的肩颈,软声软气地让宋远旬带方昭暮回家。

        宋远旬盯着方昭暮,想到方昭暮对Andrew说的话,忍不住伸手按了一下锁车,方昭暮就被他吵醒了。

        方昭暮刚睡醒的时候很有点儿呆,迷迷糊糊地,让宋远旬抓了一下手腕,也没察觉到有什么怪异之处。

        只要Andrew不是宋远旬,方昭暮都大概会喜欢。

        宋远旬转过一个弯,突然很希望自己能变幻出另一幅外表,就按照方昭暮的希望来长,五官平凡的29岁机械工程师,风尘仆仆从西雅图赶回来,接了方昭暮,一起吃双人套餐。

        那便真的可以理智气壮地拥抱,触碰和占有,而不是现在这样,明明贴近了,却像更远。

        第17章

        在要不要去找Andrew的踯躅之中,方昭暮又度过了忙乱的一个礼拜。

        先前在实验室待得太不称心,方昭暮准备完成了手上的项目之后,就去修些其它课程。他白天在实验室和组员们一起赶工,忙得分身无术,晚上则在和家人打电话商讨修课程的事,T校学分贵,他没有独立,什么都要问家里讨。

        家里同意了他的要求,但方昭暮发现,实验室里的同学关系,自从宋远旬送他回家开始,似乎有点莫名其妙的转变。

        周梦忽然对他热情了一些,有时会问他要不要一道吃饭,张冉宇的变化则是不再和方昭暮针锋相对,而宋远旬……嗓子似乎一直没好就是了。

        与此同时,Andrew近几天却有些怪异。他较以前更为沉默了,也更冷淡,说自己忙,常常消失,方昭暮单方面热情久了,迟迟得不到回应,觉得很委屈,不知自己哪里做错了,又不知如何去改,生活重新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周五这天,方昭暮收到了家里的汇款,项目论文的初稿也只剩下不多的一点了。

        他慢吞吞从实验室往校外走,太阳还没完全落山。学校里人多,三五成群地从方昭暮身边经过,每个人似乎都有许许多多的私生活,除了方昭暮。

        周梦中午倒是问过他晚上愿不愿意和她、宋远旬一起去市区,方昭暮婉言谢绝了。

        他拿出手机,看自己上午给Andrew发的信息,问Andrew周末怎么过,Andrew到现在都没回复他。

        吃了晚饭,国内一位和方昭暮关系不错的教授突然也联系他,说自己有一个直博的名额,问方昭暮想不想要。

        那位教授一直很欣赏方昭暮,他说方昭暮脑子灵活,会想办法,专注度高,有作研究的天赋。而方昭暮自己,很多时候都不清楚自己要什么,他很少考虑工作的事,在他的概念里,如果可以继续念书的话,他当然是想要继续念的。

        回家洗漱了出来,方昭暮发现手机上有条国内朋友给他发的讯息,问他生日快到了,有什么安排吗。

        方昭暮看了一下日历,礼拜天确实是他的生日,最近他脚不沾地,日子都过忘了。想了一想,方昭暮给他朋友回复:“没有什么安排。”

        可能会一个人去市区逛逛,买个蛋糕,带回房里吃掉。

        周日这天,方昭暮起得很晚,懒懒散散地起床出门,坐上了去市区的巴士,在车上时,方昭暮陆陆续续收到了不少生日祝贺,他妹妹方昭翎借老师的手机,给他发了一条很长的短讯。

        大意是虽然在家会吵架斗嘴,可是总是不见方昭暮,还怪想他的,又祝他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方昭暮读着信息,才发觉还是有人记挂他的。

        他下了车,逛了一圈没找到什么能买的东西,就去一家有名的蛋糕店排了二十分钟队,带回了一个刚好够他独自吃完的蛋糕,就当做是生日礼物了。

        方昭暮和Andrew一整天都没有联络,他回到家,把蛋糕摆在桌上。

        他对着蛋糕坐着,还是不由自主地想那个自称很忙的人,心想生日应该随心而至,便拍了蛋糕的照片,问了Andrew一个他自己都觉得很弱智的问题:“紧急求助!如果我点蜡烛,烟雾报警器会不会响啊?”

        过了几分钟,Andrew给方昭暮拨了语音来。

        方昭暮看着好像是自己要来的通讯,鼻子有点发酸地接起来,说“喂”。

        Andrew问他:“今天你生日?”

        方昭暮“嗯”了一声,手在桌板上划拉了几下,

        “怎么不早说。”Andrew的语气好像有点焦虑和着急,不再像往常那么平淡,反而让方昭暮释然了一些。

        方昭暮想想,还是如实说:“你最近不是总是不回我消息吗,我就没说。”

        “我不是……”Andrew顿了顿,挣扎着辩解,“我这几天是比较忙。”

        “嗯,”方昭暮感觉他的解释挺苍白的,但也没再追究什么,只说,“我知道的,谢谢你给我打电话。”

        Andrew停顿许久,问方昭暮:“今天怎么过的?”

        “我去市里了,”方昭暮说,“买了蛋糕。我今天还是收到了很多祝福的呀,以前的很多同学,都给我发短信了,还有我妹妹和我爸妈。我妈还给我发了红包,虽然不能用吧。”

        “妹妹?”Andrew问他。

        “嗯,亲生的,”方昭暮颇有些骄傲地跟Andrew炫耀,“我妹妹很漂亮的,多才多艺,还在念高二。”

        “是吗,”Andrew低声说,“你也很漂亮。”

        方昭暮愣了愣,没有回应,心想再漂亮你好像也不是太喜欢吧。

        两人沉默片刻,Andrew又对方昭暮说:“生日快乐……小暮。”

        “谢谢。”方昭暮反射性地回答。

        他其实有很多话想同Andrew说,这几天发生这么多事,都还没来得及讲。可是到通语音的此刻,方昭暮又不想说了。

        手机两头都安静了许久,方昭暮把手机放在一边,将蜡烛插上了,用火柴点亮,然后随口问Andrew:“你觉得你以后会跟什么样的人谈恋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