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14页

第14页

        宋远旬又喝了口水,写:“我送你。”

        方昭暮这次真的受宠若惊,他下意识推拒:“不用了不用了。”

        宋远旬合起了本子,严肃地看着方昭暮,方昭暮又说:“真的不用了,休息室也很方便。”

        宋远旬没再给方昭暮写字,但他方才看完实验册就没在做事了,坐到离门不远处的桌边,背对着方昭暮摆弄手机,怎么想都是在等方昭暮。

        方昭暮终于收到了Andrew的回信,Andrew说:“我帮你叫车。”

        “不用了,”方昭暮一字一句回他,“我同学好像想送我回去。”

        “不是没有关系好到可以搭车的同学吗?”Andrew问他。

        宋远旬的突然转性也着实令方昭暮费解,方昭暮只好回Andrew道:“照理说应该是没有的。”

        “可能因为你换了沐浴乳。”Andrew说。

        方昭暮觉得Andrew的回复有点酸,又想到Andrew说话时冷冰冰的语气,就不由笑了起来,看了一眼宋远旬的背影,拿手机走到实验室外的走廊上,给Andrew拨语音。

        Andrew过了一会儿才接起来,方昭暮就问他:“Andrew,你怎么回事,讲话怪怪的。”

        “我没有。”Andrew否认。

        “我同学很直,”方昭暮说,“请你放心,好不好。”

        Andrew没有问方昭暮,为什么别人送方昭暮回家,Andrew需要“放心”,他只是问:“是吗?”

        “Andrew,”方昭暮说了一个字,隔了几秒,才继续说,“你会介意吗?”

        其实方昭暮不确定Andrew对他是什么感觉,但他很怕Andrew会不开心。

        “我不介意,”Andrew顿了顿,重申,“没什么好介意的。”

        “好吧,”方昭暮看了一眼实验室虚掩着的门,道,“我到家告诉你,我还有实验在做。”

        Andrew说了好,方昭暮本来想挂电话。可是想到Andrew方才回信息的口吻,方昭暮心里又动了一下,叫住了Andrew,对他说:“其实……我同学是做好事送我回家,可是如果是你,之后回到C市,晚上来接我的话,你可以把我带回家。”

        第16章

        方昭暮打完电话,脸上还烫,便跑到楼层中间的露台上吹了吹风。

        室外有些冷,方昭暮一推开门,冷风就从外头刮进来,他迎风走出去,看T校十点的夜空,看夜幕中深色的大片草坪,昏黄路灯照着的路,与远处高低错落的建筑。

        方才Andrew反常地没有在方昭暮的逗弄后沉默,他问方昭暮:“真的可以带回家?”

        “可以啊。”方昭暮说。

        “你同学不能带,只有我可以?”Andrew又问。

        方昭暮不知道Andrew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回答说:“嗯。”

        “为什么只让我带回家?”Andrew问方昭暮,他的语气很淡,听不出情感,却让方昭暮面红心跳。

        方昭暮一眨眼就想到很多种答案,却无法挑选出合适的回答,好在Andrew似乎也忙,没有再过多纠结,让方昭暮到家告诉他,两人便挂断了。

        耳边没有Andrew的声音了,方昭暮大脑依然持续发热,冲昏理智。

        他察觉到自己的认真有点不合时宜。

        其实他和Andrew的关系,最多就是这样了,能持续到几月都未可知,方昭暮想得再多,都是异想天开。

        Andrew一直很冷静,从未和方昭暮透露太多生活隐私,两人相处时,总是方昭暮的一头热居多。21岁的方昭暮的那些有的没的,太简单仓促,很容易就会给29岁的Andrew带去困扰。

        不过方昭暮还是想和Andrew见一面,无论Andrew到底长得多么不好看,真人多闷多无聊,都想见面。哪怕方昭暮不会久留,Andrew也不会为方昭暮改变。

        喜欢难以自我纠正,成因复杂难懂。

        方昭暮从前在学校里朋友多,有男男女女明里暗里对他表白,他并不那么喜欢对方,便不愿不明不白地开始恋情。

        现在终于有想再靠近一点的人了,却根本没希望在一起。

        方昭暮头脑好似是清醒了一些,热气慢慢散了,心里的温度却降不下来。

        他怕站久了让宋远旬等,便快步走回了实验室。

        方昭暮推门进去,宋远旬还坐在老地方,拿着一本书看,方昭暮抱歉地对宋远旬说:“刚才打了个电话,你等急了吧?”

        宋远旬放下了书,对他微微摇摇头。

        方昭暮走过去看了看仪器,实验基本结束了,方昭暮打算明天再分析,就收拾了东西,抓着包走到宋远旬身边去。

        宋远旬关了灯,带着方昭暮往楼下走。他开了台黑色的越野车,车大,也高,方昭暮差点没爬上去。

        上了车,系好安全带,方昭暮给宋远旬说了他住的地点,怕宋远旬还是不认识,又说:“出了校门我给你指路吧。”

        宋远旬点点头,缓缓往外开。

        车里很暗,宋远旬不知怎么又开得特别慢,音响里放着舒缓的钢琴曲,十分催眠。方昭暮本来还想着给宋远旬指路,等了一会儿还在学校里,气氛又沉沉得令人犯困,他昨天夜里睡得晚,靠着椅背竟然昏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方昭暮迷迷糊糊醒过来,看见身边一个黑影,心中一惊,随即想到宋远旬送他回来,十分慌张地问:“我睡了多久?”

        宋远旬按亮了阅读灯,指了指车上的时钟,方昭暮看了看,幸好只睡了十几分钟,还不算太久。方昭暮对宋远旬道歉又道谢,宋远旬朝他摆摆手,阅读灯并不亮,方昭暮或许是睡昏头,感觉今天夜里的宋远旬,有一些不同以往的温和。

        方昭暮准备下车,想替宋远旬把阅读灯关了,抬头看着车顶伸手按了几下,没按灭,还多开了一盏。方昭暮非常茫然无措,心想自己为什么手闲不住要多事去瞎按。

        方昭暮没办法地看向宋远旬,宋远旬却没生气,而且宋远旬好像是很不明显地笑了一下,伸手握住方昭暮的手腕拉下来一些,替他将灯按熄了。

        宋远旬手热,握了方昭暮手腕两秒,方昭暮就觉得烫的慌,他对宋远旬说了再见,便开门下了车。

        方昭暮背着包进楼,在门廊里站了一小会儿,拿出手机对Andrew说他到家了,慢慢往上走。

        他想着Andrew,不由自主打开订票软件,搜了搜往返西雅图的机票。

        最近是出行旺季,机票价格不低,五个多小时航程,三小时时差----要去吗,Andrew会欢迎他光临吗?

        进了房间门,方昭暮洗漱出来,见到Andrew给他回的晚安,想想也没有可以聊的了,便关灯睡觉。

        宋远旬怀疑自己今夜是回不了魂了。

        他在方昭暮楼下停了十分钟才开,脑袋里全是方昭暮坐在他副驾睡着的样子。

        方昭暮昨晚和他视频时,离手机的距离,都没有他们的距离现在来得近。方昭暮睡得应该不是太舒服,缩在座椅中,眉头微皱起,一只手搭在包上,一只搭在椅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