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13页

第13页

        到了中午,几人准备出去吃饭,宋远旬走在最前面,拉开门,某个昨晚自己要开视频,讲话到凌晨的话匣子冒冒失失冲进来,直直撞入宋远旬怀中。

        方昭暮手里还抱着几本书,一撞都掉在了地上,手不由自主抓着宋远旬的手臂,又惊惶地抬起头,脸颊擦过了宋远旬的下巴。

        肉体相撞,动静很大,后面的几个同学都顿住了。

        张冉宇今天不在,周梦看清了和宋远旬相撞的人,习惯性不冷不热道:“走路不看路----”

        她话说了一半就停了,因为宋远旬回头看了她一眼。周梦很怀疑自己是眼睛出问题,宋远旬的眼神怎么看都像警告。宋远旬很快转了回去,扶着方昭暮的手肘,等方昭暮站稳了,才弯腰替方昭暮捡书。

        方昭暮站在愣了一下,赶忙对宋远旬道歉:“对不起啊,我太急了。”

        宋远旬把书都捡好,才站起来,把书递给方昭暮,还对方昭暮点了点头,表示没关系。

        方昭暮看上去非常受宠若惊,伸手接过书,他没看清,手一开始还按了一下宋远旬手背。方昭暮手上的温度比宋远旬稍稍低一些。只让柔软的触感在宋远旬手背只停留了几秒,方昭暮便自觉失礼地把手移开了,又说:“谢谢。”

        方昭暮低着头,往实验室二楼去了,宋远旬就继续往实验室外走。

        走到楼下的时候,宋远旬收到了条信息,他打开来看,是方昭暮。

        “换沐浴乳真的有用,”方昭暮跟他说,“换了沐浴乳之后,我那个很讨厌我的同学突然对我好了很多。刚才我撞了他一下,他竟然还帮我捡书!”

        宋远旬回无可回,最后干巴巴给方昭暮发了两个字:“恭喜。”

        第15章

        由于同学的错误拖慢了项目进度,所有人都要帮忙重做数据。

        方昭暮帮做的那一条难度不大,但是耗时很长,而且人不能离开。方昭暮下午开始做,到五点时,进程还不到一半。

        实验室的同学都陆陆续续走了,到七点就只剩下方昭暮一个,百无聊赖地坐在分析器旁昏昏欲睡了一会儿,打起精神看了看时间,又走到窗口看外面的天色。

        冬天的C市太阳落山很早,外头又是一片漆黑了。

        方昭暮不是没在晚上独自回家过,只是昨晚才受了汽车尾随的惊吓,现下看见外头黑黢黢的夜色,心中难以控制地发起怵。

        实验室里是配了一间休息室的,不过方昭暮不太喜欢睡在公用的地方,便从没用过。时间越来越晚,方昭暮很是犹豫,检查了实验进程之后,恰好Andrew问他有没有吃饭,方昭暮便把现在的情况对Andrew说了,又征求Andrew的意见:“你说我要不要睡休息室?”

        Andrew可能在忙,没有立刻回方昭暮信息,方昭暮便打开电脑,随意地浏览着网页。

        快到八点时,实验室的门突然开了,方昭暮闻声抬起头看,宋远旬拿着几本书走了进来,方昭暮愣了一下,又把视线移回了电脑上。

        如方昭暮意料之中的,宋远旬没和方昭暮打招呼,他先是去了楼上,过了二十分钟,又下了楼,走到方昭暮不远的地方,拿了一个记录本看。

        宋远旬真的很高,侧影也很挺拔,他在实验室有种鹤立鸡群的优秀,哪怕很冷淡,喜怒无常,也是让人会想要靠近他的类型。

        不认识Andrew的时候方昭暮非常无聊,总是一个人在房里自言自语,或者胡思乱想,想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孤独的折磨,想宋远旬到底特别不喜欢他哪里。

        那时候方昭暮还常常会想,如果宋远旬待人友善一点,不那么严厉,不要再默许张冉宇和周梦排挤方昭暮,那就好了。

        方昭暮也并没有奢求要跟他做朋友。

        实验室里虽然有两个人,但是都没出声,四周便是一片寂静。

        方昭暮想着想着,眼神便往宋远旬那里飘过去,正要把眼神收回来时,他手机上设定的闹钟忽然响了,宋远旬也看过来,恰好和方昭暮视线相交,方昭暮被宋远旬看了一眼,心重重地一跳。

        闹钟还在响,方昭暮手忙脚乱地低头拿起手机,关掉提醒,又拿笔在实验册上打了个勾,倒数第二次加试剂的时间到了。

        这次要加的试剂就放在宋远旬身前的那个柜子里,方昭暮没有办法,便走了过去,在离宋远旬有几步路的地方停住了,没看宋远旬的眼睛,低着头说:“不好意思……我想拿一下试剂。”

        宋远旬后退了一步,让出了柜子前方的位置,但是又没有站得很远,方昭暮站到柜前,总觉得宋远旬和他的距离太过接近,叫他紧张不已。

        方昭暮开了柜子,想速战速决,把试剂拿出来,结果因为动作太大,试剂瓶的底端碰到了放在外面一个玻璃瓶。他眼看玻璃瓶要掉出来,身体紧绷,想要用左手去抓时,宋远旬突然伸出手,很险地接住了玻璃瓶。

        方昭暮松了一口气,转头对宋远旬说“谢谢”,却发现他们现在的姿势不是很正常。宋远旬右手接的玻璃瓶,绕过方昭暮放回柜子,而柜子靠在墙边,方昭暮整个人都好像被宋远旬搂在怀里一样。

        幸好宋远旬放完了玻璃瓶,替方昭暮关好柜门,就又退开了。方昭暮又对宋远旬道了一次谢,宋远旬对他颔首,忽而像想起什么似的,对方昭暮指了指自己的喉部,又摆了摆手。

        方昭暮会过意来,试探着问宋远旬:“你嗓子不舒服吗?”

        宋远旬对方昭暮点点头。

        “哦。”方昭暮愣愣应了一声,蓦然发觉宋远旬好像真的没有那么排斥自己了。

        “那……”方昭暮犹豫了一下,说,“我想上楼喝水,你要不要啊,我给你也倒一杯。”

        宋远旬又点点头。

        方昭暮加完了试剂,便上楼去,自己先喝了水,又给宋远旬倒了一杯温的,端下来。

        看宋远旬喝了几口,方昭暮就说:“嗓子不舒服不可以喝太热的水。”

        “我白天撞到你,你痛不痛啊?”方昭暮又问他。

        宋远旬把杯子放在一边,对方昭暮摇了摇头。

        方昭暮就对他笑了笑,说:“我还以为你会生气。”

        宋远旬摇摇头,他表情照例没有,但方昭暮没有再在宋远旬的眼里感受到曾经的厌烦了。

        两个人这样平平静静相处,好像也没有方昭暮想得那么难。

        方昭暮走到实验台边,又观察了一下进程,看看手机,九点多了,Andrew还是没有回复讯息,便回头对宋远旬说:“你今天待到这么晚啊?”

        想到宋远旬嗓子痛,方昭暮不好意思地又对他笑了一下,说:“忘记你不能说话了,你忙你的吧。”

        宋远旬拿了一个本子,给方昭暮写了四个字:“你不也是。”

        “我实验太久了,”方昭暮叹了口气,道,“今晚可能要睡在休息室。”

        宋远旬又给他写:“还有多久?”

        方昭暮看了看册子,说:“半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