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12页

第12页

        “谢谢,”方昭暮对Andrew说,“那你回来,我也会请你吃的。”

        “再说吧。”Andrew说。

        “怎么是再说啊,”方昭暮眯起眼睛,得寸进尺地对Andrew道,“再说是不准备陪我吃的意思吗?”

        Andrew停了两秒,回答:“……不是。”

        方昭暮忍不住笑了,他说:“我开玩笑的,你想吃什么,我都可以陪你的呀。”

        “是吗。”Andrew说。

        Andrew那边响起些敲打键盘的声音,方昭暮才想起他好像在加班,便不好意思地说:“那我先吃,你忙你的。”

        “嗯,”Andrew那头声音停了,他对方昭暮说,“吃多一点,你太瘦。”

        “也不是太瘦吧。”方昭暮反驳。

        “瘦。”Andrew像一个严格的健身房私教,对方昭暮的体型发表评价。

        “你又没见过我……”方昭暮小声道,他看着满桌满地的盒子,心里动了一下,突然问Andrew:“Andrew,等一下你下班之后,你……想不想跟我开视频?”

        Andrew没说话,方昭暮补充说:“你不用开。”

        经过短暂的沉默,Andrew说:“好。”

        过了半小时,方昭暮收到了来自Andrew的一条讯息:“我到酒店了。”

        方昭暮吃饱了躺在床上看书,几乎睡过去了,又被短信声弄醒过来。

        他把书放到一边,问Andrew:“现在可以吗?”

        Andrew没打过来,说:“可以。”

        方昭暮只好自己发送了视频申请,Andrew立刻同意了。

        视频接通后,方昭暮把手机放在床头柜的支架上,坐在床上和Andrew打招呼。

        Andrew那头是全黑,方昭暮便把自己的视频界面放大了,他穿着灰色的绸质睡袍,近看发现领口敞得太大,伸手扯紧了些,和Andrew打了个招呼:“你看,不是太瘦吧?”

        Andrew可能并不同意,所以没有正面回答方昭暮的提问,只道:“甜点好吃吗?”

        “好吃呀,”方昭暮对着摄像头笑了笑,说,“很好吃。谢谢。”

        Andrew说:“不用。”

        方昭暮眨了眨眼睛,问Andrew:“你这么晚回酒店,不累么?”

        “不累。”Andrew的呼吸很平缓,声音也很平静,让方昭暮察觉不出他的情绪。

        “你话总是好少,”方昭暮抓过堆在一边的被子角,盖住自己的腿,看着手机屏幕里的自己,道,“显得我话好多啊----Andrew,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烦?”

        Andrew说“不会”,或许是意识到自己话确实很少,他又加了两个字:“不烦。”

        方昭暮笑起来,说:“你不用勉强自己多说话的,反正我话多。”

        他忽然想起自己带着耳钉,便靠过去,将偏长的头发架在耳后,给Andrew看他的耳垂:“快看。”

        给Andrew展示后,方昭暮又逼问Andrew:“好看么?快说。”

        “……”Andrew说,“好看。”

        “嗯,”方昭暮满意地点点头,又说,“你挑的嘛。”

        这天夜里,方昭暮絮絮叨叨地跟Andrew说了许久,Andrew大多时候安静地听,有时会插一两句话,他答应了方昭暮很多事,在他出差回C市之后一起做,堪称有求必应。

        方昭暮也不愿去想,到最后真正会一起做的能有哪一件。

        只是在这样的时刻,方昭暮和一个他很有好感的人,作出哪怕不过是口头上随便说说的约定,也可比作梦境了。

        第14章

        宋远旬原本告诉自己,一边开着视频,一边可以干点别的,结果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什么都没干成。

        因为宋远旬觉得方昭暮讲每句话,好似都挺重要的,最好都认真听。

        方昭暮十二点半的时候打了个哈欠,问宋远旬洗没洗澡,宋远旬很警觉地代入在西雅图加班回酒店的Andrew,说:“一到酒店就洗了。”

        “嗯。”方昭暮又伸了个懒腰,手放下来时,他右肩的睡袍滑了下来,几乎露出了二分之一的上半身,方昭暮轻哼了一声,又把衣服拉了回去。

        虽说方昭暮自己坚决不承认,但他事实上就很瘦,宋远旬看着方昭暮没被睡袍遮住的地方,觉得每一处自己都能单手圈起来。

        “对了,”方昭暮神色有些疲倦,但眼睛依然亮,他对宋远旬说:“我上次去超市,看到一种新沐浴乳打折,我马上就买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宋远旬说。

        方昭暮活动了一下手腕,睡袍的袖子很宽大,他一乱动,宋远旬又看见了很多不适合看的地方。

        “原来的沐浴乳太香了,过多少次水都很香,”方昭暮发愁地说,“我实验室的同学不喜欢。今天旧的用空了,我换一瓶。”

        “你会觉得同事身上太香影响你上班吗?”方昭暮又问宋远旬。

        宋远旬只想了一秒,就说:“不会。”

        “他说我用香水,”方昭暮撇撇嘴,说,“那瓶我也是看见打折,才买的。”

        “是吗?”宋远旬顺着方昭暮问。

        “对啊,”方昭暮点了点头,又换了个坐姿,把腿盘起来,看上去很温顺,“折扣那么低,我想都没想就买了,谁知道这么香。以后打折我也要想一想了。”

        “我这次还买了打折的咖喱块,拿回家想起来我房间没地方煮菜,”方昭暮很有些惆怅,“因为我之前住的宿舍有厨房,我忘记现在没有了。”

        “你会做饭?”宋远旬问他。

        “会啊,”方昭暮说,“但没怎么做过。以前的舍友把厨房弄得好脏,从来不打扫,我不是很想进去。”

        “我家厨房很大。”宋远旬假作若无其事地告诉方昭暮。

        “是吗?”方昭暮眼睛转了转,轻声对宋远旬道,“可是你家厨房大,关我什么事啊?你是不是想让我去你家给你做菜。”

        宋远旬没想到怎么回答,方昭暮拖长了语调,接着道:“还是说……只是想让我去你家。”

        “都可以啊。”方昭暮对宋远旬笑了一下。

        方昭暮是很会笑的人,他眼睛大,弯起来都顾盼神飞,唇红齿白,毫无戒心。他的床贴着墙放,很小,床单和被子都是蓝色,同他的肤色很衬。

        和想象中的工程师说着话的方昭暮,有一种毫无保留的清纯。

        宋远旬看着方昭暮在视频里高高兴兴的样子,心说如果方昭暮是在和宋远旬本人这样说话,宋远旬现在就会去接他。

        两人说到了一点多,方昭暮困得不行,和宋远旬说了晚安就挂下视频。宋远旬看着他和方昭暮的聊天页面,发了两分钟呆,继续做他商科的课业。

        宋远旬睡得比方昭暮晚,起得还比方昭暮早。他下午商科还有课,上午就去了实验室,待了一上午,也没见到方昭暮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