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11页

第11页

        方昭暮把语音通话挂了,半走半跑,往住处去。

        他的住处离学校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走路大约要二十分钟。

        经过一个拐角时,方昭暮发现后面有一台大车开了上来,但又不超过他,慢慢跟着他走。

        那车跟上来的时候,方昭暮回头看了一眼,因为车灯太亮,他没看清是什么车,便继续走。

        一开始方昭暮没觉得车在跟着他,后来转过两个弯,车还是保持距离,跟在他后面,方昭暮就起了疑心。

        晃眼的灯光和汽车轮胎碾过地面的悉索声弄得方昭暮心头发毛,他脑海里煞时间掠过许多血腥社会新闻,他往墙边靠了靠,尽量和车子离远一些,又加快了脚步。

        又走了半条街,方昭暮还甩不掉那车,他快吓死了,本想打911,看着三个数字犹豫了几秒,又重新打给了远在西雅图帮不上什么忙的Andrew。

        Andrew接的很快,问他:“怎么了?”

        “Andrew,”方昭暮边注意着身后,边急促地对Andrew轻声说,“我觉得有一辆车在跟着我开,跟了半条街了,怎么办,你说我应不应该报警啊?”

        “……”Andrew沉默几秒,对方昭暮说,“别怕,你确定它跟着你?是什么车?”

        “它开得很慢,一直在我后面保持十米左右的距离,跟我走了三条街了,”方昭暮又鼓起勇气回头看看,终于还是怕得跑了起来,“我……我看不清……是什么……车。”

        就在这时,那车突然缓缓地转了弯,又以之前的速度往另一条街上开去了。

        方昭暮停下了脚步,回身看了看,又开始往前快走,告诉Andrew:“它拐弯了。”

        “你还有多远到家?”Andrew问他。

        “三分钟,”方昭暮已经看见了自己的住处了,“你可以一直和我通电话吗,我好怕。”

        “可以,”Andrew一口便答应了,他对方昭暮说,“没事,别怕。”

        方昭暮今天大半时间都在跑,心跳很快,他小声对Andrew说了谢谢,便继续向前。他也不确定Andrew会不会觉得他被害妄想,只是他真的吓了一跳,就顾不上了,只想快些到家。

        到了公寓门口,方昭暮抖着手拿出钥匙打开了大门,冲进去把门关上了,才稍稍放心了一些,慢慢往楼梯走,又对Andrew说:“我到家了。”

        他喘息未定,在楼下扶着楼梯的木头柱子站着休息,Andrew也沉默一会儿,才对方昭暮道:“好。”

        “Andrew,”方昭暮看了看暗而窄的楼道,轻声道谢,“谢谢你陪我。”

        “C市晚上不大安全,”Andrew平静地说,“以后不要自己走。”

        方昭暮想着这种事似乎无法承诺,就没有说话。

        “我给你叫了外卖,”Andrew又说,“你住在哪里,我让他们送来。”

        方昭暮愣了愣,边往楼上走,边推拒说:“不用啦,这么晚了,我也不饿。”

        “半小时前叫的,”Andrew说,“地址给我。”

        Andrew的语气很强硬,方昭暮把地址报给了他,又问:“离你近吗?你是不是借机要来偷偷看我?”

        “我人在外地,怎么偷看?”Andrew说,“不远。”

        方昭暮走到门口,听见Andrew那儿响起几声有规律的清脆的咔哒声,又很快停了,像是汽车转向灯的声音,方昭暮问他:“你在车里?”

        “嗯,有急事,”Andrew说,“去一趟分公司。”

        方昭暮很同情Andrew,他方才也是急事,现在好歹到家了,Andrew却才出门,可比方昭暮要不容易多了。他不欲再打扰Andrew,便说了拜拜,挂下电话。

        第13章

        十点三刻,方昭暮的电话响起来,送外卖的人到了。

        方昭暮跑下楼去拿,外卖员看上去是兼职,穿着西装,好像是餐厅经理一样的人物,手里提了个很大的纸袋子。

        他礼貌地把袋子递给方昭暮,祝他用餐愉快。

        方昭暮接过来觉得很沉,拎上楼一看,里面竟然大大小小装了十几个盒子。方昭暮的桌子又小,连餐盒都摆不开。

        方昭暮拿了几个出来,就占了桌子一半,他摸不着头脑地发信息问Andrew:“你给我点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多盒子。”

        “双人套餐,”Andrew回复,“这么晚才到?”

        方昭暮打开来看,盒子里面的食物摆得很好,不知怎么,方昭暮看着都觉得有些眼熟。

        等开到一个盒子里放的甜品,方昭暮醒悟过来,Andrew给他点的是他晚上去的那家餐厅的情侣套餐。

        方昭暮愣了一下,先是涌起感动,突然又觉得有些怪异,细细一想,他碰着盒子的手缩了缩,看着放在地上还亮着的手机屏幕,拿过来,手指在屏幕上顿了有两分钟,才给Andrew发:“你怎么知道我在哪家餐厅吃的饭?”

        Andrew回的倒很快,他说:“你给我拍的盘子上印了餐厅名字。”

        方昭暮立刻翻了相册,放大了他发给Andrew的照片,果然在餐盘的右下角找到了烫银的餐厅名。方昭暮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但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他有些矛盾地看着桌子上那一堆菜,还未平复心情,Andrew那边又来了语音通话请求。

        方昭暮接起来,叫了“Andrew”一声,Andrew问方昭暮:“怎么了?”

        Andrew的语气很自然,见方昭暮没作答,Andrew又问:“不好吃?”

        方昭暮的脸热了起来,为自己的不讲道理而羞愧。

        Andrew找到了根本没有外送服务的餐厅,又让他们在大晚上给方昭暮送到家里来,就为了让方昭暮吃顿饭,方昭暮还在疑神疑鬼。

        “我可能被刚才的车吓到了,”方昭暮努力给自己找出了走神的借口,“还没有缓过来。”

        “不要怕。”Andrew说完,顿了顿,方昭暮感觉他好像还想说什么,但等了一会儿,Andrew却没说。

        方昭暮把手机开了公放,又拆开几个盒子,压下了别的情绪,对Andrew道:“要是你在就好了。我一个人吃双人餐,太浪费了。”

        “还好。”Andrew说。

        方昭暮用叉子扣了一勺沙拉,问Andrew:“你怎么说动让他们送的外卖啊?”

        “你不是想吃吗?”Andrew避开了方昭暮的问题,只反问他。

        方昭暮房间小,桌子是他网购的一张折叠矮桌,他把Andrew给他点的双人餐全都拿了出来,从桌子摆到了地板。

        因为交接出了些问题,学校安排的宿舍只能提供两个月,方昭暮找了很久的房子,在上个月搬到了这里。他的住所夹在两套稍大些的房间中间,原本也不知是作什么用的,房东是个亚裔,将房间改成了出租屋,第一次挂出来,便被方昭暮租到了。

        方昭暮的交流,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太顺利,全都不太好。只有碰到Andrew这一件事,好到根本不像是方昭暮身上会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