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10页

第10页

        “那你在机场了么?”方昭暮问他。

        “在路上。”宋远旬又回。

        “想来送你。”方昭暮说。

        宋远旬心中一惊,方昭暮继续给他发:“不过算了,等你回来。”

        还发了一个很可爱的笑脸,说:“一路平安,出差顺利。”

        宋远旬手机放好了,又拿出来,回了方昭暮一个:“好。”

        宋远旬这天时刻关注航班信息,并准时在下午四点五十分时,打开了交友软件的聊天窗口。

        他刚下课,几个同学约他去学校外的一家餐厅吃饭,他边往外走,边告诉方昭暮:“到了。”

        方昭暮没有很快回,在宋远旬和同学一块儿坐进他车里,准备出发时,方昭暮突然回了信息,问宋远旬:“能和你通语音吗?”

        宋远旬车都启动了,低头看着屏幕上的几个字,手顿了不过几秒,转头对坐他车里的两个同学说:“我先出去打个电话。”

        见同学点头,宋远旬拿起手机下了车,关上门,走远了些,拨给了方昭暮。

        方昭暮很快就接了,在那头叫他:“Andrew。”

        方昭暮声音不大,自然而然地流露着没有多到令人厌烦的亲昵和依赖。

        “怎么了?”宋远旬低声问。

        听了无数条方昭暮发给他的语音,宋远旬依旧不太习惯直接听方昭暮对他说话。

        与方昭暮通语音,如同将现实割裂开来,凭空造出一个属于方昭暮的Andrew,由宋远旬不情不愿、勉勉强强地扮演。

        “你下飞机了啊?”方昭暮问他。

        方昭暮好像在因为和Andrew通话而开心,宋远旬便说:“下了。”

        “西雅图下雨吗?”方昭暮又问。

        宋远旬早有准备,告诉方昭暮:“阴天,没下雨。”

        “我看了天气预报,说明天开始要下雨呢,”方昭暮说,“你记得带把伞。”

        “好。”宋远旬说。

        方昭暮静了一小会儿,宋远旬问他:“还有事吗?”

        “没有了,”方昭暮老实地说,“拜拜。”

        宋远旬挂了电话,走回车里,带同学去了约定的那家餐馆。待停好车,宋远旬见方昭暮给他发的信息,点开来看了看,方昭暮说自己一个人在餐厅准备吃饭,很想同Andrew讲话。

        又说这间餐厅味道不错,Andrew回C市后,一定要带他来吃,这样就可以点情侣套餐,吃不可以单点的那道甜品。

        “情侣套餐?”宋远旬给方昭暮回讯。

        “也叫双人套餐,”方昭暮解释说,“你吃就好了,管那么多。”

        宋远旬和同学一进餐厅门,就看见方昭暮坐在对着门的靠窗位,手支着下巴左顾右盼,面前摆了一盘汤。宋远旬离方昭暮不过五米,目光扫过方昭暮,停在他的脸上。

        抬起眼看到宋远旬时,方昭暮舒展着的眉头蹙了蹙,随即低下头,用勺子搅了搅汤。

        第12章

        方昭暮的好运并没有没完全到来。

        本周有个餐厅周,他课业重,在实验室泡了一整天,提前完成了当天计划,独自前出门吃晚餐。这才上了份汤,餐厅门向里一开,一天没在实验室出现的宋远旬走了进来。

        不幸中的万幸,是宋远旬没和张冉宇和周梦一块儿来,他身边站着两个方昭暮不认得的人。方昭暮猜想或许是宋远旬商学院的同学,因为他们穿得比常年泡在实验室的人正式许多,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意气风发。

        宋远旬一如既往地神色漠然,进门的时候带进一股冷风,还看了方昭暮一眼,方昭暮本来因为宋远旬全天没来实验室而倍感轻松,不料出了学校,竟然还会碰到。以后出门不好再偷懒,一定得翻翻黄历。

        方昭暮低下头,耳朵竖起来听,前台问了他们预定情况,两人中的一位报了预定姓名,服务生便把他们往楼上领。

        这间餐厅楼上楼下不大一样,厨师和菜单都不同。

        方昭暮心说商学院学生果然出手阔绰,他以后带Andrew来,两个普通人吃吃楼下的菜,就坐到这个靠窗位置,也就很好了吧。

        祸不单行,方昭暮的汤刚撤下去,在同一个项目组负责收集的数据的同学突然给方昭暮打了电话来,说方昭暮这周分析出的几个数据都有问题,和另一个人做的对不上。教授现在正在实验室里等着,让方昭暮赶快回去。

        方昭暮无奈得要命,不等菜上来,买了单就走,在餐厅门口叫了车往学校赶。

        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实验室里,两个同学等着他,教授已经等不及先走了。他和同学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发现是对方的问题,才多少算是松了一口气。

        夜里九点半,方昭暮才从实验室出来的。外头冷得很,风猎猎地吹,方昭暮的围巾也不厚,冷风从他的大衣领子和围巾缝里钻进来,冻得他头疼。

        他来实验室的时候心里急,都没觉得冷,现在事办完了,独自走在黑灯瞎火的学校里,才觉得真是冷透了。

        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方昭暮塞在口袋里的手机震了起来,他现在听见震动声就害怕,犹豫了一小会儿,震动没停,他才拿出来看了看。

        Andrew又给他拨了语音,还显示有几条未读讯息。方昭暮刚才心急火燎,都没注意到。

        他接起来,开口叫了Andrew一声,又听到Andrew沉稳的声音从那头传来,方昭暮心里很有些酸涩。

        什么甜点情人餐,吃楼下坐哪里,想了那么多,真实的方昭暮晚饭都没有吃完。

        他又没有人可说,只好听着Andrew的声音,心里把想诉的苦楚全在脑海里过一遍,当作已经倾诉过。

        “刚才在忙?”Andrew随意地问他。

        “嗯,”方昭暮边走边把手机按在耳畔,手背给风刮得快要没知觉了,也假装无事地对Andrew道,“实验室里有点事,忙到现在。”

        “怎么了?”Andrew又问。

        “同学的数据有错,”方昭暮说,“核对一晚上。”

        Andrew顿了顿,问方昭暮:“你还在实验室?”

        “不在了,”方昭暮说,“我要回家了,你呢,到酒店了吗?”

        Andrew说:“到了。”

        “吃过晚饭了么?”方昭暮又问。

        “吃了,”Andrew说,反问方昭暮,“餐厅味道怎么样?”

        方昭暮丧气地说:“不清楚,喝了口汤就被叫来了。刚才吓死我了,到现在都没觉得饿。明天如果教授来,还要跟他解释。”

        Andrew在那头语气有些不赞同:“要吃饭。”

        “不想吃,”方昭暮说着,又一阵大风猛地刮过来,他抱紧了手臂,对Andrew抱怨说,“Andrew我好冷啊。”

        “你在哪里?”Andrew问他。

        “我要走回去,”方昭暮发着抖道,“先不说了,真的好冷,我到家里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