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9页

第9页

        方昭暮一时语塞,顿了几秒,才说:“习惯一个人去市区,和习惯一个人是两回事吧。”

        他想起Andrew就是为了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用这个交友软件,才给他通语音的,就解释说:“我用交友软件主要是想认识一些校外的华人。”

        “什么方面的认识?”Andrew很快追问。

        方昭暮觉得Andrew话中有话,便在反问中掺进了些暧昧,拖拖拉拉地说:“我又没认识别人,你和我是什么方面的认识,就是什么方面的认识啊。”

        以方昭暮对Andrew的了解,Andrew是不会上当的,方昭暮便继续道:“反正不是要谈恋爱的那种认识,我明年五月交换结束,就要走了。”

        “为什么要认识校外的华人?”Andrew又问,“校内的不好?”

        这是Andrew今天第二次和方昭暮提到学校话题了。

        方昭暮其实并不愿意谈论这个,他往家里打电话、和朋友闲聊都是报喜不报忧。抱怨不能解决问题,而长时间陷入低落中,反而会滋生新的问题。

        “Andrew,”方昭暮开口道,“你学生时代,是不是一直过得很开心啊?”

        Andrew停顿了一小会儿,才说:“还好,怎么?”

        “你的同学都好,所以你会过得开心,”方昭暮斟酌着合适的措辞,缓缓道,“我过得不开心,到校外找朋友,你怎么还总要问我同学不同学的呢。”

        Andrew没有回答,方昭暮又自顾自说:“不过我以前的同学也很好,我以为来交换会很好玩呢,没想到一点也不好玩,也不开心。”

        “昨天去超市,我其实碰到我同一个实验室里的同学了,”方昭暮手拽着床单,低声对Andrew说,“我站在架子边上给你发信息,他们在背后笑我。他们是开车了,可是不会载我,当然我本来也不想坐他的车,你明白吗?”

        Andrew沉默着,静静地听他说。但沉默于方昭暮,可算比话语更好的安慰,因为方昭暮只要知道电话那头有人就够了,他不想要人表态。

        过了片刻,在情绪缓和一些后,方昭暮听见Andrew问他:“你哭了吗?”

        他愣了愣,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眨眨眼睛,眼里的水汽没有了,便告诉Andrew说:“没,哪有这么容易哭。”

        听Andrew没出声,方昭暮又说:“不过你如果在,你抱抱我,我可能就要哭了。”

        “是吗?”Andrew顺着方昭暮问。

        方昭暮伸手把床边的灯按灭了,小小一间卧室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他面对着黑暗,也像面对着Andrew,轻声发问:“Andrew,你为什么不愿意跟我约会啊?你为什么用交友软件呢?”

        “下载错了。”Andrew说。

        方昭暮忍不住笑起来:“哦?下载错了,那注册也错了么?”

        “不是。”Andrew马上说。

        “匹配也错了吗?”方昭暮不让他说下一句,继续追问,“那你想匹配谁啊?”

        “匹配没错。”Andrew被方昭暮问得毫无招架之力。

        “那为什么呢,”方昭暮说,“你这么好,这么温柔,身边应该有很多人吧,为什么要用交友软件啊?”

        “我好吗?”Andrew问方昭暮。

        明明是很冷淡的声线,Andrew说起话来却让方昭暮全身都变得很暖和。

        很像是初春的日光,方昭暮知道天气要越来越热,就在每一刻都开始期待下一刻。

        “好啊,”方昭暮说,“你是不是怕我觉得你不够帅啊。”

        Andrew没说话,方昭暮当做他默认了,接着说:“我不介意啊。我觉得你很好,我不在乎长相,一点也不在乎,见面也只是聊天嘛。”

        中间隔了一段不长不短的沉默,方昭暮刚想说实在不行那以后再说,Andrew开口了。

        “下次吧,”Andrew像下定了决心似的,对方昭暮说,“等我出差回来。”

        “你要出差啊?”方昭暮心里一动,坐直了,问Andrew,“去哪儿啊?多久?”

        “去西雅图,两个月。”

        方昭暮想了想,认真地对Andrew说:“那你回来以后真的要约我,别骗我。”

        过了少顷,Andrew对他承诺:“不骗你。”

        第11章

        结束通话后,方昭暮去洗手间洗了把脸。

        镜子里的方昭暮脸上泛着少许红晕,眼睛里都是笑意,嘴唇比往常都红,即便不是纯然陷入爱河的模样,也是整个学年里最开心的方昭暮。

        方昭暮对镜子笑笑,镜子里的方昭暮也对他笑笑。

        如果见到面、Andrew应该会喜欢他的样子吧,方昭暮从小到大听到最多的评价之一,就是“好看”了。

        方昭暮到了T校后一直觉得自己不大幸运,直到此刻,他才觉得自己的好运可能只是来得晚。

        他在交友软件的茫茫用户中独独匹配了Andrew,有人说话陪伴,即将见面,很快什么都会好的。

        回到床上,方昭暮给Andrew发了晚安,不多时,Andrew也回复他:“晚安。”

        宋远旬不像方昭暮,道完“晚安”就真的闭眼睡觉,他正瞪着自己笔电上的西雅图简介发呆。

        方昭暮的见面邀请让他避无可避了,情急之下,他忽而想及赵函上学的城市,一个未经思考的谎言便脱口而出。

        宋远旬说得十分流畅自然,跟真的一样,他一回忆,自己都快要信了。

        晚上通话前,宋远旬怕方昭暮听出问题,专门在网上购买了一个变声软件,还让卖家给他调了一个和他本音有些差异,但又存在相似点的声音出来,谁知语音一接通,变声软件的页面卡住了。

        无奈之下,宋远旬直接和方昭暮对话了。幸好方昭暮好糊弄,虽然觉得他声音耳熟,却没有深想。

        事到如今,宋远旬也不想再给自己找什么借口。他就是……有时候无法拒绝方昭暮,无法拒绝方昭暮的声音、方昭暮的照片、方昭直接提出的那些不算太过分的要求,仅此而已。

        宋远旬合上电脑,看了看下午方昭暮给他发过来的照片。他一个月前肯定想不到自己会帮方昭暮挑耳钉,不过挑都挑了,总得看看是不是合适吧。

        方昭暮是在图书馆的信息室里拍的照片,宋远旬确定。方昭暮拍得快,手机镜头聚焦不大好,照片有点糊,但耳钉是很适合方昭暮。

        正脸时看不太出来,侧脸的照片才能看清方昭暮鼻尖有一个很微妙的弧度。方昭暮的嘴唇总是比别的人都红一些,照片里微张着,像素这么低,也能让人觉得他的嘴唇应该很软。

        方昭暮的眼睛下瞟,看着屏幕,宋远旬盯住方昭暮眼睛看了两秒,面无表情地把屏幕锁了。

        第二天上午,十点不到,方昭暮发信息问宋远旬:“几点的飞机?”

        宋远旬正在上国际结算的课,迅速查了查C市飞西雅图的航班,告诉方昭暮:“十一点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