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8页

第8页

        方昭暮坦诚地说:“对啊,不然我匹配你干什么。”

        “不过我们只是聊天也没关系,”方昭暮怕Andrew多想,又加了一句,“我没有逼你跟我约会,你别误会。”

        只要能和人讲几句话,方昭暮就满足了,Andrew愿不愿意见面,他都无所谓。否则Andrew昨天说下次送他去超市,他也不会装作没看见。

        Andrew没和方昭暮继续原来的话题,他过了一会儿,才问方昭暮:“你为什么装这个软件?”

        方昭暮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此类走心提问,便说:“说来话长。”

        Andrew许久没有回复,方昭暮不知道他是在等自己说,还是又去忙了,等了片刻,反问Andrew:“你想听吗?”

        “你说。”Andrew回他。

        方昭暮想想,如实对Andrew道:“这么聊说不清楚,你想听的话,要跟我通话。”

        方昭暮下午准备去查些文献,回完这条信息,理了理书包,便出门去了,他在街角一家三明治店简单地吃了午餐,直奔图书馆。

        进图书馆门的时候,方昭暮收到一条信息,是Andrew发来的。

        “晚上吧,”Andrew说,“现在在公司,不方便。”

        方昭暮脚步停住了,他不曾想到Andrew会愿意同他语音通话。

        他一直认为Andrew是那种在认识一周年纪念日,才会勉强同意和方昭暮在闹市区的咖啡店约一次短会的内向的人,而通语音电话应该在认识半年纪念日,或者在方昭暮离开C市的当天,总而言之,不在今天。

        方昭暮又看了几遍Andrew的回信,心里热了起来,步履轻快地往楼上走,图书馆的地板楼梯全都变可爱了,他给Andrew回:“好啊。”

        又说:“那你回家要告诉我。”

        Andrew说:“嗯。照片先发给我。”

        方昭暮在信息室偷偷拍了一张侧脸的照片发给了Andrew,而后整个下午都没干正事。

        他在想,如果Andrew真的同他通语音,他要说什么,才能让Andrew觉得他很好玩,愿意跟他约下一次的通话。

        学校和枯燥乏味的生活没什么好说的,和实验室同学的关系提起来会很幼稚无趣吧,说C市的餐厅和娱乐场所方昭暮大多没有去过,方昭暮神游太虚一下午,文献也没查好,话题也没想出来,无功而返。

        晚上八点钟,方昭暮在自己小小的卧室里走来走去好多次,洗了澡,躺进被子戴上耳机,才给Andrew发:“到家没有啊?”

        “刚到。”Andrew说。

        方昭暮的手在屏幕上点来点去,打了几次“那我们通不通语音电话”又删掉,又打了一个“那”字,手机终于响了起来,屏幕一闪一闪地,提示有来自Andrew的通话请求。

        方昭暮抿了抿嘴唇,拿水杯喝了口水,紧张地按下接听,对面突然传来很大的杂音,和有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方昭暮“喂”了几声,又等了少顷,一个有些冷,又有些低的成熟的男性声音从听筒里传到方昭暮耳朵里:“Mu?”

        方昭暮心跳很快,因为Andrew声音是很刚好的那种好听。

        “你晚上不加班了吗?”方昭暮觉得自己快结巴了,又要故作镇定问Andrew问题。

        聊天时的口头调戏是方昭暮比较在行,真的到直接交流的时候,更镇定的人却是Andrew。

        Andrew停了两秒,告诉方昭暮说:“晚上在家工作。”

        对面还传过来一些手指敲打键盘的声音,方昭暮面颊发烫,低声对Andrew说:“你一边工作一边和我语音啊?”

        “嗯。”Andrew顿了顿,键盘声停了。

        方昭暮从床上坐起来,把被子掀开了一些散热,对Andrew说:“你好忙啊。”

        “还好。”Andrew说。

        “Andrew,”方昭暮怎么听Andrew的声音,都好像有些熟悉,便说:“我觉得我们无意中见过面。”

        “嗯?”Andrew发出了一个表示疑问单音。

        “我好像听过你的声音。”方昭暮说。

        “是吗?”Andrew缺乏波动地说,“在哪里?”

        方昭暮和Andrew说了几句话,不但没有平缓下来,反而心跳的更厉害了,只好对Andrew承认说:“Andrew,我和你说话好紧张。”

        Andrew那边的打字声停了停,他问方昭暮说:“为什么?”

        方昭暮也不知道答案,只好猜测:“可能是因为我很久没有和人通电话说中文了。”

        “嗯,”Andrew问他,“手腕还疼吗?”

        方昭暮低头看了看自己一圈红转成淤青的手腕,苦着脸评价:“现在真的像玩完捆绑留下的痕迹了……”

        “Mu。”Andrew叫他。

        所有人念“暮”都多少带些不自知的温柔,方昭暮听得面红心跳,便对Andrew说:“叫单字好奇怪,其实我大名叫方昭暮,你叫我小昭,小暮都可以。”

        “嗯。”Andrew应了一句,不说话了。

        方昭暮等了又等,厚着脸皮问Andrew:“嗯了怎么不叫啊?”

        “……”Andrew大概有点无奈,低声叫了他一声“方昭暮”,方昭暮立刻说:“不对。”

        “哪里不对?”Andrew问他。

        “我只让你叫我小昭小暮,你叫别的干什么。”方昭暮有理有据道。

        Andrew模模糊糊说了“小暮”两个字,问方昭暮道:“你下次去采购是什么时候?”

        第10章

        方昭暮的采购间隔时长要依他当月的生活学习情况而定,他不忙的时候,没东西要买也会跑市区,忙得什么都顾不上的时候,好几个礼拜不去也是有过的。

        接下来的一个月,方昭暮有不少事要做,因此他自己也估摸不准什么时候会出门,便试探性地说:“我不知道,怎么了?”

        方昭暮听着Andrew的语气,感觉Andrew是想来见他,但又不敢。

        至于Andrew不敢见他的缘由,方昭暮有自己的猜测。

        在交友软件上交朋友,不敢露脸,给方昭暮打有关自己外貌的预防针----Andrew应该是怕自己太不好看,一和方昭暮碰面就会见光死吧。

        听Andrew那边一直没回答自己的问题,方昭暮便善解人意地给了他一个台阶下:“下次我也不会买这么多东西了,不会像这次这样了。”

        Andrew“嗯”了一声,又突然问方昭暮:“一个能带你去的同学都没有?”

        “是啊,”方昭暮不想提这个,含糊其辞道,“没有,不过我也无所谓。我一个人习惯了,要别人送干什么。”

        Andrew好似洞悉一切,问方昭暮:“是吗?”

        他的声音和语气都有一种说不清的强势,好像一名严格的教授正在点名学生,考随堂题,却叫方昭暮却觉得很自然亲切。

        不过下一个问题就没那么亲切了,Andrew随后问道:“习惯了还用交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