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7页

第7页

        这时候巴士来了,方昭暮便拎袋子跟在人流后面上了车,发现前排还剩一个靠窗的空位。方昭暮坐后排会晕车,这下大喜过望,提着袋子忘却了身体的不适,喜滋滋地坐了上去。

        车还没开,Andrew又给方昭暮发信息,问他有没有坐上车。

        方昭暮说上车了,又说:“我发现你帮我挑的耳钉可能是幸运耳钉,我来回竟然都坐到了前排的位置,我还怕万一我坐到后排,没到学校就要吐了。”

        “是吗。”Andrew回他。

        “你今天加班是不是一直在摸鱼,”方昭暮问Andrew,“怎么一直在跟我发信息?”

        Andrew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什么,等方昭暮快睡着的时候才回复他说:“没有。”

        第8章

        宋远旬回去找张冉宇和周梦的时候,短暂反思了自己缺乏意义的冲动行为,。

        他和方昭暮已经通过交友软件联系了两周多。

        第一周宋远旬用“冷处理方昭暮并监控赵函”来解释,然而第二周不但没有冷处理成功,联系反而变得频繁了。第三周的周末,周梦和张冉宇来和宋远旬借车,说想去市区采购,宋远旬也不知自己吃错什么药,谎称也有东西要补,开车载他们去了方昭暮昨晚和他提过那个超市。

        三人进超市不久,宋远旬就看见了方昭暮。

        方昭暮一个人推着购物车,车里塞了一大堆东西,手按在推车扶手上,背微前倾,慢悠悠地在窄道上走,还左顾右盼,不知在找什么。

        走到一个货架边上时,方昭暮停了下来。张冉宇和周梦正巧往那个方向走,宋远旬顺理成章一块儿过去,他隐约看见方昭暮拿好似用手机拍了张照,自己手里握着的手机就震了一下。

        “那不是……”周梦也发现了方昭暮,犹豫着开口。

        他们脚步未停,走到方昭暮附近时,宋远旬听见了方昭暮背对着他们说的话。

        “你加班也忙吗,”方昭暮正在问,“午饭有没有按时吃呢。”

        宋远旬盯着方昭暮动了动手,或许是松开了语音的按键,几乎是立刻,宋远旬的手机又震了一下。

        方昭暮未经电子讯号压缩的声音,更轻和温柔,带着少许活泼和雀跃,高高兴兴地逗着他想象中的正在加班的Andrew。

        周梦和张冉宇当然也听见了方昭暮温情脉脉的话语。张冉宇发出嗤笑声的下一刻,宋远旬眼看着方昭暮转过头来,眼看他勾起的嘴角变得平缓,眼里的笑意也散开去,只留下一些戒备和厌烦。

        Andrew、宋远旬,对于方昭暮来说,含义大约确实不同,可能方昭暮的开心是给Andrew的,和宋远旬本人并没什么关系。方昭暮不考虑Andrew的搭车建议,经过宋远旬的时候也没给好脸色,上一秒钟埋怨Andrew不愿意约会,下一秒钟跛着脚往前走,眼神不和宋远旬交汇。

        宋远旬也不清楚自己当时具体在做什么,他一手拿着车钥匙,一手拿着手机,站在商场外的通道,看方昭暮东西滚一地,看方昭暮走过来,又走远了。他情绪复杂地打开手机,读读方昭暮发给Andrew的甜甜蜜蜜的短信,又抬头看了看方昭暮的背影。

        他不过是想,同学一场,方昭暮来搭个车不是问题----如果方昭暮有困难,想要坐宋远旬的车回学校,宋远旬不会拒绝的。

        方昭暮已经站到外头巴士站边的风里去了,风把他的薄毛衣吹得贴在身上,让宋远旬觉得方昭暮这时候,有点儿能让人心慌意乱的可怜。

        晚上宋远旬带着张冉宇和周梦在市区吃的饭,叫上了几个他在市区的朋友。

        宋远旬不是社交型的人,但他一呼便有人会应,一顿饭吃到了九点钟,宋远旬和张冉宇都喝了酒,就让周梦开车。

        宋远旬喝得有些上头,脑袋里方昭暮低头走过去的样子怎么都挥不去,便没话找话地骗方昭暮说自己加班结束,可以回家了。

        方昭暮自然深表同情,又告诉宋远旬,因为东西太重,巴士站离家里太远,他到家后累得在床上躺了两个小时,现在准备要洗澡去,还拍了自己被带子勒红的手腕给宋远旬看。

        方昭暮肤色浅,红痕极为明显,像受到人为侵害了一样。

        宋远旬昏昏沉沉,也不知道自己在打什么字,只知道发出去的是“像被人捆出来的”,和“下次我带你也行”。

        半小时后,方昭暮洗了澡回来看到,只回了宋远旬发的前一句,说宋远旬是变态,又问他:“你为什么从来不给我发照片。”

        宋远旬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方昭暮又说:“有来有往嘛,我给你看,你也要给我看。”

        “我不好看。”宋远旬想了半天,才给方昭暮发。

        “不拍脸也没关系啊,”方昭暮在那头慢吞吞地说,他声音里有股潮气,尾音一个缠着一个,飘飘忽忽的,“我也是普通人嘛,没有特别好看。如果你给我发照片的话,我也给你看我戴耳钉的样子好了。”

        赵函正在度假,半夜被床头手机的震动吵醒,他醒过来的时候,动静倒是停了。赵函顿了几秒,拿起来一看,宋远旬给他打了两个电话,发了一条信息:“交友软件上的头像照片你在哪里找的?”

        赵函边揉脑袋,边回宋远旬:“谷歌搜肌肉、衬衫,往后多翻几页。”

        刚回完没多久,宋远旬催命一般,又打来电话,赵函接起来就问:“大晚上口味这么重,同性恋不恶心了吗?”

        宋远旬安静了两秒,对赵函说:“没你恶心。”

        “哦,”赵函理解后,道,“那就是一点都不恶心了。”

        “我没找到那张照片。”宋远旬没继续话题,直接道明来意。

        “你找那个干嘛?”赵函说。

        宋远旬不回答他,只说:“你找找同一个人的照片,都发给我。”

        说完就挂了,连质疑时间都没给赵函留下。

        第9章

        方昭暮睡到次日中午,起来一看手机,发现昨晚在他睡着的时候,Andrew竟然已经依约给他发来了照片。

        Andrew可能确实是不好看,这张照片又是一点脸都没露。他对着镜子拍照,裸着上半身。

        方昭暮并不喜欢看对镜拍的肌肉照,但对象是Andrew,方昭暮就没有厌恶的情绪,只觉得Andrew不愧是工科毕业,又质朴又很乖。

        方昭暮夸Andrew说:“这么壮,你每天不是上班就是泡在健身房,怪不得没空约我。”

        说完,方昭暮又点了大图看了一下,想找找还有没有别的能夸的地方。看到Andrew运动裤上的阴影部分,方昭暮愣了愣,随即对Andrew开玩笑说:“size也厉害。”

        Andrew回方昭暮:“什么size?”

        Andrew昨天晚上才对方昭暮说什么“捆出来的”,让两人的聊天终于有了一丝和本交友软件风格契合的气息,所以方昭暮无法辨清Andrew此刻到底是是害羞还是装傻。

        没过多久,Andrew追问方昭暮:“你喜欢这种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