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5页

第5页

        不久后,Andrew真的发了一条语音,方昭暮点开来听,Andrew用他冷酷的声音对方昭暮说:“不想看。”

        方昭暮抱着手机笑了半天,随手瞎拍了一张发给了Andrew,奚落他说:“不想看你发什么语音呀。”

        宋远旬正和商学院的几个同学在图书馆,看见聊天框跳出来的缩略图和语音,他手停了停,先点开了方昭暮发来的照片。

        方昭暮照片拍得特别随意,大半是被子,露着肩膀和小半张脸,右眼都没拍全,他的面颊睡得泛红,嘴角勾起来。方昭暮长了双桃花眼,眼角有一颗很小的痣,虽然房里光很暗,还是用手机前置拍的,也如同含着水一般亮。

        宋远旬只看了几秒,就收起了手机,只是不知怎么,方昭暮的眼睛一直在他脑袋里晃来晃去,总也不走。

        宋远旬个人认为,方昭暮本人和照片比起来,本人更白一些。

        宋远旬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太阳快落山了,他坐进车里,看见方昭暮说自己下周末去市区,问宋远旬要不要约出来吃饭。

        宋远旬顿了几秒,回方昭暮:“我没空。”

        他说不清楚自己和方昭暮往来聊天是为何意,甚至发自内心地抵触深究原因。这是宋远旬二十多年来做过最不得体的一件事,但万一赵函又趁他不注意偷用这个账号呢。

        还是不如由宋远旬亲自冷处理,监控方昭暮对Andrew失去兴趣更为安全。

        “周末也要上班,那你是不是只有晚上有空?”方昭暮问他,又说,“工作好辛苦。”

        宋远旬开车,没有回复。从学校回家的路上,宋远旬又收到两条方昭暮来的信息。宋远旬驶进车库,停好了车,点开来听。

        方昭暮说:“我以前一点都不想工作,想一辈子待在学校。”

        “不过如果以后还要碰上现在实验室里这帮人,还不如去工作。”

        宋远旬忽地想起上学期中旬,他的一个叫李未的高中同学找过他,问了一些关于T校的事,说不出意外的话,下学期会来交换一年。到了这学期,真正交换过来的人却成了方昭暮。

        出于礼貌,宋远旬问了李未一句,李未的回应相当愤怒,他说方昭暮不知使了什么手段,把他的名额占了,还用十分微妙又轻佻的语气对宋远旬道:“都说系主任待他跟待亲儿子一样,不过谁知道呢。”

        第二天宋远旬见到了方昭暮,就有些明白李末那句话什么意思了。

        方昭暮当时还不像现在这样拘束,他在实验室左转右转,蹭宋远旬身边来,说自己也准备做类似的课题,问宋远旬了几个问题。

        宋远旬被方昭暮身上的香味搞得心烦,没回答他,只对方昭暮说:“同学,你来实验室也要喷这么多香水?”

        方昭暮眼里的笑意就消失了,站在不远处的周梦和张冉宇面色也微微变了一变。

        张冉宇此人爱钻营些小名堂,入学前便探听到宋远旬是国内业界排在前位的某家生化制药集团董事长的独子。学生毕业如果准备回国发展,都不免要和宋远旬家里打交道,张冉宇就铆足了劲讨好宋远旬,想获取些好处。周梦虽然不至于像张冉宇这么狗腿,但宋远旬表现出厌烦方昭暮的样子后,她也不动声色地对方昭暮疏远了起来。

        方昭暮人很敏感,反应过来自己不受他们欢迎,在实验室时便不再活跃,但他身上那股香气,却并没有因为宋远旬的提醒变淡。

        宋远旬在车里坐了一会儿,长按方昭暮发来的照片,看着“保存图片”的按键,最后还是把屏幕锁了,没按下去。

        第6章

        Andrew这人挺怪的。

        他回信息极其缓慢,也不乐意和方昭暮发语音、打电话,更别提见面,方昭暮想不通这种看起来根本不想交友的人为什么要下载交友软件。

        不过方昭暮和Andrew聊了几回,倒是自认为摸到了一点对方的门路。Andrew很慢热,特别矜持,总要方昭暮追着说好几条才肯施施然回复几个字,但不是完全捂不热。

        在方昭暮的努力下,和开始时比起来,Andrew的回复频率已经高了一些了,最近一次,方昭暮问Andrew在软件上有没有跟别人在聊,Andrew罕见地反问方昭暮:“你有吗。”

        “你先说你有没有吧。”方昭暮说。

        方昭暮其实有匹配过几个别的人,只是他们太直接,都一上来就想和他玩儿裸聊或直接约见面,让方昭暮感觉Andrew这样对他爱答不理的反而更可靠,便把别人都删除了,只和Andrew聊天。

        “没有。”Andrew回他说。

        方昭暮有点心虚地对Andrew道:“我也没有,只有你。”

        Andrew似乎不怎么信任地问:“是吗?”

        “真的只有你,”方昭暮截图软件联系人的页面发给Andrew看,理直气壮地瞎说道,“你看,只有你一个人。”

        Andrew不说话,方昭暮厚着脸皮跟Andrew要他的联系人截图,Andrew不想发,方昭暮就污蔑Andrew装清纯,一定有两百个联系人。

        Andrew说不过方昭暮,过了几分钟,真的也发了截图过来,截图上和方昭暮的一样,干干净净的,只有一个Mu。

        “这么久才发过来,不会是在删人吧。”方昭暮继续得理不饶人地逗Andrew。

        “没删。”Andrew认真回答他。

        “那你还有没有兴趣加别人?”方昭暮问出口,转念一想又撤回,因为这么问似乎太认真了。

        没想到Andrew却回了,对他说:“没兴趣。”

        方昭暮看着Andrew的非主流肌肉头像,想着Andrew实际上是很温柔的一个人。Andrew会用自己独有而别扭的方式表达喜好,有时方昭暮心血来潮给Andrew发些照片,Andrew看上去好像无所谓方昭暮发不发,方昭暮却能从他变快的回复速度中感受到,Andrew其实可想看了。

        周三这天,方昭暮在图书馆从早待到了晚,回到房里什么都不想干,便打开电商网站,浏览商品。他在两对耳钉中犹豫不决,就发给了Andrew,让Andrew帮忙挑选。

        Andrew大晚上还在加班,隔二十分钟回方昭暮:“有区别吗?”

        “一对大一对小,”方昭暮说,“小的要贵一点。”

        “小的。”Andrew很随意地替方昭暮做了决定。

        方昭暮其实也更喜欢小的,便买了下来。

        耳钉在周五到了,方昭暮戴上拍了照片给Andrew看,说Andrew眼光好,见Andrew不回,他还有一个切片分析要补做,就先收拾东西跑实验室去了。

        方昭暮站在仪器旁边等结果时,一个关系还不错的印度女同学走过来同他搭话,大力夸赞了他的耳钉。

        耳钉是黑色的,有不明显的大理石纹,戴在方昭暮的右耳上,只显得耳垂很圆润小巧,并不显得女气。

        方昭暮很喜欢和人谈论这类话题,两人随即交流起了购物网站优劣和折扣力度。

        “我本来还在看另一对大一些的,”方昭暮伸手碰了一下自己的耳垂,有些开心地对女同学说,“这对是我朋友帮我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