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4页

第4页

        “嗯,”方昭暮趴在桌子上,一个字一个字给Andrew打过去,“哭了。”

        这次Andrew回的比昨晚快很多,他对方昭暮说:“我不信,你拍给我看。”

        “我在实验室呢,身边有人,”方昭暮回头看了看,宋远旬正在很认真地打字,应该注意不到自己,便压低了声音对Andrew说,“你没在工作吗?”

        “在工作,”Andrew说,“看见你说心情不好,抽空陪你聊聊。”

        方昭暮觉得Andrew和昨晚似乎有些不一样,好像变得热情了一些。方昭暮一时也不知要说什么,便对他说:“谢谢,有人陪我说话,我心情就变好了。”

        “在实验室可以发语音?”Andrew问方昭暮,“你学什么?”

        “可以啊,”方昭暮对Andrew说了自己的专业,又问他,“机械工程师上班都在做什么?是不是很忙?”

        话音未落,方昭暮身后传来些响动,他回头看了一眼,宋远旬站起来,拿着手机快步往楼梯的方向走去。

        Andrew那头又突然没动静了,方昭暮分析了几个数据抬头,顺手发了个信息问:“真的这么忙?”

        又过了片刻,方昭暮才收到了回信,上头只有三个字:“是很忙。”

        第4章

        宋远旬重新装回软件,纯粹是因为他不希望赵函用这个号跟方昭暮乱搞。

        方才宋远旬走刚上楼,在方昭暮背后一落座,收到了赵函发来的软件账号密码。

        赵函问他玩儿的如何,有没有找到真实的自我。

        “早删了。”宋远旬回他。

        赵函在那边跳起来,发一长串语音谴责宋远旬白白浪费他买的月卡会员,又道:“算了,你不用我用。”

        当时宋远旬正忙着,没当回事,还是他身后的方昭暮突然低声说的那几句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不是宋远旬自我感觉良好,而是方昭暮的语气和昨天晚上太像,还又说“工作”又说“机械工程师”,听得宋远旬心中警铃大作。

        他抄起手机走下楼,重新将软件下了回来,登录账号让赵函强制下线,打开聊天窗口,一口气读完赵函和方昭暮的聊天记录后,直接把密码给改了。

        提示密码修改成功的小框刚跳出来没过几秒,赵函就来电话了,他没好气地问宋远旬:“我和小Mu聊了一半呢,你改什么密码?”

        “你要跟他聊就去注册别的号,别用这个。”宋远旬不耐地说。他想到方才看见的聊天记录都来气,赵函跟个人形泰迪也没什么区别了,连交友软件上发小聊了一半的天都不放过。

        “大哥,这个软件根据距离随机配对的,我离这么远,根本匹配不到好不好,快把密码给我改回去,”赵函放软了姿态说,“你别说啊,这个Mu声音挺好听的。”

        “你什么时候喜欢男的了?”宋远旬问他。

        赵函从小到大交往无数个女朋友,从没找过同性,哪知年纪越长私生活越乱。

        “随便聊一聊而已,”赵函说,“再说了他照片看着也不错。哎,你不是删了么,我废物利用一下也不行啊?”

        “不行,”宋远旬斩钉截铁道,“我说了,要用就换一个。”

        “……好吧。”赵函也不敢硬和宋远旬对着干,委屈地挂了电话,重新注册去了。

        宋远旬挂下电话,又收到方昭暮发来的信息,他回了“是很忙”三个字,锁了手机,去看了一眼周梦的进度,走回楼梯口,正碰到方昭暮斜背着包从楼上下来。

        实验室里热,方昭暮脱了外套挽在手臂上,里头穿了一条低领的浅色毛衣,露了很大一片白得不像样的胸口,一边的肩上挂着包带,卡住了衣领,另一边的衣服就快从肩膀上滑下来了,十分不雅,宋远旬只看了一眼就撇开了视线。

        在楼梯上擦身而过时,方昭暮正巧抬手,手背碰到了宋远旬的小臂,方昭暮手背的皮肤太软,身上又带着一股甜到发腻的气味,让宋远旬感到全身不适。

        回到座位不久,宋远旬又收到了方昭暮的消息。

        “C市下雨了,你有没有带伞?”

        方昭暮拍了照片发给宋远旬,宋远旬点开来,外头的雨似乎还挺大,空气都被雨笼得雾蒙蒙的。

        鬼使神差地,宋远旬回了方昭暮一句:“你带了吗?”

        “没有,”方昭暮可怜巴巴地对宋远旬说,“我要冒雨冲回去。”

        宋远旬原本不想回了,但看着方昭暮发来的照片,还是缓缓地打了几个字:“不能等雨停再走?”

        “嗯,不想待在实验室里了,那些人好烦,”方昭暮说,“我回家再找你。”

        宋远旬盯着电脑屏幕,看着上头的数据,过了几秒,站起来,走到窗边去,往实验楼下望。

        方昭暮穿上了大衣,背着包,在雨里走,从五楼看下去,他小小一个,好像因为天冷而抱起了手臂,快步往前冲。

        宋远旬不清楚方昭暮的住处在什么地方,但无论在哪儿,从这么大的雨里徒步这么回家,应该都要从头湿到脚了。

        “远哥!”张冉宇上楼来,拿着一个平板电脑,叫宋远旬,“你看这两组数据,是不是有点问题?”

        宋远旬走过去,暂且将雨里的方昭暮放在了脑后。

        第5章

        方昭暮到家的时候,人跟要结冰了似的,头重脚轻,先进浴室洗了澡,再进被子睡到了两个小时,下午饿醒了爬起来,房里什么吃的都没有,只好泡了杯奶坐会床里,两手捧着喝了几口,突然听见手机响起了信息提示音。

        方昭暮放下杯子,拿起手机来看,Andrew给他发了一条消息,问他到家没有。方昭暮愣了一下,看看时间,发现离方才他给Andrew发信息,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也不知Andrew是经历了怎样忙碌的工作摧残,才会在四小时后问他到没到家。

        “到家了,”方昭暮对Andrew说,“我都睡了一觉醒过来了,你才忙完呢。”

        “嗯。”Andrew回了一个字。

        方昭暮又喝了口奶,懒得拉开窗帘看外头,便直接问了Andrew:“现在雨停了吗?”

        Andrew回他:“停了。”

        方昭暮忍不住对Andrew抱怨道:“我一直怀疑自己雨魔缠身,只要我一不带伞出门,天上无论多晴,都会马上下雨。我一到家,雨就会停。”

        过了一会儿,Andrew说方昭暮:“迷信。”

        方昭暮看着这两个字,觉得Andrew刻板得都要有些可爱了,他想了一想,用很神秘语气对Andrew说:“我现在在家里,没有别人,可以拍照了,你想不想看?”

        说完,方昭暮又加了一句:“想看的话你就给我发语音,不要打字好不好。”

        方昭暮很喜欢跟人说话,在学校苦于无人可讲。

        现在出现了一个不认识他又让他心生好感的Andrew,方昭暮就停不下骚扰对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