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社交温度在线阅读 - 第3页

第3页

        方昭暮伸手按住语音键,问Andrew说:“你在哪里呢?”

        他退出界面看了看,又对Andrew道:“我看软件说我们只隔三公里,那要见面会很快。”

        过了一会儿,Andrew回复方昭暮:“见面?”

        方昭暮愣了一下,Andrew的第三条信息发了过来:“你在哪里?”

        方昭暮想了想,告诉Andrew“我住在T校附近”,又尝试着约他:“你是第一次用这个软件吗?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可以出来喝个酒呀。”

        Andrew回消息很慢,方昭暮放下手机,看了几页书,Andrew的回复才到:“你这么急?”

        方昭暮觉得Andrew有点奇怪,就换做打字,反问他:“用这个软件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这一次,Andrew回得很快,不过又是问句:“哪个?”

        方昭暮看了屏幕几秒,失去了回答的兴趣,把和Andrew的聊天放在一边,又去看别人的资料了。

        不多时,Andrew又发信息过来了,问方昭暮:“你常玩这个软件?”

        方昭暮晃了一圈,没看上什么别的人,便重新切回来和Andrew聊天,对他如实道:“我也是第一次玩,你是我第一个配对成功的人。”

        “为什么配对我?”Andrew问他。

        网络交流降低了交流的真实感。Andrew不给方昭暮发语音,打字又冷冰冰的,方昭暮就觉得自己好像在跟机器人聊天一样,总忍不住想去调戏对方。方昭暮按着语音,对Andrew说:“我觉得工程师很性感啊,我喜欢比我大一点儿的。”

        过了许久,Andrew不回他,方昭暮便问他:“你不会是在害羞吧?”

        “不是。”Andrew立刻回答。

        方昭暮觉得Andrew的反应好玩极了,他很久没有这么开心,就继续对Andrew说:“我不信。”

        没等Andrew作任何回复,方昭暮又问他:“你为什么玩这个软件呢,是因为在现实中害羞到找不到男朋友吗?”

        “不是。”Andrew重复回答。

        “我觉得是,”方昭暮逗他,“你连跟我发语音都不敢。”

        过了半分钟,对面终于发了一条两秒的语音过来。

        方昭暮点开来听,一个很低很冷的男声说:“不是。”

        刚入耳那一刹那,方昭暮恍惚间感觉他仿佛在哪儿听过这个声音,随即又被对方认真的否认逗得大笑起来。他听了好几遍,才发信息过去笑话对方:“Andrew,你好笨。”

        Andrew没有理他,方昭暮又说:“不过有没有人夸过你声音好听?”

        “你的工程师同事肯定不会夸你吧,”方昭暮调戏对方上瘾,又说,“那我夸你,Andrew,你声音很好听----肌肉也很好看。”

        第3章

        宋远旬早上一进实验室,便看见方昭暮站在文档柜边,侧对着门整理东西。

        或许是感觉到有人进门,方昭暮抬头看了一眼,恰好和宋远旬对上了眼,只不过维持了一秒钟也不到,他便又低下头去。

        方昭暮比宋远旬矮不少,背和肩微微弓着,看上去很僵硬,丝毫不见昨晚交友软件上的松弛。

        宋远旬脚步未停,越过方昭暮,走向和他同组的张冉宇。

        昨晚,宋远旬在听完方昭暮夸他的那段话之后,就果断地将交友软件删了。毕竟被方昭暮刺激到发语音,实在很不理智,而和学业不精的同性恋聊天,更是纯属浪费时间。

        “远哥。”张冉宇和宋远旬打了个招呼,给他看他昨晚核算的数据。

        他们组的项目进程过了大半,已经进入收尾阶段,今天约在实验室里开完短会后,就要开始写论文。

        不多时,组里其他的人也来了,宋远旬把各人的分工安排完,后方突然传来了玻璃瓶碎裂的声音。

        几人都转头去看,方昭暮摔碎了一根试管,正俯身去捡。

        “又是他……”张冉宇露出了嘲讽的表情,“丢人。”

        张冉宇说话的声音不响,但方昭暮听见了。方昭暮将玻璃碎屑扔进垃圾桶,转身看着张冉宇,冷着声音问张冉宇:“我怎么丢人了?”

        昨天下午,方昭暮就是在张冉宇那儿受了气。

        如果说宋远旬是实验室里华人隐形的中心,张冉宇就是一般电视剧里皇帝身边大太监一般的人物。

        宋远旬要修两个学位,常常不在实验室,他不会直接和方昭暮起冲突,甚至没跟方昭暮多说过话,最多是无视和避开。

        但张冉宇不是,张冉宇的人生只有两个爱好,一,巴结宋远旬,二,想方设法地给方昭暮找不自在。

        昨天方昭暮拿试剂时,不小心碰到了宋远旬在用的电子天平。

        宋远旬站在方昭暮身边,迅速用手里拿着的实验册拨开了方昭暮的手,低头板着脸地看着方昭暮。然而,宋远旬还没开口说话,张冉宇先迅速凑上来,开始责怪方昭暮毁了宋远旬半小时的调试成果。

        一开始方昭暮还好声好气道歉,后来被张冉宇不依不挠地揪着骂了一会儿,脸也冷下来,拿起自己的试剂掉头走了。

        张冉宇没想到向来忍让的方昭暮会敢反驳,一时间顿住了,眼看着方昭暮向他走过来。

        “我怎么丢人了?”方昭暮靠近了张冉宇,又问了一遍。

        方昭暮虽然不高,比张冉宇还是长了小半个头。

        他的眼神凌厉,手里还捏着半个碎了的试管。张冉宇被方昭暮瞪着,有些心慌地后退了一步,屁股紧挨住桌子,又鼓起勇气,梗着脖子和方昭暮对峙:“我说你了吗?”

        “那你说谁?”方昭暮对张冉宇扯了扯嘴角,问。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一旁的周梦过来打圆场,对方昭暮说,“冉宇就是随口说句话,你还当真啊。”

        方昭暮原本还想再争几句,正巧助教和教授走进了实验室,只好作罢了。

        他走上楼,到自己的位置边,开了电脑,又拿出手机来,打开昨天刚刚开始启用的软件。

        昨晚夸完Andrew的肌肉,Andrew就好像害羞了一样,再也没回复过他了。

        方昭暮觉得自己或许是有点雏鸟情节,除了Andrew谁也不想联系,点开了和Andrew的聊天页面,又给Andrew发信息。

        他先是打字,问早安,问对方起床没有,写了半天分析报告回来,Andrew依然没有回复,方昭暮就按着语音键,拖长了语调对Andrew说:“你在干什么呢?”

        “我今天又碰到一个白痴,心情好差,你陪我聊聊天吧,”方昭暮执着地骚扰着对方,“好不好?”

        刚说完,方昭暮就听见身后有些细碎的响动,回头一看,宋远旬极难得地上楼来了,背对着他,拿出了电脑。

        楼上有了人,方昭暮不好再发语音,就又发了几个哭泣的表情给Andrew,开始看资料。

        方昭暮看完了一篇论文,忍不住又打开了聊天界面,发现Andrew回了他的信息,Andrew说:“被白痴弄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