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有一间练功室在线阅读 - 第三六八章 人渣(求订阅)

第三六八章 人渣(求订阅)

        连英跟君无忧来到了内殿之外。

        两人刚准备走进去,怜雪就带着青衣几人走了出来,唯独端木箐芸不在。

        青衣拉着连英的手,指了指里面。

        连英瞄了一眼,端木箐芸确实坐在里面,似乎是在等待。

        怜雪也是说道:“大帝,快进去吧!”

        紧跟着,她又跟连英说了下情况。

        君无忧的事情,怜雪也是知道一些的。

        刚才那样尴尬的场面她都看在眼里,然后就趁着有时间,对端木箐芸说了一些有关君无忧的事情。

        之后就想办法给两人制造了一个机会,有些问题,还是要他们父女之间交流才能解决。

        加上又有青衣跟素素,还有舒婉舒雅帮忙说话,毕竟她们也不希望端木箐芸一直是这种状态。

        最后,端木箐芸也就答应了。

        连英点了点头,说道:“去吧,机会都给你制造好了。”

        君无忧很是感激的看了眼众人,对于这件事他不得不重视。

        等他走进去之后,几女则是在外面聊了起来。

        其实就是猜测最终的结果会如何。

        她们都希望问题能够得到解决,毕竟这很有可能会留下心魔。

        端木箐芸现在修为停滞,就是一个征兆。

        箐芸如此,君无忧说不定也有可能。

        而且他的境界更高,若是他因此出现了心魔,那么将会更加可怕。

        过去不久,端木箐芸走了出来,只是她冷着一张脸。

        连英问了一句,她只是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而后她拉起小青衣的手,又对着怜雪说道:“怜雪姐姐,我们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带我们逛逛吧?”

        怜雪眼中有着诧异,明明看似没有解决,为什么她还有心情逛一逛?

        连英眉头一皱,直接走进了内殿。

        君无忧坐在里面,愁眉苦脸。

        “你们都说了什么?”

        君无忧叹气,摇了摇头。

        “快说!”想到刚才端木箐芸的表情,连英心里有些担忧。

        “唉……”君无忧又是叹气,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见状,连英眉头皱的更紧了。

        他一翻手,掌心出现了一枚粉色的药丸。

        “不说是吧?那你来看看这是什么?”

        君无忧现在哪还有心情猜东西,只是随便瞄了一眼,却突然表情大变。

        “迷神纵情丸?你……这……哪来的?”

        “这不是应该问你自己?”

        之前沈穜出主意说是要下药,虽然没有成功,但药丸却被连英给全部没收了。

        当时还从沈穜那里得到了一些别的消息。

        既然君无忧现在不说话,那就把东西拿出来,好好翻一翻你的黑历史,看看你到底说不说。

        “这个……当时确实是我一时冲动,所以才研究出了这种药。”

        “你用过几次?霍霍了多少女子?还有啊,我可是听说,当时那个精神力女子,就是被你下药给骗了的啊!”

        “这个……我……好女婿,这件事没其他人知道吧?”

        连英嘴角一抽,要是别人不知道,那我是怎么知道的?

        血脉世界可是有着关于你的传说啊!

        要知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好家伙,您还真敢说!当时咋说来着?

        你是为了她好,还说是两情相悦,结果真是被你下药了?”

        君无忧:“女婿,感情这种事情,是可以后面再来慢慢培养的!除了一开始犯了错,我后面并未辜负她!”

        “所以呢?”连英冷笑一声,果然君无忧在女人方面,真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现在说不说,刚才你到底都跟箐芸说了什么?

        她一出去的表情可不太对!

        你虽说是我未来的老丈人,但箐芸更是我女人,她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君无忧摇头叹气,最终说道:“她把事情的始末都告诉我了……”

        当初玄灵蛇怀有身孕,君无忧离开。

        后来女儿出生,玄灵蛇心有怨念。

        之后女儿长大,玄灵蛇也对她说了一些有关君无忧的事情。

        可说归说,人就是见不到。

        明明你就是天底下最强的那一个,现在为什么一直不见人影?

        作为一个孩子,别人都有父亲。

        我也有,可是却跟没有一样。

        这是海妖族公主留下的儿时记忆。

        随着公主长大,有些事情渐渐遗忘,有些事情也变得不在乎了。

        可那也只是嘴上不说,表面看似不在乎。

        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经历了那么多事情。

        很多时候遇到了困难,她也希望能像别的孩子一样,能有父亲给自己撑腰。

        可是并没有。

        后来那个魂脉强者找了过来,公主已经有了聚灵境界。

        打是肯定打不过的,但是她如果一心想逃,其实也是可以逃走的。

        毕竟那个魂脉受到了限制,并不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可是她并未逃走,而是任由对方的攻击打在了身上。

        这就好像自己想寻死一般。

        或许,她就是想看看,自己临死前父亲是否会出现。

        讲真的,这个海妖族公主好像有点中二,而且行事风格似乎还有点偏激。

        中二不是不行,但偏激就不太好了。

        然而就在她将死之际,君无忧始终没有出现。

        在那一刻,她心中莫名的有了一股极大的怨念。

        后来虽然魂魄得以保留,并且还找到了新的躯体融合。

        以她聚灵境界的神魂来说,想要吞噬一个还不到羽衣境界的血脉之人的神魂轻而易举。

        但是她没有这么做,或许是死心了。

        她放弃了主导,而是将所有的传承跟记忆全部交给了端木箐芸。

        在那之后就是都知道的事情了,端木箐芸获得了传承,修为一路突飞猛进。

        听到这里,连英也是叹了口气。

        当初他见到君无忧,告诉对方消息的时候,谁的灵魂占据主导这件事连英并没有说。

        却没有想到,端木箐芸竟然自己主动说出了口。

        这或许是海妖族公主自身的意志,也有可能是端木箐芸自己的意思。

        连英拍了拍君无忧的肩膀,问道:“接下来你想怎么做?”

        很明显,海妖族公主的记忆,亦或者意志,非常恨君无忧。

        恨他不是一个好父亲,恨他不能陪在她身边。

        “我又何尝不知道。”君无忧叹气:“现在能做的,只能是尽量弥补,找时间多陪陪她。”

        虽说端木箐芸在灵魂方面占据着主导,但毕竟双方灵魂已经融合了。

        而且能做出这种事,说出这种话,很显然也是公主灵魂的意志。

        不管怎么说,君无忧都觉得自己的女儿还活着,只是活着的方式不同了。

        这或许是君无忧安慰自己的一种方法。

        若是不这么想,那么她的女儿就真的没了。

        “走吧,我们出去看看,她们正商量着要去逛后花园呢!”连英说道。

        “好。”君无忧点点头,“是怜雪陪着吗?”

        “嗯。”

        “那就好,怜雪还是很让人放心的,走,我们也去看看。”

        言罢,两人从内殿走了出来。

        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几女还留在那里。

        她们的表情都不太好看,尤其是端木箐芸。

        “呸!人渣!”

        如同看垃圾一般的眼神,端木箐芸骂了一句。

        青衣也是祭出了黑色小葫芦,她突然有一种想给君无忧来一发对肾打击的冲动。

        刚才她也被几人带着一起偷听,虽然听的不是很明白,但现在就觉得君无忧不是一个好人。

        既然不是好人,那么来一发对肾打击,应该没有问题吧?

        连英急忙按下了青衣的手。

        来一发确实没问题,君无忧在这方面就是该打!

        奈何青衣的实力比不了君无忧。

        葫芦的特性连英也弄明白了,吸取的是使用者的灵力。

        打击的对象越高,吸取的灵力就越多。

        以青衣现在的实力来说,如果针对君无忧,恐怕青衣就要被吸干了。

        君无忧肾爆了也没关系,但青衣出事绝对不行。

        怜雪也是冷着一张脸。

        “无忧大帝,我是真没想到,您以前还是这样的人,竟然对女人下药!”

        说完,几女扭头就走。

        君无忧:“?!!”

        他整个人都凌乱了。

        连英也是无语,怎么你们还偷听呢?

        刚才大家都着急,心里有事,没有顾虑太多。

        最主要的是,大家都修炼有隐藏气息的功法。

        怜雪的功法暂且不说,身边的几个人,那些功法都是连英亲自教的。

        本就没有太在意,加上对方有意隐藏,真的就没有发现。

        看着几女走开,君无忧慌了。

        “女婿,怎么办?她对我的印象肯定更差了!”

        连英张了张嘴,随即说道:“老丈人,你应该往好处想。

        她们为什么要偷听?

        我觉得这应该是箐芸的意思。

        她偷听,就代表她还在乎你的事,所以才会故意偷听!”

        “你的意思是……?”

        “接下来只要好好表现,你还是有机会的!

        对待女人方面,尤其还是一个父亲的身份,你比我有经验,靠你自己了!”

        君无忧:“……”

        真的是这样吗?

        可是刚刚箐芸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真的很让人扎心啊!

        我怎么感觉彻底没机会了?

        君无忧有些急,看着几女还未走远,他突然说道:“女婿,快打我!”

        “啊?”

        “打啊!狠狠地打,不要留手!”

        连英瞬间就明白了,君无忧想要以这种方法来承认错误。

        他是要用苦肉计!

        但是这真的有效吗?

        老丈人,你这有点病急乱投医了啊!

        你真当箐芸是个傻子不成?

        这么明显的套路,她不可能看不出来。

        “老丈人,真要打吗?我觉得未必管用。”连英再次确认了一遍。

        君无忧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管用,肯定管用!”

        连英:“……”

        那就打吧!

        最终,君无忧被“暴打”了一顿,声音叫的无比凄惨。

        端木箐芸视若未闻,压根就不搭理。

        然而怜雪心疼了,连忙回头劝阻。

        这种事情就是这样,只要有了第一个人站出来,其他的多多少少也会跟着一起来。

        连英是笃定端木箐芸肯定不会理睬的,却忽略了怜雪。

        怜雪很在乎君无忧,因为怜雪,端木箐芸虽然没说话,但也跟着走了回来。

        而后就连天真的小青衣都开始劝连英别打了。

        “公子,他虽然该打,但他叫的好惨,要不还是别打了……万一死了……”

        连英:“……”

        他不得不的感叹,不愧是君无忧啊!

        您老还真是懂得女人心呢!

        有点卑鄙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