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视诸天逍遥行在线阅读 - 第440章 一生命数终泄露,十二凶煞刺云霜

第440章 一生命数终泄露,十二凶煞刺云霜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九霄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游。

        此四句批言,乃雄霸毕生之秘,其成败全仗于你们,为保霸业,雄霸已进行分化你俩之谋,不可不慎。

        雄霸表面上一派宗师风范,实则包藏祸心,霸业虽成,却非其一人之力,若不得风云多年南征北战,奠立基业,又岂有今日之风光?

        今我知其密秘,危在旦夕,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千万慎之,慎之。

        文丑丑。”

        看着手中的书信,聂风勃然大怒,伸手抓住来人,道:“我问你,天下会的情况如何?”

        聂风趁着雄霸闭关的机会,带走明月,悄无声息的离开天下会势力范围,和颜盈、明月隐居在凤溪村,对于外界的情况一概不知。

        雄霸命人查找聂风的踪迹,一直都没有得到消息,却不知是文丑丑故意隐瞒。

        文丑丑看似人嫌狗憎,实际上非常会做人,多次施恩于风云,便是看起来总被欺辱的断浪,对他也下不了死手。

        文丑丑的心腹都是非常机灵的人,早就想好该怎么说,把聂风离开后的事情和盘托出,着重提了秦霜和步惊云的血色婚礼。

        “你说的都是真的?”

        “这些事情人所共知,您出去打听一下便知道属下说的是不是实话。”

        “云师兄呢?”

        “文总管应该知道云堂主所在,属下却是不知。”

        “霜师兄现在怎么样?”

        “霜堂主虽掌管四堂,但近期非常抑郁。”

        “还有谁知道我在这里?”

        “文总管知道,别的人属下就不了解了。”

        聂风叹道:“我无心参与天下风云,为何总有人要逼我。”

        “文总管说过,江湖不是想脱离就能脱离的,只要一天是江湖人,一辈子都是江湖人。”

        “你走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明月走上前去,道:“风,你要重出江湖了么?”

        聂风道:“为什么,我只想当凤溪村的小马,为何非要逼我当聂风?”

        明月温柔的说道:“我会陪着你的,无论你是小马还是聂风,我都会陪着你的。”

        同一时间,秦霜,步惊云都接到了传信。

        步惊云对此不置可否,不管有没有命运批言,他都会找雄霸报杀父之仇。

        秦霜那封信上除了命运批言,还有这样一段话:

        “你道雄霸为何对你最为器重?非因你才智过人,只因你是三人中最为愚忠的。

        另有传言,风云霜三绝相生相克,排云掌克风神腿,天霜拳克排云掌,风神腿克天霜拳。

        雄霸如要施计,要么让风云自相残杀,要么便是让你对付步惊云……”

        秦霜本就对雄霸非常失望,见到这封信,当即收拾一些随身物品,随便找个借口,离开了天下会。

        文丑丑这一招确实是杀招,不仅让雄霸少了帮手,还多了数个仇敌。

        但在阴谋诡计方面,显然是雄霸更加擅长。

        风云若是一直隐居,早晚会成为大患,不如施计引出来,一次性解决全部外患。

        雄霸也不担心人才问题。

        世人皆知雄霸有风云霜三位高徒,却不知雄霸麾下还有天池十二煞。

        就在秦霜离去不久,天池杀手便对他展开了追杀。

        ……

        “霜痕累累!”

        秦霜一拳轰出,寒气笼罩方圆数丈,拳劲所过之处,尽是寒霜冰雪。

        他的对手是一个膀大腰圆,腹大如瓜的壮汉。

        此人绰号“食为仙”,是天池十二煞之一,好勇斗狠,以食为先,身负“战天化气”奇功,能将食物化为无穷战意,吃的越多,实力越强。

        即便是在对敌的时候,食为仙口中也咬着一个大猪肘子。

        拳劲袭来,食为仙双手狠狠向前一推,澎湃无比的劲道毫不畏惧的和秦霜对轰。

        “砰!”

        秦霜纹丝不动,食为仙却被轰退数步,可不等秦霜进招,一把铁扫帚打向秦霜的双腿。

        天池十二煞,铁帚仙!

        此人原是少林弟子,精通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铁帚功”,性格刚烈,有遇神杀神的魔心。

        秦霜的身子如同花样滑冰一般飞速一转,运转“霜履薄冰”身法,间不容发的避开这一击,双拳如同冰霜巨锤,天霜拳劲凶狠轰出。

        天霜拳——霜雪纷飞!

        四周的霜雪之力被秦霜的拳劲引动,轰向铁帚仙胸腹,铁帚仙挥舞铁扫帚抵挡。

        他这扫帚是用百炼精铁打造,坚硬无比,还能卸力,最是适合抵御隔空尽力。

        但秦霜得狄光磊指点,武功早已不同寻常,拳劲层层叠叠,刚猛之余却又如同水银泻地,无孔不入。

        铁帚仙虽全力出手,却如何能挡。

        眼看铁帚仙便要伤在秦霜拳下,七八张脸谱面具飞出,与铁帚仙的劲力结合,挡住了秦霜的拳劲。

        出手者,天池十二煞“戏宝”是也。

        秦霜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

        铁帚仙喝道:“秦霜,我们奉雄帮主命令,杀你这叛徒。”

        “这些年我为他南征北战,出生入死,已还了他养育授业之恩,他用毒计算计我,我出走天下会,又有何不可!

        识相的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拳下不认人。”

        秦霜并非好杀之人,即便他近期过得非常郁闷,也没有用眼前几人出气的想法。

        这主要也是因为天池十二煞隐居多年,秦霜对于天池杀手了解不多,否则绝不会手下留情。

        “是么?秦霜,你实在是太不自量力了,现在的情况,不是你饶不饶我们,而是我们饶不饶你。”

        一个清脆中带着沙哑,很像是变声期的小姑娘的声音传来。

        紧跟着到来的是小孩子玩的拨浪鼓摇动的声音。

        说话的是两个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女,一个着紫衣,一个着粉衣,每人都是一手拿拨浪鼓,一手拿布袋戏人偶。

        表面上看,两人是活泼可爱的小姑娘。

        实际上,她们是天池十二煞之首——童皇。

        童皇的年岁和雄霸差不多,只因修行“童心真经”,这才保持了年轻少女的容貌,算是风云版的天山童姥。

        她们的容貌具有很强的迷惑性,一旦被她们迷惑,最终结局唯有死亡。

        童皇缓步走了过来,飞身而起,坐在食为仙的双肩上,笑道:“秦霜,你现在投降,或许还能少吃一点苦头。”

        秦霜冷笑道:“是么?那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你们一起上吧!”

        “不自量力,去死吧,天降神兵!”

        话音未落,两个布袋戏人偶已经飞了出去。

        人偶手中有玄铁打造的小刀,削铁如泥,是一件非常诡异的奇门兵刃。

        一手控制人偶,一手摇动拨浪鼓,童心真经全力运转,引动秦霜心中的恐惧,让他无法全力出手。

        这一套连招内外兼攻,异常难解,童皇也是凭此击败了其余十一人,成为天池十二煞之首。

        天池杀手可不会讲究江湖规矩,食为仙扛着童皇,不好出手,铁帚仙和戏宝却无所谓,铁扫帚和面具片刻不停的轰向秦霜。

        秦霜冷笑道:“我想起来了,你们便是被剑圣灭掉的天池杀手的余孽,没想到你们竟然被雄霸收留了,哼!”

        愤怒之下,秦霜已经不再称呼雄霸为“师父”。

        “雄霸实在是太小看我了,就凭你们四个,还杀不了我,看我天霜拳!”

        秦霜大喝一声,再无任何保留,天霜拳劲毫无保留的轰出。

        天霜拳——傲雪凌霜!

        这一招是天霜拳的最后一招,雄霸一直都藏而不传。

        秦霜这一拳是在雄霸和破军对战的时候偷学来的,根据自身条件进行修改,和原版不同,却非常适合秦霜。

        重拳轰出,冰寒劲力弥漫方圆十余丈,四面八方尽是拳影,把童皇、食为仙、铁帚仙、戏宝尽数笼罩其中。

        傲立孤峰、雪岭寻梅、凌云压顶、霜河倒影!

        一拳四式,劲力刚柔并济,千变万化,强如童皇也遭了算计。

        童皇没想到秦霜还有这等绝招,被冰霜劲力冻结了人偶,“天降神兵”再也施展不出来。

        最关键的是,寒气让人保持理智,童心真经的迷幻效果被降到了最低。

        待到风霜散尽,秦霜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

        童皇怒道:“给我追,不杀死他,我绝不回天下会!”

        天池十二煞的计划本是驱狼吞虎,让风云霜和雄霸厮杀,趁机渔翁得利,没想到天霜拳竟然能在一定程度上克制童心真经。

        天池十二煞一个好人没有,今日之事若是传出去,其余的人必然会全力生擒秦霜,逼问秘籍,或者向雄霸表功,求取神功。

        无论哪一种,她们都讨不了好。

        不止秦霜要死,铁帚仙和戏宝也要死,食为仙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又对她们忠心耿耿,倒是可以留下来。

        就在秦霜遇袭的时候,孤身去往拜剑山庄的步惊云也遭遇了刺杀。

        ……

        “嗤!”

        伴随着利刃破空的声音,数十张白纸叠成的小剑射向了步惊云周身要害。

        步惊云一甩披风,排云掌力滚滚而出,把纸剑尽数搅成了粉碎。

        “滚出来!”

        话音未落,右掌已经从披风中探出,轰向右前方两丈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