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数攻在线阅读 - 第809章 智慧乡村工程

第809章 智慧乡村工程

        平时不论多么繁忙,夏晓数每天都会监测手游《地铁奇旅》关键性数据。

        公司初立,得想办法挣大钱,再用积累所得的资本去夯实“妙微”各项基础,如能顺利地走到那一步,“妙微”公司才算在丽石有所立锥之地。

        “始仲”公司董事长助理王禺冬之所以有所担心,不是因为网络数据变差了,相反,是相关数据看起来太过良好了,已经非常接近“数据井喷”的临界值了。

        王禺冬手上的监测软件在算法上不同于夏晓数自编的软件,在王禺冬看来,一旦出现“数据井喷”现象,物极必反,势必有可能引发“数据雪崩”的危险,到那时候,以“妙微”公司的人力、物力、技术应变能力……铁定是手足无措的局面。

        夏晓数个人技术再强,到底还是年轻,缺乏相应的应对经验,稍有差池,《地铁奇旅》特有的游戏体验势必大打折扣,随之而来的自然是“客户群雪崩”,到那时,不出一个月,这款曾经红极一时的手游则成为昙花一现过往云烟。

        王禺冬当然不愿意看着“妙奇”公司走到那一步,姐夫魏涣语的后半生到底如何度过,直接决定了姐姐王禺夏的未来。

        王禺冬姐弟俩感情相当融洽,王禺冬希望姐姐幸福,连带着,王禺冬自然一心盼着姐夫魏涣语在事业上蒸蒸日上。

        作为“妙奇公司”的首创游戏,《地铁奇旅》可谓是爆款,王禺冬希望它走得安安稳稳的,慢慢地从同业市场里“挤”出一条生路来。

        因此,王禺冬希望夏晓数主动开启收费模式,将铁杆粉丝理智地“圈”起来,专心致志地为这帮人打理游戏,有的放矢、细水长流地挣大钱。

        ……

        夏晓数手上正用着的监测软件与“始仲”公司所用的软件大相径庭,夏晓数技高一筹,他自己编制的监测软件可以兼容“始仲”公司正在使用的相关软件,它们之间的差异并不仅仅是算法不同那么简单。

        夏晓数看到的数据趋势自然要比王禺冬所看到的更加真实、准确、直观。

        夏晓数之所以愿意考虑开始收费,乃是因为两个原因:其一,“妙奇”公司人手奇缺,迟早会出现技术“崩坝”现象。

        俗话说得好,人到一百,形形色色。

        那……人到一亿呢?三亿呢?

        那是怎样的游戏体验需求?!

        就算减去一半,那还一亿五千万的呢!

        《地铁奇旅》的游戏行程越拉越长,虽说自己搭建的技术框架在理论上讲是可以做到永不重复的,但是,具体每一个游戏细节都得由魏涣语、林女士、胡先生去完成,业务最为吃紧的时候,夏晓数也得放下其它业务,一帧一帧地去琢磨新的游戏内容细节。

        短期之内,夏晓数不可能雇请更多的游戏软件工程师加盟到“妙奇”公司,夏晓数手上的资金无法长期供养这些技术人员。

        更何况,就目前的公司前景规划而言,夏晓数更倾向于筹备“智慧城市”数据大工程项目,在游戏业务上耗费更多的人力、物力、时间……还是不划算呐!

        如果慢慢开放收费模式,有效注册用户就会大幅减少,夏晓数相信,沉淀下来的都是黄金游戏用户,夏晓数建模模拟过,就按最悲观的比例递减,那也足以滋养《地铁奇旅》这款手游了。

        当然,这种想法只能悄悄闷在脑子里,不能跟别人讲。

        袁葭敏、谢婷毓也不例外。

        “妙微数理”理论研究目前已经进入第三层级阶段了,经过反复论证,夏晓数个人认为都是成立的,经得起任何专家学者的质疑。

        然而,这些理论定理具体理解起来颇为费劲儿,与其反复解释无果而终,倒不如从一开始就只字不提。

        其次,夏晓数还有另外一层担忧:来自同行的忌恨。

        做生意,你活得好好的,也得让别人有存活的机会和空间。

        自己手上掌握的这些游戏技术眼前已经具有相当程度的前瞻性了,同行们真若打算追上来了,那可得花费不少时日呢!更何况,至少有七成的同行恐怕在未来三十年之内也还摸不到夏晓数的背影呢!

        大伙儿都在收费,偏偏你开发的类似游戏搞全程免费,大量的注册用户纷纷改投在“妙奇”公司名下玩耍,久而久之,你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一旦逐渐开启收费模式,相信那些一直紧盯的同行们肯定会大大松口气。

        “打赏”是一种比较温和的收费模式,只针对经济优渥、看重游戏体验的中高端游戏用户,它对于底层玩家几乎不会产生什么具体的影响。

        夏晓数相信,只要看到“打赏”收费项目已经被激活,绝大多数同行都会长长松口气的。

        到那时,同行间的紧张关系自然就会减弱许多。

        至于其它收费模式,夏晓数暂时还不做考虑。

        想明此节,噼里啪啦敲打键盘老半天,夏晓数起草了一份游戏开启收费模式计划书,轻点鼠标,将这份计划书发到王禺冬的邮箱里。

        袁葭敏、谢婷毓那里也发了一份。

        忙完这事儿,夏晓数觉着有些疲倦,起身活动了一会儿,随即坐到书桌前开始起草一份新的规划。

        过了一会儿,甘九冒端着一盘水果拼盘走了进来。

        “正忙着呢!吃点水果吧!”

        “叔!您请坐,咱爷俩聊会儿。”说着话,夏晓数起身敬请甘九冒落了座。

        “啥事儿?”

        “叔!‘智慧城市’大数据工程项目您已经了解不少了,您可曾想过,类似的数字工程迟早也要下乡的,将来,‘智慧乡镇’、‘智慧乡村’项目想必也会如雨后春笋般四处开花呢!”

        “哦!你打算琢磨琢磨这事儿?”甘九冒笑着问道。

        “是的,我一直认为,失去‘智慧乡村’的支撑,大都市的‘智慧城市’大工程慢慢地有可能陷入‘技术孤岛’的尴尬处境,久而久之,活力渐失,‘智慧城市’大工程的实际收益可就大打折扣了。”夏晓数笑着解释了一番。

        “嗯!有道理!听你这意思,打算在大树村这边做个类似的数据实验?”甘九冒随口猜测道。

        “不!等咱回去,我打算在鱼鼓村试点一下,大树村距离咱们那边有些距离呢,来来回回的不大方便呢!”夏晓数回应道。

        “我就说嘛!干嘛非要舍近求远呢!呵呵……”

        随后,夏晓数将自己事先草拟好的一份关于“智慧乡村”的设想找出来拿给甘九冒看。

        看罢良久,甘九冒心下不由地大生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