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的武道面板在线阅读 - 第180章 各方关注

第180章 各方关注

        “怎么会?”

        见二老惊恐万状,哭笑不得的林克,只得将手中巨款的来源简单讲给了父母听,这才好不容易让他们放下一颗心来,生怕自家孩子步上违法犯法的罪恶道路上。

        接下来,林克带着父母和财物来到了林允天那里,嘱托了几句后,算是真正将二老托付给堂兄照顾了。

        “孩子,这是要干啥?”

        看着周围进步派等人纷纷收拾行李,一副准备出行之样,不明真相的二老总算是后知后觉的明悟过来。

        自家孩子这是要让他们和小天一起走啊。

        “爹,娘,没事。你和大伯一家先出国转一转,我处理完国内的事后,就赶去找你们。”林克眼睛都不眨一下,撒下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不是他不诚实,只是若不这么说,二老必定对自家孩子的安危不放心,会利用长辈的身份,要求他一起出海。

        “诶。”

        “孩子,你长大了。做爹的,有些话不想多说,讲多了,你也烦心。”

        林父眼眶微红,撇着头,深吸了口气:“你这孩子做事时刻要注意点。不要毛毛躁躁的,该不行,就出国吧。只要一家三口在,到哪儿都是家。”

        面前这伤感的离别场面,多愁伤感的林母早已是泪水无声的落下,止不住的用手帕抹泪,看了看丈夫,再看看孩子,心中是难受极了。

        好在旁边有大伯和伯母一直安慰着,林母这才情况好转些,只是声音还哽咽着。

        “爹,娘,一路保重。”

        “含辛茹苦的养育孩儿长大,我本该好好在旁孝顺服侍二老,可如今却害得您一把年纪颠沛流离,背井离乡,是孩儿不孝!”

        “不孝孩儿,给您们在这磕头谢罪。”

        话完。

        林克当即跪下,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林父林母是又悲伤又不舍地将林克扶起,声音颤抖:“孩子,你说的是啥子话。你现在这是有出息了,送爹娘出国游玩了。要是让老家人知道,说不定有多羡慕咱们呐。”

        “正好爹娘也老了,闲着没事,该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到了这个时候,心中纵有万般不舍和不愿,林父林母依然在为林克着想,不希望让孩子心生愧疚。

        这便是普天之下绝大部分父母的一片爱子之心呐。

        父爱和母爱是伟大的。

        宁愿自己哭点,累点,都不想看到自家孩子吃苦和难过。

        “叔父,叔母,您二老放心吧。用不了多久,我们会回来的。”林允天适时开口安慰。

        “诶,诶,诶。”

        “我没伤心,只是看着小克长大有出息,正开心着呢。”林父连连点头,悄悄抹了下眼泪。

        随后。

        一大家子连同进步派等人,陆续上了黑款老爷车。

        总共十多辆的车子,以每间隔一段时间的规律,先后驶离出巷子。

        毕竟车子扎堆在一块,很容易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望着二老乘坐的车子慢慢远去,沉默许久的林克收回了目光,深深叹了口气,只觉得鼻子怪酸的。

        与之同时。

        新田医院。

        一间雪白无暇的病房里。

        躺在病床上的赵元齐,正听着百里元的报告。

        “世子,那边传来消息,进步派的人已经出发了。”

        “唔。”

        “虽然程泽的突然帮助,有点超乎我的意料之外,但一切尚在掌握之中。”赵元齐眉头一挑:“这次安全委员会行动科也早早收到了消息,派个叫周刑的横练武人来截杀。”

        “你对上他,有几成把握?”

        百里元一听,立马单膝跪地,认真道:“周刑这人,属下略有耳闻,乃黑木行省,武林大派,苍石门的内门弟子。”

        “他后来不知是何原因,导致武道修行不得寸进,这才被师门放弃了后,运作进入行动科为官府效力。”

        “可话又说回来,虽说他只是个无望更上武道境界的师门弃子,但一身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横练功着实不凡。若是我遇之,胜率当在六成左右。”

        赵元齐目光若有所思:“六成么?那应该够了。”

        “你现在赶去解决点他。”

        “我不希望进步派的种子会被消灭殆尽。”

        顿了顿。

        人好像想到了什么,继续道:“对了,这件事过后,你好好查一下,进步派中有多少保皇党和立宪党的暗线,全部给我拔除干净!”

        百里元连忙点头称是。

        然后赵元齐随意挥了挥手,他便退下办事去了。

        滨海市,东区。

        一栋破烂大楼里,有一众黑衣男子静静立在厅内,为首者是一个身高二米多,满脸横肉,肌肉爆炸的光头男子。

        此人赫然正是周刑。

        他脸色平静,以居高临下之势,俯瞰着底下滨海市区一部分的街道,轻声自语道:“到底是谁杀害了郭威和柴兵?”

        “什么时候进步派中还有如此高手?这倒让我有点想见识见识一下。”

        原来,在周刑昨日抵达滨海市后,就马上接手了郭威留下来的工作,从而得知了所有事情。

        他心中甚是困惑。

        虽说柴兵实力不强,只是个初入气劲的武人,但在死亡现场,那条丽桂镇的公路上,却还躺着本地武行三名元老的尸首。

        这样一来,当时场上便是有惊人的四位气劲武人!

        如此强大之阵容,根本非普通武人可以力敌,更遑论是全部击杀,无一逃脱。

        不过饶是周刑知道这其中内情,可他内心并未感到任何害怕。

        毕竟他也不是吃素的,对自身实力充满了信心。

        理了下头绪,周刑转过身子,对着密探们沉声命令道:“去港口。”

        “半道上拦截下叛乱分子的车子。”

        话音落下。

        这些密探纷纷开始四散行动。

        议会大楼。

        一间大气高端的办公室里。

        听完包琛的汇报,程泽面露思索,奇道:“你说,那天枪杀郭威的人马,是从外省来的,而且还是北方口气。”

        “是的,议长。根据紧密调查,有人发现这批人是乘火车来到滨海。”

        “原来是这样。你再深入查一查,我觉得这里面肯定藏有惊天阴谋。最好隐秘地将这批枪手悄悄抓住审问。”程泽冷笑道。

        “明白。”包琛点头。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先去配合下进步派出海的事宜。”程泽平声道,“记住,能帮则帮,不能帮就别管。”

        “我们在明面上不能与上面作对,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