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无量轮回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经典破庙

第五十三章 经典破庙

        汝州

        此州与当初刘铮自陈国离开北上,所途经的柳州一般无二,几乎都是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偌大州土之内所居凡人寥寥无几。

        只不过区别是,前者是因多年连续遭逢战乱,百姓们活不下去,不是南下陈国境内,就是逃向了其他州而导致的十室九空。

        但后者,却非战之罪,乃是因妖族为祸,凡人根本生存不下去而导致的。

        其一切源头就是因多年前这里来了一位凶威绝伦的妖王!

        妖王落居山中,呼啸聚众招群妖,点化生灵收精怪,使汝州成为人间凶地,妖族乐土,凡人不是成为食物就是被圈养起来。

        “妖王茶藜,在千年前也是名号响当当的存在,其本体乃是天外飞到人间的一只异壶,本身就具备神通,被那时代的各方强者争相抢夺。后来也不知怎么地茶藜不知所踪,各方强者也没抢到。

        等它潜心修行有成,出山就杀上了当年争抢他的那些强者的宗门,大杀四方,一朝便名扬天下。

        其妖性深重,十分凶残,不光屠戮修行界修士,还对凡人出手。那时候还没今日各仙宗封闭山门的时候,自然引起各宗的不悦,不等各宗高手出马,便被一位佛门大德出手封印于丽州境内。千年之后时过境迁,许多人都忘记了这位妖王。

        乃至五十年前天地大变,他从封印中挣脱了出来,与丽州明玉君争锋。而后此妖就入主了丽州西边的汝州,或灭或收降了汝州一众神祇,一直叫嚣要灭了陈国宗裔,吃尽陈国百姓,踏平明玉君的神庭府邸。”

        说话的正是大泽龙君,此刻这位原本威仪堂堂的中年男子竟穿了一身粗布麻衣,头戴毡帽,一副下人仆役的打扮,一边说着,一边在升起的篝火边烧水煮茶,完全变了一个龙的样。

        刘铮静坐听着,不时点头,待他说完后说道:“想不到你修行数百载,竟然还知道许多古之旧事?”

        “嘿嘿,老祖...咳,大人明鉴,当年小龙游历海外,与海外诸位龙兄相交,曾在龙族藏书殿内遍览全书,所以很多别人不知晓的秘闻就都知道了,也算学识渊博。您还别觉得小龙我是吹牛,百年前大秦还没倒时,我还参加了人间科举,中过举呢。只是因为在高一级的考试便有照妖镜,小龙就考不下去了。不然我也能当状元郎,唱名于皇城门外。”

        龙君一时失言,差点把武神当成本尊,但及时纠正回来。

        之前见了刘铮本尊后,他是直接纳头便拜,老祖叫个不停,一个劲儿攀亲戚。

        自然,那也是刘铮的意思,不然也不能花费资金让他去面见本尊。

        当得知这一切是本尊的大计,他需辅佐后,龙君拍着胸脯答应下来,信誓旦旦说要为老祖鞍前马后,这便被放了回来。

        自打回来后龙君就变了,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完全以忠仆自居。

        此次刘铮来汝州,完成与明玉君的约定,便带上了龙君。

        “所以你觉得,我与明玉君联手对付妖王茶藜,有没有必胜的把握?”

        刘铮向他询问道。

        “嘿,主上何必多虑?且先不说明玉君为陈国上下共尊,其香火神力远胜于我,是鼎鼎有名的老牌地祗,威能不可想象。就说主上之威,小龙可是亲身体会过的,那茶藜如何能胜主上?明玉君与主上联手,还有其他高手,此役根本无需多想。”

        龙君笑呵呵地分析说道。

        “哈哈,想不到堂堂大泽龙君也极擅溜须拍马,想必你就是以此道讨得本尊赏识的吧?”

        “主上严重,小龙完全是因恭顺才得老祖提举,赐予了机缘。”

        说到此,龙君也是颇为自得,前几天他一顿狂舔,得到刘铮本尊赐予力量,现如今修为更胜往昔。

        “话说回来,你说我教现在已得易泽二州,下一步该向哪里攻略?”

        扯开话题,刘铮又问其他问题。

        “臣以为,当攻略中疆十五州,从而进取天下!当年大秦一统天下,分划天下之地为四十九州,四十九州又以中疆之地为精华膏腴。主上若能得中疆十五州,必然成王霸之基,重整山河社稷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只是...”

        龙君的说辞倒是十分中肯,但却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

        “只是主上啊,如今人道天下大乱,各方诸侯争雄。每一州在背后都有非凡在支持,绝非是以人道兵马就能横推之的事情。就比如我泽州,原本是小龙我率大泽诸神坐镇,方能保证平安无虞。其他外州有的也是如此,有地祗鬼神们落子、有邪道三宗布局,有正魔两道支持,有的还有海外旁门的插手,此间种种之复杂,想必主上自然知晓。”

        刘铮点点头,认为他说的很合理。

        确实,超凡之世,像人道争龙这种大事自然有超凡干预。

        就比方说黄天道,也就是他把黄天道的玄羽真君差点没给打死,黄天道这才消停下来没敢继续找麻烦,不然他进军泽州的时候绝对会来一手背刺。

        到现在他都不知道黄天道接下来会使出什么手段来报仇雪恨,料想不是等闲。

        但若是有觉得黄天道会放弃来找麻烦的想法,那绝对不可能。

        龙君继续说道:

        “五十年前天道有变,进而天下大乱,这若是放在几百年前的乱世,或是再往前乱世的时候,天下争龙早就出了分晓了,绝对不会拖延至今有五十年之久还让天下呈各方割据,乃至立国的格局。

        只因为那些时候正魔两道早就出手了,哪里像现在,只有我们香火神祇、三邪道、海外旁门、妖魔势力这几家争锋?”

        “你认为这又是为什么?”

        “臣下隐隐有耳闻,说是正魔两道各仙门内部都出了大乱子,故此封山闭门,高手们足不出户,只有少量弟子们在人间有踪迹。只有历来把人道争龙放在首位任务的三邪道才会照例往常一般掺和。私以为,或许这和修行境界有关,高手们更加容易入魔,所以如此。”

        听完,刘铮陷入沉思。

        入魔,魔灾...

        越是深入了解,他越觉得这像是污染!

        外道魔神的污染!

        或许,此方世界已经被某个外道魔神给盯上了!

        所以,此界与传闻中的仙界脱离,地府大神不知所踪,五十年前蒸蒸日上的大秦忽然倒塌,都与外道魔神有关?

        据他所知,现在本尊半步魔神境界的力量,就足以对普通生灵造成强大污染效果。

        这是走权柄之道的外道魔神们通有的一种象征。

        自然,也可以收敛,只不过外道魔神们从来不会因为弱小生灵的痛苦而主动收敛这种污染,因为不在乎。

        “好了,你听了这么久了,还出来?”

        沉思之后,刘铮忽然看向破庙中的那尊神像说道。

        神像上沾满灰烬,全是蜘蛛网,看起来一点灵性都没有,不具备半点威严气度。

        “给我出来!”

        主人都发话了,龙君自然不会干看着,大手一挥,当即就把一道身影给拖拽了出来,狠狠摔在面前。

        “哎呦!”

        这道被龙君拖拽出来的身影就就地一滚,叫了一声。

        是一个有些狼狈的老头。

        此人抬头看了看,立即跪在刘铮和龙君眼前,颤颤巍巍拜道:“小的本地山神,拜见这位大老爷,拜见龙王爷爷。”

        听了许久,确实听了许多不该知道的东西。

        一者是大泽龙君,天下有名的水神,一者虽不知具体身份,但能被龙君尊为主上,那必然是更加厉害的大神。

        只因怕的厉害,所以才暗听了许久,越听越是害怕,越不敢现身出来。

        现在被人点破抓出来,内心更加惶恐。

        “山神?我看你身上香火气弱的厉害,恐怕连神道八品之境都维持不住了,连个小妖都不如。”

        龙君疑惑问道。

        “回龙王爷爷的话,小神苦啊!”

        一听这话,汉子眼圈一空,鼻子一算,当即就哭了出来。

        “如实道来,便不问你窃听之罪。”

        刘铮一边接过龙君递上来的茶,一边淡淡说道。

        “呜呜,求两位大老爷给小神做主...”

        这位本地山神立即开始倾诉起来。

        当初妖王茶藜入汝州,汝州的山神地祗们起初也联手讨伐过,但奈何不是对手,被打的是屁滚尿流,损失惨重。

        茶藜逼迫这些神祇认他为主,以他为尊,不从便是死。

        因为地域神的弊端,这些神祇们不能似凡人一样离开汝州。

        所以,汝州神道就此卑躬屈膝于妖王座下,要么与其麾下妖魔们同流合污,要么就像眼前小神一样找个地方躲起来选择苟延残喘。

        妖怪们肆无忌惮,神祇也不敢保佑,汝州百姓们纷纷逃亡,导致神祇们没了香火供奉,自然就境界连连跌落。

        那些老牌神祇还好,还能靠着积蓄的神力保持境界不跌。

        似这山神一般的小神就惨了,没人信奉,境界不断下跌,若在有个几十年,恐怕就会直接消散于天地之间。

        “两位大老爷要讨伐茶藜,小神恰好知晓一些茶藜麾下妖魔的状况,更能召集那些躲起来的神祇一起相助两位老爷。”

        本以为希望断绝,却发现了救命稻草,若不抓住,此后无望,山神咬牙说道。

        “好,你且先细细道来...”

        “是。”

        良久后,山神把自己知道有关妖王的一切情报事无巨细说了出来,然后离开去找各地其他躲起来的神祇。

        “主上,此人可信?”

        “信与不信,有何关系?我等之事,想必那茶藜早就知晓了,他必然厉兵秣马早有准备。”

        不大一会儿,就在主仆闲聊的时候,有人到来,是一伙汉子。

        “两位,借贵宝地休息一阵。”

        领头人对刘铮他们两人抱拳道。

        “无主之地,我们也是先来,无妨。”

        刘铮示意,龙君不咸不淡回答了一句。

        汉子们开始埋锅做饭,相互间聊着他们的事情,听其言,是一伙贩私盐的,从隔壁州来,为的是绕过当地节度使麾下盐官盐吏的追查。

        又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个神情冷漠的男子,背后像是负着刀剑,惹得贩私盐的那伙人有些忌惮。

        这人问候了两拨人一下,便独自寻了个角落盘腿坐了下去,双手搭在腿上,闭目养神。

        不久后,又一伙带着兵刃,行色匆匆的人闯进来。

        他们之间有男有女,如方才来的那男子一般,似是一伙武林人士。

        他们说天色有变,路过这里想借地休息,且躲雨。

        这一行人更加让那一伙贩私盐的人警惕十足,也不再闲聊打屁,使破庙内变得极为寂静。

        天色忽然就变得阴暗下来,庙外响起雷声,接着有淅淅沥沥的雨水落下。

        ‘好嘛,经典破庙再一次上演了。一共三拨人,不对,算上我是四拨,这是怎么个意思?’

        刘铮内心吐槽,与龙君继续对坐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