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从蜀山破灭开始在线阅读 - 第30章:剑冢(终)

第30章:剑冢(终)

        或者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的缘故,杨过并没有想到,由于董掌柜感觉自己亏欠秦安良多,又觉得他已经坠崖身亡,才在言语之中多有夸大与赞美。

        而秦安初来乍到,对于己身情况也只是最近才了解了三五分,自然在提起襄阳时的事情时,将自身忽略。

        以致杨过因此产生了些许误会。

        而秦安更是不知杨过早在城中对他了解了一番,两人又谁也不去提起这件事情。

        ……

        当秦安从碑文上回过神来瞧向杨过时,只见他仰着头,双目怔怔出神,似是看向洞顶的那一片漆黑。

        秦安装作初知‘独孤求败’此人,当即轻叹一声道:“寄情于剑,与雕为友,败尽天下无一敌手,无愧剑魔之称!”

        杨过听闻秦安所言,不由深吸一口气,缓和了下心中情绪后,沉声道:“我昔日来此时,也是感慨良多。曾想着日后找到龙儿后便来此地隐居。”

        说道这里时,他上前几步将碑上的灰尘擦掉,同时说着:“为兄那柄剑,也是得至前辈,后经雕兄点拨,练就一门重剑的本事。故此重回故地时,便在碑前拜师,并修建了如今的墓碑与坟丘!”

        话落时,他情绪已然恢复正常,神情郑重道:“如今,你也当去碑前行三叩九拜之礼,以大礼拜师!”

        秦安闻言后似有所察觉一般,心脏突然跳的很快。

        他深深看了杨过一眼,当即深吸一口气,以三叩九拜大礼拜在碑前那一行‘剑魔独孤求败之墓’血红大字之下。

        待他跪完三次,磕足九个头时,杨过神情肃穆,沉声道:“如今你既已拜剑魔为师父,你我便为同门,往后每年今日,需来碑前祭奠,莫要误了时辰!”

        秦安神情郑重的点点头。

        杨过见状不由满意点头,随后走到秦安身边,从怀中取出一本册子,蹲身交在他手中,说道:“此书记载了师父的一门剑法,名为独孤九剑,这门剑法高深莫测,学得十之一二便可横行天下!是为兄当日收敛师父遗骸时所得,你应用心学习,来日行走江湖时,亦不能堕了这门剑法之名!”

        秦安摸着薄薄的册子,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杨过这时才展颜一笑,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再随我来!”

        说罢走出山洞,带着秦安约莫又步行了半个时辰后,驻足在一座峭壁之前。

        秦安仰头看去时,只见那峭壁宛如一座极大的屏风,冲天而起,从地面望去时,还能瞧见离地约二十余丈处有一处平地。

        杨过揽着他的肩膀,当下纵身一跃,借着峭壁上的一块块凸起,将秦安带到了平地上。

        平稳落地时,秦安才注意到有一块四丈方圆的巨大石板依着峭壁而立,石上刻着“剑冢”两个大字。

        其下,另有一行小字,上书:“剑魔独孤求败既无敌于天下,乃埋剑于斯。呜呼!群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夫!”

        而在石板下,又有一座乱石垒建的大坟。

        杨过与他一同欣赏完这句话后,便来到坟前,右臂那空荡荡的袖子再次挥动,以令人震撼的气劲将这些乱石一并炸开,露出了下面的两柄长剑,与两处空余之地,而这四处皆有薄石片垫地。

        秦安未等他呼唤,便忍不住上前看去。

        当下便见第一块石片上摆着一柄寒光凛凛的长剑,此剑四尺有余,剑柄呈祥云状,剑把呈墨绿色,其上光滑流转,仿若玉质。

        杨过缓缓走到他身旁,说道:“这便是我昨夜说的那柄剑,你拿起来瞧瞧,看看合不合适。”

        秦安不由屏着呼吸蹲下身子,慢慢抬手放在了剑身上轻轻摸了几下。一时间,嘴角不由自主的扬起,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剑……

        昔日在蜀山时,外门戒律第一条,便是不准外门弟子擅自接触长剑。有长老解释过,只所以会禁止外门弟子擅自接触长剑,是因为只有第一次接触到长剑时,才能清晰的感觉到剑的想法。

        虽然剑是凡铁所制,乃死物。

        但人却可以授之以灵,以‘气’与之沟通。而这个过程,往往是在此生第一次接触到长剑时,在冥冥之中触发。

        蜀山修的是剑仙一脉,推崇以身养气,以气御剑,以剑悟道!

        故此,唯有踏入内门,修行了《五气归元诀》的内门弟子,才可以在门内前辈的陪同下,于葬剑峰选择此生的第一柄剑,并以剑悟出自身之道!

        当他情不自禁回忆起蜀山戒律与蜀山剑仙一脉的总纲时,杨过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你将此剑拿起来,看一眼托剑石板。”

        秦安闻言回过神来,依他所言将这柄剑拿起后,只见石板上刻着一行字。

        上书:“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明明早就已经知道这句话,但当他亲眼看到这行由独孤求败亲自刻下的话后,神情依旧恍惚了一瞬。

        冥冥中,他甚至感觉到眼前有一位看不清身形面目的拳头大小的身影,正站在石板上使着几式剑招,只瞧剑光呼啸夺目,剑气劈山断岳!

        似是过去了许久,也好像只过去了几息时间,直到四尺长剑突然将一道阳光反射着照在秦安双眼上。他才突然感觉到眼睛刺痛,揉着眼睛站起身来。

        杨过不曾察觉他的异样,带着淡淡笑意念着其余三块石板上的话语。

        “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

        “四十岁後,不滞於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於无剑胜有剑之境。”

        话落时,他感慨道:“师父神技,令人难以想像,为兄也曾遍游高山深谷,欲寻紫薇软剑一瞧,却终究为能如愿!”

        秦安自从站起身后就眉头紧锁,似尊雕像般一动不动。

        杨过话落时又暗自感慨了几声后,才突然发现秦安的异样。

        他见到秦安双眼无神,直勾勾的盯着第一块石板上的那句话时,脸上不由露出愕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