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闲话

第四十二章:闲话

        这是暗讽她身边人多事呢,魏宝福也不生气,不紧不慢的回道:“可不是多亏了我身边的这些丫头,若无她们,我只怕连简单的生活琐事,处理的都费劲,没得法子,谁让我是不中用的闺阁女子呢。”

        好一番自怨自艾,这是恼自己说她的丫头了,荣延宗无奈苦笑,倒是个护短的姑娘,话是自己说的,还得自己哄回来,哄姑娘开心,荣延宗并不觉得丢人。

        “郡主身份尊贵,理应由他们照顾您,聪明伶俐是应该的,是我浅薄说错话了,您莫生气。”魏宝福无奈失笑,这人倒是个能屈能伸的。

        山柱只觉得眼睛疼,若是让他们家老太君瞧见,只怕都不敢认,萧展也觉得这家伙略无耻了些,可他现在惦记着吃的,也没空搭理他。

        魏宝福轻声说道:“言归正传,侯爷既是提出那样的要求,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在提些条件呢?”正巧,魏宝福也不是爱吃亏的主。

        荣延宗眉头一挑,好整以暇的问道:“郡主请说。”魏宝福直言道:“侯爷见多识广,若是不麻烦的话,还请您替我多寻摸一些种植庄稼的好手,我要签死契买下来。”

        这是最妥当的法子,魏宝福让镇北侯出力,倒也可以省些人力物力,荣延宗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这些都是小事,最迟一个月,我会将这批人送到你府上。”

        此次谈话荣延宗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很是满意,魏宝福虽略有不满,却也不觉得太难接受,两人的第一次会晤还算融洽,饭毕,魏宝福让余顺送他们出门,毕竟男女有别,即便是荣延宗不想走也没得法子。

        一回到内院,玲珑就有些焦躁的说道:“主子,您怎么能答应镇北侯呢,这万一要是被人拦住了信,那可就什么说法都有了。”关乎自家主子的终身,由不得玲珑不紧张。

        珍珠虽也不赞同,但她相信自家郡主,倒也没有多言,魏宝福放松的斜靠在软塌上,随手翻着书,很是惬意的说道:“你莫要操心了,镇北侯若是这点本事都没有,你以为他凭什么屡战屡胜,又是凭什么拥有这爵位的,这么点小事,他不会出岔子,况且,就算是出岔子,还有你家主子在呢,能不能多信任信任我。”

        玲珑什么都好,就是太爱操心,魏宝福有时候也是无奈,这丫头就是操心的命,怎么说都没用,玲珑苦笑道:“算了,奴婢也不多说了,大不了,日后出了什么事,就让奴婢一人背着。”

        魏宝福没好气拿着书在她头上轻拍一下,“你就不能盼着点你主子好啊,怎么会出事,又哪里需要你背锅,真是乱说话。”珍珠也在一旁笑嘻嘻的说道:“玲珑赶紧呸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

        这也就是魏宝福纵容她们,若是换成旁的主子,只怕她们也不敢多言的,老实本分不多话,这才是侍婢们的生存法则,这么些年她们在魏宝福身边伺候,也知道她的性子,有什么话通常都是直说,主仆间的情意倒是更深厚了。

        正说笑间,余顺回来了,他先是恭敬的行礼,魏宝福笑问道:“可有从那随从嘴里打听出什么?”余顺苦笑着摇摇头:“还是主子了解奴才,那叫山柱的小子,嘴就像是蚌壳,怎么都撬不开。”

        魏宝福放下书,并无失望的说道:“镇北侯素有治军严谨的美称,他身边伺候的人,又怎么会不谨慎,你问不出什么,也是正常的。”

        珍珠瞧两人说话,机灵的为魏宝福倒上茶水,魏宝福喝着茶,瞧见余顺一脸有话要说的样子,直接开口问道:“你若是有什么话,就直说,不用这么纠结。”

        余顺也不知道该不说,看自家主子,似乎还没开窍的样子,又不得不提醒道:“主子,您有没有发觉,那镇北侯,似乎是对您有些那方面的意思?”

        魏宝福一怔,倒也理解了他的意思,有些无奈道:“镇北侯不是年少轻狂的小伙子,他不会见一面就有你说的那样心思,即便是有,那只是有些好感,莫要多想。”

        余顺追问道:“若那镇北侯真有娶您的心思呢?您是应还是不应?”魏宝福瞧见他着急的样子,不禁有些失笑,安抚道:“那你说说,这镇北侯,是不是良人?”

        余顺早早的被净身了,虽在外也见多识广,却对男女之事,还有些不理解,却还是真诚的开口道:“镇北侯虽有些不好的名声,但他身边至今没有人伺候,却也是真的,若说他贪图美色,奴才却是不信的,出身显赫,位高权重,虽长相平平,却胜在气势摄人,卫国公府人多,可镇北侯有自己的府邸,倒也算是分家了,也无甚麻烦,如此说来,倒也算是个适合婚配的良人。”

        魏宝福赞同的点点头,“且不说,我与他有没有可能,即便是他真的有想法,最终还得我点头不是,婚姻大事,虽讲究门当户对,却也要看两人相处是否合适的,现在言之过早,若真的有发展,我倒是愿意一试。”

        魏宝福目前是没有什么心思的,所有她能毫无负担的说出这话,余顺稍稍放下了心,开口说道:“奴才倒不觉得镇北侯有何不好,只不过,若是您真有什么想法,咱们可以派人查查他的底儿。”

        魏宝福忙不迭的摆手拒绝,若是真有什么心思也就罢了,如今她是一点念头都没动,又何必这般着急,笑着说道:“你若是时间充足,倒是可以寻摸寻摸,看看这周围可有要卖出的庄子,最好是在咱们庄子周围,我也好扩大范围。”

        珍珠有些不解:“主子,这庄子虽不是特别大,却也是足够您偶尔来住住的,为什么还要买呢?”魏宝福开口解释道:“我是有了个新想法,你们应该也感觉到了,这庄子,要比宫中暖和很多,若是地方足够大,说不定还可以种上一些反季节的蔬果。”

        余顺一想到这里面的利润,眼睛都亮了,哪里还想什么镇北侯的事,急切的问道:“郡主这法子好,可在温泉庄子种菜能行吗?这也没人试过啊。”

        魏宝福无所谓笑笑,“正是因为无人试过,咱们才要试试啊,你想想,到时候京城独一份的新鲜蔬菜,就算我不故意抬高价格,那也能让人抢破头吧,尤其是那些酒楼客栈。”

        余顺仿佛看见了无数的银子在招手,他笑着说道:“哪还等得到那些人买啊,光是达官显贵家的管事来采买都能卖空,主子,奴才觉得这个可行,咱们可以一试。”

        魏宝福说道:“那你先去打听庄子的事情吧,咱们这里还是太小了,施展不开。”余顺很是赞同,精神十足的说道:“那奴才这就出去打听,这事情宜早不宜迟,最好能赶在第一场雪的时候蔬菜长出来。”

        说完就风风火火的跑出去,玲珑瞧着他的背影,纳闷的说道:“主子,就算是现在买好庄子,那也来不及啊,这菜又不是一两天能长成的。”

        魏宝福笑眯眯的说道:“我心里有成算呢,不过是给你们余管事找些事情做,不然啊,他又要七想八想的,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珍珠捂着嘴偷笑,“叫奴婢说啊,咱们郡主应该配这世上最好的男儿,镇北侯倒是勉强够格,就是年龄稍微大了些,郡主不妨再等等,咱们多挑挑。”

        魏宝福无奈了,“我这刚把顺子打发走,你又来了,目前我是没什么想法的,这世上没有什么最好的,只有最适合自己的,我看啊,你是自己想出嫁了吧。”

        珍珠一听这话,脸都红了,着急道:“主子就爱乱说,奴婢都说了这辈子不嫁。”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玲珑笑弯了腰,亲昵的说道:“主子就是促狭,瞧把珍珠羞的。”

        魏宝福也不多说什么,只淡淡的笑着,她如今是真没有成家的打算,心里总想着要把四皇子看顾好,虽然知道他不是普通的孩子,心智也足够成熟,可一想到,母亲的委屈难过,姨母的难堪折磨,都让她没办法不管不顾。

        “有些事情你也多少知道一些,如今情况不明朗,总是要多筹谋一些的,何必又将别人拖累了呢。”玲珑一怔,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家主子。

        玲珑最是敏感,魏宝福也没有刻意隐瞒,她大概也能猜出一些事情,却不敢直说,只能安慰道:“主子,您不要把什么事情都背负在自己身上,四皇子的路应该是他自己走的,若是您过多的干涉,这未必是好事,一方面他会始终无法独当一面,另一方面,他想要的,或许并不是您那般做的。”

        不得不说,魏宝福身边就没有蠢人,这一番话,倒是让她有醍醐灌顶之感,一个能常年得到皇上关注,不仅左右逢源,还能让大家都与之较好的少年,即便是只有十二岁,那也不是旁人可以随意干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