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初见

第四十章:初见

        因着余顺的到来,原本还有些精神不济的魏宝福,完全沉浸在了兴奋之中,那兴奋让她感觉身体都好了不少,中午主仆四人就在厨房忙活。

        魏宝福自然是那干说不动手的,好在有珍珠在,她完全可以作壁上观,余顺难得跟大家团聚,洗漱干净后,也毫不嫌脏的跑到厨房凑热闹,叶峰依然尽责的守在门外,一时间厨房好不热闹。

        以前因为要保持身材,魏宝福可不敢多吃淀粉类的食物,就算是这马铃薯,她也不敢多吃,顶多每餐吃一个鸡蛋大小的做主食,还不敢过多的加调料烹饪,只是简单的蒸熟。

        今日看见这些马铃薯,她差点就要流口水了,让珍珠将这东西洗干净切成块切成丝切成片,只要是她能想到的,食材充足的情况下,一样来了一份。

        原本并不起眼的马铃薯,经过这么一折腾,看上去让人食欲大开,魏宝福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她满足的不得了,食物带来的满足感是任何东西都替代不了的。

        “你们也都尝尝,这东西怎么做都好吃。”魏宝福招呼着几人尝尝,魏宝福不是爱吃独食的性子,有什么好吃的,或多或少都会分享给身边人,他们也都习惯了,并不会觉得战战兢兢。

        余顺将马铃薯片送入口,咀嚼了几下,眼前一亮,“主子,这可真是个好东西,饱腹感强,又极容易入味,怎么做都使得。”

        魏宝福赞同的点头,笑着说道:“这东西可不止这点好处,最关键的是,它存活率高,极容易种植,而且产量极高,等到咱们自己种植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余顺眼中的精光一闪,瞧了瞧四周,确定并无外人,压低声音问道:“主子,这东西若让皇上知道,只怕他不会让这万民感激的好名声落到您身上,您可有什么想法?”

        平日里余顺从来不会过问魏宝福不说的事情,但如今回了京城,他总要知道更多点,这样也可以行事更有章法,魏宝福很是欣慰,她不怕身边人太聪明,怕就怕那种自作聪明,什么都不问就自以为是的人。

        珍珠赶忙放下手中的筷子,低声说道:“奴婢去门口跟叶护卫一起守着。”这厨房就一个入口,他们来时已经将原本当值的人打发了出去,如今有话说,到底有些不放心。

        魏宝福低声说道:“你们尽管照常做事,我手中的产业,才是我立足的根本,至于皇上想要如何,那还得看我答不答应,你们都是我身边人,我也对你们极信任的,不妨直说一句,日后我想要全力支持四皇子成事,他是我唯一可以信任与依仗的人,你们可明白?”

        余顺若有所思的点头,牵涉的皇家的事,最终不过是关乎夺嫡之事,自家主子与四皇子本就是双重血缘关系在,自然也更亲近一些,他倒也能理解。

        魏宝福无意隐瞒她与四皇子的真实关系,却也不想让这秘密让太多的人知道,含含糊糊的让他们明白自己的心思也就足够了。

        这边主仆几人其乐融融,那边山柱被萧展带来的消息震惊到了,不禁在心里腹诽,他们家主子可能是被老天爷怜悯了,他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萧军医,那庄子的主人,真是康平郡主?”

        萧展悠闲的剔着牙,含糊不清的说道:“是啊,你家侯爷是这么说的,他好像认识人家家里的护卫。”萧展算是平日里与荣延宗走的近些的朋友了。

        虽两人身份不对等,但荣延宗钦佩他的医术,待他也是极尊重的,山柱等人自然也不敢轻慢,但萧展这人不拘小节,也不会看不起下人,两人倒是经常凑在一起吐槽荣延宗。

        荣延宗穿着一身墨蓝色衣袍,发髻相较平日里要整齐许多,一边整理着衣袖,一边朝两人走来,瞧见两人说话,开口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萧展还没搞清楚怎么一回事,不在意的说道:“你家山柱,好像对那个芙叶山庄的事情感兴趣,多聊了几句。”萧展这人就是这样,前面他还感慨魏宝福容貌惊人,后面就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了,相反他最在意的还是那高纯度酒精的作用。

        山柱想要拉住萧展不让他说的,谁知他嘴快,已经都说了,荣延宗瞥了山柱一眼,“不该管的事莫要多管,不该说的话,也不要多说,你若是在外面瞎传,仔细你的皮。”

        萧展是个粗神经的,还没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只傻傻的问道,“你们说什么东西呢?”荣延宗给了山柱一个警告的眼神,低声说道:“说你这做大夫的要负责到底啊,昨儿给人家诊脉,今日该去复诊看看这病情怎么样了,毕竟人家可是教了你千金难求的好方子不是。”

        荣延宗的话里满是蛊惑,仿佛萧展要是不去复诊,就枉为人了,萧展眉头紧皱,有些犹豫道:“我的药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她肯定没问题了,我还想在庄子上试试酒精的效用呢,还要给你制药,我可是很忙的。”

        山柱在一边看着,压根不敢开口,他知道,就萧军医这段位,在自家主子面前,完全不够看的。

        果然,荣延宗说道:“你去给人家复诊,有什么不懂的也好问清楚,总比你一个人闷头在那里研究要好。况且,人家毕竟是养尊处优的郡主,说不得你那药方,压根不能对症呢,这里又不好找大夫,医者仁心,这点仁爱之心你该有的。”

        萧展觉得,他若是还拒绝,只怕就要背上庸医的名声了,无奈的摆摆手:“好吧,反正也不远,我这就去给她复诊。”说着就要起身拿药箱离开。

        荣延宗理了理衣襟,开口道:“不忙,郡主身份尊贵,你这样莽撞容易出错,我准备了一些礼物,陪着你一起去,免得你失礼。”

        萧展总觉得这话哪里不对,可一时间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也就不计较了,“那就一起吧,山柱帮我拿药箱,咱们早去早回。”山柱一点也不觉得惊讶,自家主子的算盘那是打的贼精,这萧军医,还差的远呢。

        听到萧军医上门来复诊,魏宝福是有点懵的,毕竟,这世上乐于助人的还是少数,她原以为,她不去主动上门道谢,那人是不会再上门的。

        主仆四人正谈好事情,准备好好享用美食呢,这时候来,不免觉得有些扫兴,可玲珑还是笑着说道:“萧军医医者仁心,定是不放心主子的身体,让他瞧瞧也好,咱们也可以放心。”

        魏宝福倒也不反感,毕竟人家这是好意,她虽觉得没有必要,却也不会不识好人心,“是萧军医独自前来,还是镇北侯陪同的?”

        那报信的小丫头恭敬说道:“镇北侯是跟着一起的,如今人都在大门前,还请主子示下。”魏宝福赶紧说道:“快快有请二位去前厅,我随后就到。”

        毕竟对方是堂堂侯爷,她若是拿乔不见,倒也不像样,虽如今礼法严苛,倒也不至于连外男都不能见,只要不是单独相见,打个照面还是无碍的。

        魏宝福穿着简单,总是要稍微收拾一下的,余顺先去了前厅招待,他等于就是魏宝福的大总管,在外人面前也是极有面子的,对待镇北侯,余顺表现的很是恭敬,虽时不时的会不着痕迹的打量,倒也不会忘了分寸。

        荣延宗感觉敏锐,自然也是发现了他的打量,倒也不反感,反而很是欣慰他的仔细,若是山柱知晓他的想法,只怕又要吐槽了。

        魏宝福并没有让二位等太久,她穿着一身淡蓝色的窄袖襦裙,乌发随意的挽了一个斜髻,迈着悠闲袅娜的步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珍珠玲珑两个丫头。

        这一幕并没有多么的摄人心魄,然而看在荣延宗眼里,只觉得心口犹如小鹿在乱撞,说不出的悸动,荣延宗面上维持的很好,并无特别之处。

        见人走近,他很是恭敬的抱拳行礼,“郡主金安!”旁人或许不知道,但山柱最是清楚,他家这位主子,除了皇帝,其余的皇亲宗室都是不大爱行礼的,碰见了,顶多是嘴上虚应两句,何曾这般郑重过。

        魏宝福赶忙说道:“侯爷多礼了,原该我亲自上府里道谢的,倒是麻烦您又来一趟了。”魏宝福抬头看了他一眼,那眼里是好奇的,并无其他特别的情绪。

        荣延宗却觉得这一眼的风情,抵过千军万马,足以让他溃不成军,他第一次知道,自己也会被美色所迷。

        清了清嗓子,正色道:“郡主客气了,您孤身在外,微臣多照应一些也是应该的,可还有什么不适?”

        荣延宗表现的极有风度,他最是冷静睿智,即便是心动,也绝不会没了分寸,况且,他也不是以貌取人的莽夫,因容颜而倾心,那也只会是短暂的。

        越是心动有想法,荣延宗越是想要更加迫切的了解她,想知道她是否值得自己与之倾心,他是个极骄傲的人,哪怕是在感情中,也不会让自己被美色驱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