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流言

第三十九章:流言

        荣延宗看着他,仿佛像是在看一个傻子,毫不留情的说道:“我没想到,你还是个以貌取人的,先不说郡主品行如何,就你这般态度,只怕早晚要吃大亏。”

        萧展也不生气,笑嘻嘻的说道:“我这么说自然是有原因的,你不知道,郡主告诉我,度数高的酒可以清洗伤口,能大大减少伤亡,你说这是不是一个好消息。”

        荣延宗倒是没想到,她会有如此渊博的学识,好奇问道:“这个医书上没有记载吗?为何你不知道。”

        萧展耸耸肩,不是很确定的说道:“或许是我没读过的医书吧,我可不敢说,我读遍所有医书,有不知道的很正常,若是这酒的作用是真的,那郡主可就是大功一件,你预备怎么感谢人家?”

        “你今日废话有些多,不是肚子饿了吗?还不赶紧回府用膳。”荣延宗并不想跟他讨论有关康平郡主的事,如何道谢,那是他们之间的事,更何况,目前应该是康平郡主先要感谢自己。

        萧展之前注意力不在肚子上,荣延宗这么一提醒,他的肚子又应景的叫了起来,萧展也没了心思想其他事情了,拉着荣延宗说道:“走快些吧,我是真的饿了,奔波了一天,还真是累。”

        魏宝福那边吃了药,好好睡一觉,第二日身体果然恢复大半,虽还有些使不上力,但相比之前好了太多,身边伺候的人也都放下心来,躺了太久并不舒服,魏宝福想起床走走,玲珑一边为她梳妆,一边将荣延宗的身份说了出来。

        因为把心思都放在了宫里那几位身上,魏宝福对京中一些勋贵世家知道的并不多,卫国公府她是知道的,开国功臣世袭罔替的国公府,是真正的顶尖权贵,只如今卫国公府行事低调,并不爱出风头。

        “这镇北侯我倒是没留意过,只听说他是个领军的奇才,卫国公府一门双爵,也是极其少见了,更难得的是,此人手握兵权,却并未被皇上猜忌,可见此人能耐。”魏宝福向来敬佩有真才实学的人。

        珍珠在一旁笑着说道:“奴婢倒是听了镇北侯的一些流言,就怕说了污了主子的耳朵。”说罢还瞧了玲珑一眼,生怕她骂她。

        魏宝福不在意的摆摆手,“你知道什么就说吧,我这里没那么多忌讳。”

        珍珠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奴婢听说,那镇北侯最是薄情寡义,虽年已二十四五,却还未娶正妻,倒是先后纳过三房妾室,奈何每房妾室都伺候不到三个月,就被无情休弃了。”

        三妻四妾是很普遍的现象,这样纳了妾又休弃的倒是少见,魏宝福疑惑道:“那如今他身边可还有人伺候吗?这镇北侯也不像是养不起妾室的人吧。”

        珍珠说道:“可不是,都说镇北侯对女色的新鲜劲不到三个月呢,如今他身边倒是没听说有妾室,前段时间听说有人自荐枕席,好事之人特意开赌局,赌镇北侯能新鲜几日呢,结果那女子连侯爷的衣角都没挨着,这侯爷还真是怪人。”

        魏宝福失笑的摇摇头,这镇北侯也是有趣的人,在现代,他这样顶多是谈了三段恋情,结果无疾而终罢了,到了这里便成了怪人。

        “你们听听也就罢了,镇北侯不过是想法与旁人不一样而已,或许他只是想找到一位合心意的女子共度余生,结果总是遇不到,反而遭人诟病而已。”

        玲珑笑着说道:“不管怎样,反正与咱们不相干,单奴婢来看,那镇北侯倒不像个见色忘义的人,主子,毕竟是他的军医为您看的病,咱们要怎么感谢人家呢。”

        这倒是个难题,魏宝福这一世并没有多少与男子相处的机会,上一辈子工作环境复杂,她也尽量与异性保持距离,倒真不知道如何跟男性表达感谢,不禁有些头痛。

        “按理说,镇北侯位高权重,应是不缺什么的,若送金银的话,反倒是看轻了人家,他是行伍之人,因是对兵书利刃感兴趣的,我这里又没有这些,一时倒有些难办了。”

        珍珠笑眯眯的说道:“要奴婢来说啊,这不过是人家顺手帮忙的事,倒也不必这么珍而重之的道谢,咱们可以给人家送些吃食,然后给句承诺,日后需要帮助了,让他派人给郡主送信,能帮的咱们就帮,不能帮的,那也是无可奈何的,您觉得怎样?”

        魏宝福下意识的皱眉,她最是不喜用承诺来抵事,不管是她对别人,还是别人对她,在她心里,承诺是极为重要的一件事,说出口就一定要做到的。

        正想开口否决,就有小丫头来报,说是庄子外有位自称余管事的人求见,屋中三人一喜,也不忙着讨论什么了,三人相携走出去。

        余顺等在外间,不一会儿就有婆子过来领着他进门,并没有瞧见多少熟悉的人,余顺心里也就有了数,见到魏宝福先是恭敬的行礼。

        魏宝福笑着说道:“我们不久才给你写信要你回京,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过来了,是先回了郡主府吗?”魏宝福此刻精神不错。

        余顺笑着说道:“奴才将外边的事情处理好就赶回来了,如今主子身边还没安顿妥当,奴才哪里能放心呢,我瞧着主子的脸色不大好,可是生病了。”

        在余顺眼里,自家郡主那就是他头顶上的天,时时刻刻都需要好好照顾着的,魏宝福伸手摸摸自己的脸,不在意的说道:“已经无碍了,之前发过烧,吃了药,刚刚好些。”

        余顺一听这话,责怪的看了珍珠玲珑一眼,两人都有些内疚的低下头,魏宝福赶紧打圆场,“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你莫要小题大做了,我看你身边放着的这是什么?”

        余顺是拿着一袋东西进来的,进屋后把东西就放在了他脚边,魏宝福这么一问,余顺笑着说道:“主子,之前您不是给了那些出海的船员一笔钱,让他们带些新鲜的作物种子回来嘛,他们倒也尽心,给您带回来了不少东西,奴才也不认识,就全部给您带回来了。”

        边说他便将地上那堆东西打开,魏宝福有些惊喜的蹲下身,之前她特意吩咐余顺留意这些出海的船只,特意找了靠谱的进行投资,没想到几个月过后,还真的给她带来了好东西。

        她也不嫌脏,直接伸手扒拉,结果居然看见了马铃薯玉米,还有花生,跟南瓜种子,最妙的是居然有番薯,还有杂七杂八的蔬菜种子,魏宝福脸上满是惊喜的笑意。

        “顺子,你立了大功了,这些都是好东西呢,不仅能饱腹,还都是高产的好东西,有了这些东西在,又能养活不少人了。”

        在这古代生产力低下的情况下,还是有不少人食不果腹的,魏宝福并没有什么大的野心,却也想尽自己所能,多为这天下百姓出一份力,也不枉她重生这一遭了。

        余顺虽不知道这些东西有多厉害,却还是乐意见到自家郡主这般高兴的,他笑着说道:“有用就好,只是,大家都不知道如何载种呢,恐怕还得找些侍弄庄稼的好手来。”

        魏宝福赞同的点头,她其实是知道怎么载种的,上辈子她所在的孤儿院,就经常组织大家一起种地,毕竟孤儿院经费有限,也不可能什么都靠捐赠,他们平时吃的很多东西都是自己载种的,倒也不是什么都不懂。

        但在这里她是应该什么都不懂的,“多找些这样的人来,日后总有用的。”若是这些东西能从四皇子的手里推广出去,那他的威望将会完全不一样了,魏宝福心里盘算着,却也知道不可操之过急。

        拿起马铃薯,魏宝福笑着说道:“这马铃薯倒是挺多的,中午让厨房做些,这个怎么吃都可以,你们到时候也尝尝。”珍珠着急道:“主子,这么精贵的东西,还是从海外运过来的,就让奴婢亲自做吧,您说说怎么做。”

        魏宝福笑着点头答应,珍珠最是爱在这吃的上面下功夫,魏宝福拿着东西对余顺说道:“这些种子,你先拿去郡主府收好,等我回去之后,咱们先在府里开辟一块小菜园,少种一些试试。”

        这些才是真正的宝贝,不论哪一样,都能给她带来巨大的利益,越是珍贵的东西,越是需要谨慎对待,这些魏宝福都懂,目前最好还是不要让这些东西曝光。

        皇上虽会留意她的举动,但肯定想不到,她一个养在深闺的宗室贵女,能种出利国利民的农作物,余顺跟两个丫头,能感受到自家主子的激动,但他们并未见识过这些东西的高产和作用,也就无法体会她的感受。

        但只要主子高兴,他们自然也是极欢喜的,魏宝福对着余顺说道:“你先下去梳洗,一会儿跟我们一同用膳,我们先去厨房研究研究,若是有人问起,你只说带回来的是稀奇吃食,旁的一句不要多说,那些船员也不必刻意封口,反正他们也的确是什么都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