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请安

第二十一章:请安

        愉妃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打在魏宝珍手上,她是学过一些功夫的,相较于其他女子,她的力气算的上极大了,魏宝珍的手背一下子就红了。

        “母妃,你做什么啊,不知道你手劲儿大吗?瞧给我打的。”魏宝珍揉着手背,很是委屈,愉妃有些讪讪地笑着,“娘这不是有些激动嘛,谁让你那么不会说话,难不成,宗室贵女善商贾之事,是什么美谈不成。”

        魏宝珍无奈道:“您想哪去了,我又不是缺心眼,只不过跟您这么说说罢了,更何况,女儿家能有这个本事才是真正安身立命呢,我可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好了,我的小祖宗哎,不管是怎么回事,你莫要乱说就是了,说不得,人家康平郡主,并不喜欢旁人提呢,总之,你做事稳妥些,别一没注意,就跟人家结了仇。”

        虽嘴上唠叨着女儿,愉妃却是伸手小心的为她揉着手背,到底还是心疼了,懊恼自己下手太重。

        “好了,女儿知道了,您去忙您的吧,好好休息一下,晚上的家宴,估计是消停不了,说不得什么时候能散,我这手没事了。”

        愉妃瞧着女儿手并没有留下印子,倒也松口气。

        因着太后跟魏宝福的回归,宫里的人也都暗地里观望着,倒不是都有害人的心思,想着多打听些消息,也好多些防备,总比稀里糊涂就让人算计了好。

        太后是真的身体有些不舒服,回了慈宁宫就安歇了,由着冯嬷嬷带领宫女太监们归置物品,魏宝福也回了自己的偏殿,说是偏殿,却一点都不小,住她却是足够宽敞的。

        “主子,晚上的家宴,咱们要穿哪套衣裳?您可有其他安排。”如今入了宫,魏宝福身边伺候的人,也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毕竟她们也都在宫里当过差,这里面的水有多深,都是深有体会的。

        魏宝福淡淡道:“没有其他安排,穿皇后准备的宫装吧,虽不出彩,却是按照郡主的规制来的,想必不会出错,既是家宴,那也就不用浓妆艳抹,清爽一些就好。”

        刚入宫她还是想要低调行事,若不是皇后挑衅在先,她也不会露出自己锐气,但过犹不及,若是总摆出一副不好惹的模样,那就不是什么聪明的做法了。

        “嬷嬷,你说皇上让皇后率妃嫔亲迎,他与皇孙公主们不出现,却又偏偏安排了晚上的家宴,他究竟想些什么呢?”魏宝福下意识的想要剖析皇上的想法。

        钱嬷嬷笑着说道:“皇上乃是一国之主,他的想法,咱们这些奴婢哪能知道,郡主其实不必知道皇上的想法,如今能让太后回宫,那就是皇上的让步,以后的路啊,见招拆招吧。”

        魏宝福点点头,如今也只能如此了,她的身份在皇上眼里,只怕是不受待见的,以后说不得还有更多的难题,现在,她考虑太多也没什么用处。

        而此时的皇上,也在听着小太监细细描述宫门口发生的事,张德旺伺候在一旁,看着面无表情的帝王,揣测着他的心情。

        皇上将手中的奏折扔下,淡笑着说道:“倒是个有些胆色的丫头,倒也不愧是老三的女儿,有些胆识,张德旺你与她相处过,觉得朕的端慧公主与她相比如何?”

        张德旺有些无奈,端慧公主虽不差,可到底是养在深宫,聪明却没有经历过波折,康平郡主却是能担事掌家,如同主心骨一般的存在,二者并无可比性。

        皇上并不愿意听到虚假的奉承话,张德旺心里也清楚,只好委婉的说道:“老奴与郡主相处时间不多,也不算太过了解她的为人,郡主确实是个有担当的姑娘,端慧公主自然也不比她差,不过是两人境遇不一样,无法放在一起比较。”

        皇上不在意的笑笑:“朕又不是不能容人的,她若是个好的,朕自然乐见其成,多准备些礼物,第一次见面,朕这个大伯,可不能给的太寒酸了。”

        张德旺总觉得这话里似有深意,一时间却也想不明白,只得放下不提,皇上接着说道:“派个人去瞧着,一会儿,等太后歇息好,朕去给她请安,这该有的礼数,怎么都不能少的,我们母子也有许多年没见了。”

        最后一句说的极轻,张德旺若不是站在身边,恐怕也不会听见,此刻皇上并不需要他说什么,他只需静静站立一旁就好。

        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有回来过了,太后觉得这慈宁宫的床,怎么着都有种陌生感,总是睡不踏实,索性也就不睡了,冯嬷嬷搀扶着太后起身,年纪越大,她就越不喜欢身边留着陌生小丫头伺候,倒是冯嬷嬷多受累了。

        “你说皇上可会来给哀家请安?”冯嬷嬷梳头的手一顿,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该是会来吧,既然已经请您回来了,又何必还端着呢,若是不来请安,那可就是皇上不孝了。”

        太后冷冰冰的说道:“他如今已经稳坐皇位,哪里还会在乎旁人怎么说,如今就看他还念不念那一点微薄的母子之情了。”

        冯嬷嬷心里也没有底,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说。

        “去把郡主请来,皇上若能来,那是最好不过,若是不能来,咱们也该好好合议一下,何时出发最为妥当。”

        “哎,老奴这就让人去请郡主。”冯嬷嬷有时候也很无奈,她一辈子跟着太后,见过了她如何风光,如今又是如何的落寞,可人生就是这样起起落落,她虽心疼却无法说出什么安慰的话。

        冯嬷嬷刚交代完小丫头,就有太监来报,说是皇上过来请安了,太后也听到了动静,她下意识的站起身,手指略微有些颤抖,虽不明白自己此刻的想法,身体却是很诚实的往外间走去。

        皇上慢悠悠的走进慈宁宫,他望着熟悉又陌生的地方,面上却是毫无波澜,自从太后到行宫之后,他也没有到这里来过了,如今再来,不免有些五味杂陈。

        见到太后,皇上并没有失礼,他干脆的躬身行礼,“儿臣给母后请安。”太后看着不再年轻的皇上,仿佛看到了昔日那个在自己跟前拼命表现的孩子,如今一晃都这么多年了。

        “皇上免礼吧,哀家这里可受不起皇上这般作态。”太后仍不肯示弱,她压下心里的万般思绪,只以冷冰冰的态度示人。

        皇上不在意太后的言辞,自顾自的走到桌前坐下,冯嬷嬷极有眼色的上前斟茶,皇上端起茶盏,笑着说道:“嬷嬷还是那般有眼色,太后身边多亏了有你在。”

        冯嬷嬷一怔,先是小心的看了太后一眼,然后恭敬的说道:“皇上谬赞了,奴婢不过是做些本分之事。”

        皇上淡淡的点头,玩味道:“可惜啊,很多人还不如你通透。”

        若有所指的看了太后一眼,随意的挥挥手,不等太后开口,接着说道:“你们都出去吧,朕与母后要好好说说话。”

        冯嬷嬷很是不放心,她担心无人劝阻,太后又会胡乱发脾气,可皇上的话她也不能不听,只得担忧的看了太后一眼,躬身告退,一下子屋内只剩下了母子二人。

        “你有什么话不敢让旁人听见的?还是你心虚了,看见哀家惭愧了?”

        太后咄咄逼人,皇上也卸下了在外人面前的威严,他嘲讽的说道:“母后何必如此待朕,同样都是你的儿子,是你非要区别对待,朕自一出生就被抱到你跟前,哪怕养个猫猫狗狗,母后也该有些感情才是。”

        尽管太后已经悔恨自己曾经的处事不公,可她对皇上的恨意却是不减的,“哀家不曾虐待你,更不曾让你缺衣少食,还助你登上皇位,你有何不满的?”

        皇上眼眶微红,有些歇斯底里道:“有何不满?若不是三弟不要这皇位,你会给我这机会吗?母后偏心就是偏心,何必说的如此虚伪。”

        太后只觉得心口闷痛,哽咽着说道:“你觉得哀家偏心,所以你三弟有的你都要抢?还要置他于死地?你还有没有人性?”

        皇上见太后如此模样,他反而冷静下来了,整了整衣衫,不甚在意的说道:“母后还请慎言,朕想要什么不过是一道圣旨的事,何须要抢,说朕置三弟于死地,那母后可有证据?若是没有,母后还是莫要诬陷朕的好。”

        太后只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来也下不去,正当皇上还要说什么时,听见门外传来了张德旺的声音,“启禀皇上,康平郡主担心太后娘娘的身体,特来求见。”

        皇上下意识的看了太后一眼,见她脸色苍白,呼吸困难,立刻上前扶她坐下,高声嚷道:“张德旺,快去宣太医。”

        太后看着他脸黑如墨,满眼的担心,心里无端松了一口气。

        魏宝福是冯嬷嬷催着过来的,她也担心两人这样单独说话会出乱子,谁知道,紧赶慢赶还是将太后气着了,魏宝福也不管规矩礼仪了,一把将门推开,飞奔到太后身边。

        抚摸着太后胸口,一边帮她顺气,一边开口道:“祖母莫要急,跟着我深呼吸,咱们慢慢来,莫要生气,想想我想想父王,您得好好活着,还要看着我出嫁呢。”

        或许是魏宝福的方法管用,太后慢慢缓了过来,轻声对皇上说道:“莫要请太医了,皇上不在意名声,哀家却不想被人非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