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忆往昔

第十七章:忆往昔

        “娘娘,咱们四皇子还是很懂事的,您也是有后福的。”齐珍就乐意见到母子俩和乐的场景,这是淑妃难得有真心高兴的时刻,淑妃淡笑着。

        早在当初决定放弃自己身份的那一日,她就没想过能有什么后福,不过是想好好照看着两个孩子,让应该付出代价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复罢了。

        且不说四皇子如何将事情弄得宫里人尽皆知,魏宝福却是难得的放松下来,太后在驿站调养了两日,身子完全康复了才上路,因着担心太后身体,硬是将七八日的路程走了小半个月。

        眼看着就要入京了,太后难得有了兴致,非要带着孙女去街市上逛逛,冯嬷嬷自然是不愿意答应的,太后刚刚病愈又是金尊玉贵的,这要是被人冲撞,怎么得了。

        奈何她还未开口阻止,就直接被太后压下去了,魏宝福倒是不介意跟着一起凑趣,她虽是打理着不少的生意,但却很少有机会离开行宫到外面看看的。

        本来太后并未打算带着赵家兄弟俩的,只带着她们自己的亲卫也就够了,毕竟俩人都极少露面,宫外还真没什么仇家,真有人冲撞了,有亲卫们在也不必担心。

        张德旺先是不同意了,怎么着都要跟着伺候,说是太后若出了事,他无法跟皇上交代,他搬出皇上,太后也不想因为这件小事,影响出去玩儿的心情,也就不再计较了。

        赵景行这一路晃晃悠悠的早就不耐烦了,虽是很喜欢自家表姐的颜,可架不住人家压根不搭理他,难得有个同游的机会,他自然是不能错过了。

        拉着赵景深要来当免费的侍卫,难得的赵景深也没有意见,这几日的相处,他只能远远的看着魏宝福,观察着她,却并没有机会与她更近的相处。

        更难得的是,她身边伺候的人,也都是嘴巴极严的,不管兄弟俩怎样试探,都得不到任何关于郡主的消息,相反,那些人都离他们远远的,似乎这两人是洪水猛兽,赵景深难免有些挫败。

        这兄弟二人的理由也很有说服力,他们就是来负责两人安危的,这要是出了意外,他俩万死难辞其咎,太后是只要能出去走走,能有孙女陪在身边,其他的都不看在眼里。

        既然有了这么些人跟着,魏宝福让叶峰领着亲卫暗地里跟着就好,人太多反而太过打眼了,有亲卫们在,魏宝福也能更放心些。

        既然是想自在的出来逛逛,肯定是一切从简的,太后打扮的跟个普通人家的太太一样,魏宝福也穿上了素净简单的衣服,她毕竟还未出阁,外出还是要戴着围帽的,太后却是不需要的。

        祖孙俩带着冯嬷嬷跟玲珑坐在马车上,太后很是高兴,看着街市上热闹的人群感慨很多,忍不住与孙女回忆起了往昔。

        “当年刚与你祖父成亲那会儿,他还偷偷带着我出过宫呢,我记得那时正好是花灯节,街市上的人都戴着面具拿着花灯,热闹的不得了,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普通老百姓过的日子,是这么有趣,如今想来,那时还是太浅薄了,我看的是热闹,你祖父看的却是国计民生。”

        魏宝福虽也听过祖母说祖父的事,却没听过这样温情的,笑着说道:“那有何关系,祖母能一直只看热闹,那才是祖父的成功呢。”

        太后笑着点头,有些伤感道:“他终究还是太早离开了,若是他还在,你父亲也能得到好好教导,你不知道,当年你祖父对你父王很是看重,若不是当时你父亲年纪小,也不会变成如今这样。”

        魏宝福担心祖母又因为这些事不开心,笑着说道:“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祖母也莫要紧抓着过去不放了,今日祖母想去何处逛逛?”

        太后瞧外头望了望,随手指着,不远处有家卖珠宝首饰的,“咱们去那里看看有没有精巧的玩意儿。”不管多大年纪的女人,对珠宝首饰总是无法抵抗的。

        魏宝福没有意见,陪着祖母到哪走走都可以,祖孙俩进了银楼,里面大多是买首饰的妇人,赵家兄弟跟张德旺也不好进去,只好去对面的茶馆坐着等候。

        上了茶三人落座,赵景行看张德旺一路上都伏低做小,很是纳闷,虽知道他是谨慎的人,可却也不至于如此低调,忍不住开口问道:“张先生,您眼睛最是会看人,您可看出来我那位表姐,是个什么性子?”

        赵家俩兄弟的所作所为,张德旺自然也是看在眼里的,世子爷虽是稳重一些,可他的目光停留在郡主身上的时间,越来越长,虽话不多,什么心思他能猜个七七八八了。

        笑着说道:“三少爷真是高看奴才了,小主子是什么性子那都不是老奴能说的,要说,这表哥表妹配成对,那也是极好的事,老奴瞧着,不妨多跟老太太那里下点功夫,有她支持,总是希望大些的。”

        赵景深接触到张德旺意味深长的眼神,略有些不自在的端起茶杯,他倒也不是刻意回避,只是如今,他还没搞清楚自己是什么心思,倒也不必想着做什么。

        “张先生说的有道理,我冷眼瞧着,我这位表姐,那也是个不好糊弄的能人,若是娶回家主持中馈,那也是我勇毅侯府的福气,她的性子,倒是极好的宗妇人选。”

        张德旺只笑着符合点头,也不多言,这位康平郡主,可不是先是简单的,虽对太后很是孝顺,却也是个极有主意的,只怕她的心,不是那么好得的。

        就他冷眼旁观着,这赵家世子爷,还真有些配不上郡主,只怕淑妃的一番心思要落空了,倒也说不定,淑妃的性情他到现在都没有摸准。

        “莫在背后说些不着调的话,我的事自有家中长辈操心,八字没一撇的事,传出去对谁都不好,张先生倒不是外人,你日后说话要谨慎些,不然惹怒了太后,我也是没法帮你的。”

        想到太后的古怪性子,赵景行也消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