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心思难辨

第十三章:心思难辨

        赵景行不甚赞同的撇撇嘴,他是不相信太后能教出什么好姑娘的,主要还是受赵家老太太的影响,她平日里没少说自己这位小姑子的坏话。

        而赵景行又是生下来就被接到她身边抚养的,自然而然也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故而对太后祖孙俩的成见很深,打心底里没有好感。

        “要不这样吧,咱们今晚来个夜探香闺,我不相信,你不好奇这康平郡主长什么模样,说不定咱们还能探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呢。”

        赵景深下意识的皱眉觉得不妥,“三弟,不可胡闹,这里是建章行宫,不是你可以随意放肆的地方,况且,郡主不仅仅是我们姑母的女儿,更是宗室贵女,咱们不能如此不守规矩。”

        赵景行最不耐烦自家兄长说什么规矩礼仪,他向来就是小霸王的性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平日里也有老太太护着,天不怕地不怕的,这会儿好奇心又重,怎么都不会打消念头的。

        “好了好了,你也不要啰嗦了,我一个人去好了,我拳脚功夫比你好,就算被抓住了,我也比郡主小,又是她的表弟,也不会有大事。”

        说完不等赵景深答应,便转身往外走,他这些日子吃的极为简陋,得先去厨房找些好吃的。

        赵景深还在犹豫的片刻,这人已经不见了,他平日里也是极端正守礼的,从未对姑娘家有所唐突,虽对自家表妹很是好奇,可却也不是非要立刻见到,越想越觉得不妥当,等三弟回来怎么都要阻止他的莽撞。

        魏宝福一切照常,根本就没有将所谓的表哥表弟放在眼里,对她来说,想着入宫后如何应对皇上一众人,远比去好奇这两人来的有意义。

        端坐在梳妆台前,听着钱嬷嬷跟玲珑对着账册物什,她很是仔细,生怕会将喜爱的物件漏掉,到时虽可以派人来取,可到底太过麻烦了些。

        账册全部对完,就见珍珠端着托盘气呼呼的走进来,先给魏宝福行了礼,然后很是不高兴的说道:“勇毅侯府的那位三少爷,真是太没规矩了,我吩咐大厨房的姚嬷嬷给您炖燕窝,刚炖好,就被那位三少爷截胡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玲珑赶紧收好账册,站起身问道:“咱们郡主的吃食一直都是小厨房做的,你又何必去大厨房?”

        珍珠赶紧解释道:“我不是听说这姚嬷嬷炖的燕窝最是地道嘛,咱们郡主又不爱燕窝里的腥味,想着让她试试,结果可好。”

        一点子吃食,魏宝福是一点也不在意的,她不在意的说道:“他爱吃就让他吃吧,吩咐姚嬷嬷明儿早上再给他炖一盅就是了,莫要为一点小事失了气度。”

        钱嬷嬷不赞同的说道:“郡主就是太好性儿了,那位三少爷能如此作为,肯定没把您放在眼里,我不相信珍珠会没有说这是给您炖的燕窝。”

        珍珠忙不迭的点头,“我自然是说了,还说了您最近要好好补补身子,谁知道,那位三少爷说,郡主不差这一顿两顿的,他也要好好补补。”

        魏宝福脸上带着笑意,很是放松,“好了,我记得那位三少爷还比我小吧,就当是小孩子贪嘴了,他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不需要在乎他有没有把我放眼里。”

        很多时候外人看着魏宝福会觉得她冷漠,实际上只有她自己知道,把万事万物都看淡,这样才是真正的保护自己,她生来拥有的感情就少,除了疼她入骨的人,其余的人,还不配让她情绪波动。

        钱嬷嬷道:“算了,算了,这也就是碰上咱们郡主了,若是京里的其他贵女,保准不敢如此作为,反正明日一早就出发了,一路上咱们都避着他们点,惹不起咱们躲得起。”

        魏宝福赞同的笑笑,盛了一碗汤细细的品尝起来,这菌菇汤一入嘴那股鲜香直冲味蕾,魏宝福只觉得异常满足。

        “嬷嬷,你也去尝尝这菌菇汤吧,你们都跟着一起去用膳吧,我这里留个二等的小丫头伺候着就成。”

        魏宝福平日里就不大喜欢让人布菜,倒也不需要她们一直伺候在身边,钱嬷嬷等人也习惯了,倒也不推辞,嘱咐留守的小丫头尽心些,也都离开了。

        用过晚膳洗漱好,魏宝福斜靠在窗前的小卧榻上,手里捧着书津津有味的看着。

        担心在路上不好洗漱,魏宝福将头发也洗了,此刻还没干,她身上盖着薄毯,脚上也未着罗袜,冰心正轻柔的帮她擦拭着头发,今晚正是冰心玉壶值夜。

        玉壶将床铺好,转过身轻柔的唤道:“郡主,可以上床歇着了,明儿还要早起呢,可不能在看书了。”

        魏宝福头都没抬,敷衍的嗯了声,也不知她有没有听见,冰心笑着停下手里的动作,“郡主,您今日说了要早些就寝的。”

        这说话的语气犹如再哄无知稚儿,魏宝福很是好笑,无奈将书合上,递到冰心手上,“好了,你把书放好,我这就去睡。”

        魏宝福是见识过这两丫头的嘴上功夫的,还是自觉地早睡耳边才能清静。

        冰心玉壶贴心的给魏宝福去除外裳,等她躺好后,将纱帐放下,轻手轻脚的将烛火熄灭,冰心轻声说道:“郡主,奴婢们就在耳房,若是有事直接摇铃唤我们。”

        魏宝福轻声嗯了一下,等两个丫头出去,将门关上,屋里也就静下来了。

        有件事魏宝福谁也没有说,最近她有些失眠了,自从乱棍将汤掌柜打死之后,她夜里时不时能听见他的哭嚎声,这一切都是幻象,魏宝福自己也知道。

        可毕竟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若是在现代,他其实也罪不至死,可处在当今这样的环境,她别无原则,她得让人看见她的杀伐决断,她得自立自强,心里的那点愧疚难安,以及那难以与人诉说的哀伤恐惧,通通只能压进心底最深处。

        睁着眼睛,魏宝福有些漠然的看着帐顶,今日刚好是十五,满月的光芒照进屋内,倒是不显黑暗。

        最近她常像现在这般放空自己,汤掌柜除了已经入了东宫的小女儿外,家中还有两房姬妾,一儿一女,魏宝福只将他们赶出自己送他们安置的宅子,其余的银钱并没有全部搜走,她已经算得上仁慈了。

        罢了,如今已成定局,有些路只能一走到底的,她刚想闭上眼睛,忽然听到屋顶有脚步声,不一会儿动静更大了,她淡定的掀被起身。

        还没睡下的冰心玉壶,也急急的在外敲门,“郡主,您可有事,外边守夜的亲卫们抓到一个贼人。”

        “我没事,你们进来掌灯吧。”魏宝福将自己的安危交给亲卫们还是很放心的,若是连父亲留下的人手她都不能放心,那后面的事情也就无需谋划了,乖乖做个闲适郡主也就罢了。

        冰心玉壶进屋之后,手脚麻利的一个掌灯一个为郡主披上斗篷,势必要将自家郡主从头遮到尾,魏宝福由着她们来。

        等收拾妥当了,两人才扶着魏宝福走出去,此时,那个小贼已经被五花大绑的压着跪在地上,他嘴里还在叫嚷着:“你们这些瞎了狗眼的东西,小爷是你们想绑就绑的吗?也不打听打听小爷是谁。”

        亲卫首领叶峰一脚踹到他身上,毫不客气的嘲讽道:“敢在郡主面前撒野,谁家的小爷都不行,就地正法了那也是可行的。”

        叶峰是廉亲王亲自培养的亲卫首领,无论是身手还是忠心都是一等一的,如今对魏宝福的忠诚不比对廉亲王的少,即便是看出这人的身份,他也是毫不手软的。

        “本郡主倒是想知道,你是谁家小爷,敢如此放肆,你家里人可都知晓?”

        魏宝福如水般温润清灵的嗓音,突然传入赵景行的耳中,他条件反射般转头望过去。

        这一眼他不知该如何形容,映入眼中的女子素面朝天,肌肤雪白细腻,五官无一不精致,乌发如墨披散在肩头,虽披着斗篷却行走间却依然能看出其身姿婀娜。

        这是个让人百看不厌的美人,是赵景行生平第一次见,这样的女子,光是容貌,别说是他大哥,哪怕是龙子凤孙都可配,更何况,她本出身高贵。

        “表姐,我是勇毅侯府的三少爷赵景行,我不过走错路误闯了你的院子,还请表姐手下留情。”

        魏宝福面色平静,她本就是不轻易动怒的,在没见到人之前,她就有所猜测,如今正如自己所想,倒也不觉生气。

        “三少爷还是莫要随意攀亲戚,本郡主倒是知道宗室有几位堂哥堂姐,往日年节倒也有礼物往来,倒是不知还有表弟。”

        这话不轻不重,却处处指摘赵家的薄情寡义,赵景行原还不觉得有什么,如今见这般美貌的表姐受自己家如此冷遇,倒也觉得有几分愧疚。

        “表姐莫生气,长辈的事我也是不大清楚的,但听闻有您这样的表姐,我也是极欢喜的,此次前来,也是想好好照顾您。”

        魏宝福心里有数了,这货表面憨直鲁钝,实则就是个有些小心思的颜控,若是时间充足,她倒是不介意与他周旋一二,此刻却是没那个心情的。

        钱嬷嬷早在魏宝福问话的时候,就过来了,看到赵景行很是不善,他那脸上的惊艳简直太明显了,钱嬷嬷恨不得剜去他的眼珠子。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想到外面还等着求见的世子爷,她走到魏宝福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魏宝福点点头,对着叶峰说道:“叶首领,将他送出去交到勇毅侯府世子爷手里吧,他就在院门处,顺便警告一声,若是再有下次,格杀勿论!”

        她明明是笑着的,可对着赵景行说出格杀勿论四个字时,赵景行只觉得,这样的表姐还真是轻易招惹不得,他可不会将她说的话当成是玩笑话。

        叶峰领命,直接拖拽着赵景行出去,此刻由冯嬷嬷陪着一同站在院外的赵景深,只觉得万分难堪,冯嬷嬷刚才那嫌弃的表情,他也是感受深刻了。

        等见到赵景行安然无恙的出来,他又是一番训斥,不知道三少爷是知道自己错了,还是沉浸在魏宝福的美貌中,此时倒也不狡辩。

        赵景深朝着冯嬷嬷行礼,冯嬷嬷侧身闪开,冷冷的说道:“世子爷还是管好三少爷吧,这事若是让太后知道了,只怕你们兄弟二人都没好下场,凭白加重了两边的恩怨,郡主是咱们太后碰不得逆鳞,老奴言尽于此。”

        说完她也不看看两人的表情,跟叶峰点点头就转身离开了,此时此刻赵景深若是还要责罚赵景行,那也没有必要了,一开始若他坚决制止,也不会弄成这样。

        等到兄弟二人回了屋,赵景行才意犹未尽的说道:“大哥,我看见郡主了,她简直就是人间少有的极品美人,你若是能将她娶回家,那可真是不枉此生了。”

        赵景深接连喝了几口冷茶,很是不高兴的说道:“你看看你闯的祸,折腾了这么久,你只关心郡主的容貌?”

        赵景行死猪不怕开水烫,很是无赖的说道:“这容貌自然是极重要的,不过,这位表姐也是不好惹的,说话温温柔柔,可就是像带了刺儿一样,轻易动不得。”

        能让身边人如此忠心维护的人,怎么可能会是简单的,只怕他们兄弟的这一番作态,早就落了下乘,还未见面,他就遭人嫌弃了,也怪他自己,若是态度端正,谨慎守礼,也不至于闹成这样。

        总感觉,他会为今日的所作所为后悔,可如今事已至此,无奈说道:“罢了,咱们早些休息吧,日后有机会好好跟郡主解释,总归不是有意冒犯的。”

        “我估计表姐不大会理睬,她看起来很难接近,咱们祖母估计都不行,也不知道这太后是怎么教养的,好好地漂亮姑娘,养的这般难亲近。”

        赵景深也不搭理他,自顾自去睡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