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十章:口谕

第十章:口谕

        “宫中一切可都还好?皇上的身体是否康泰,近些年怎么都没有听说有小皇子降生?身为一国储君,绵延子嗣也是他的责任啊。”

        太后看似关心的话语,听上去却满含恶意,张德旺自动过滤不能入耳的话。

        “回太后的话,如今皇上身子康健,很是注重养生之道,平日里也清心寡欲的,况且宫中已有五位皇子,已是天家之幸。”

        “皇上可有说如何安排哀家的宝福?”这才是太后最关心的问题,毕竟魏宝福只是宗室郡主。

        “太后放心,皇上跟廉亲王手足情深,王爷唯一的女儿,皇上也很是看重,还特意交代淑妃多看顾一些呢,日后郡主想回郡主府居住也可,随她高兴。”

        提到淑妃太后就满心厌恶,张德旺尽收眼底,看来太后还是老样子,皇上或许思虑多了。

        “她一个病秧子,能生下四皇子已是老天怜悯,如今却还想插手我宝福的事,我看她是太闲了吧。”

        张德旺哪敢多言,太后口中太闲的淑妃,可是皇上宠了十多年的人,哪是他可以多言的。

        魏宝福也没想到啊,淑妃不阻止她回宫,还想要照顾她,这是想在皇上面前展现她的善良慈爱吗?总觉得有些不对。

        “祖母,皇伯父可能忘记了,宝福都是快及笄的大姑娘了,哪里还要人照顾,应该是孙女常接您去郡主府孝敬才是。”

        宫里是非多,若是能住在郡主府,她过得肯定更自在,只怕皇上不会答应呢。

        张德旺赶忙道:“郡主还未嫁人在皇上眼里还是孩子呢,未出阁的姑娘,做什么都多有不便,待在宫里皇上也能放心些。”

        早就知道会是如此,刚才魏宝福也不过是试探一二,倒也不觉得多失望。

        太后也知道徐徐图之的道理,能回宫才是第一步,更重要的还是找到皇上暗害廉亲王的证据。

        太后怎么也不会相信,自己骑**湛的儿子,会因为坠马而身亡。

        瞧见太后沉思,张德旺不得不开口说道:“太后娘娘,奴才是先行一步传口谕的,后面还有来接驾的仪仗,领头的是勇毅侯的世子爷。”

        太后眉头轻皱,勇毅侯府赵家便是太后与淑妃的娘家了,以前也是军功起家,如今已改换门庭走了文官的路子。

        “皇上是无人可用了吗?哪里用得着勇毅侯府世子爷来接哀家这把老骨头。”

        魏宝福虽有疑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当年的事情有很多疑点,她的外祖母勇毅侯府的太夫人还健在,但却从未对她关心过。

        张德旺笑着说道:“这都是因为世子爷孝顺您呢,世子爷如今在御前行走深得皇上宠信,听闻您要回来,主动要求来接驾的。”

        张德旺的话太后听了并没有觉得有多高兴,当时娘家的倒戈让她彻底心寒,如今她也没有修复的打算,也不需要他们的示好。

        “谁来接驾哀家做不了主,但莫要让人往哀家跟前凑,毕竟,我宝福还未及笄,见过的外男少,免得冲撞到她。”

        张德旺闻言抽抽嘴角,他可是知道的,康平郡主可不是养在深闺不知事的,她自己管着的商铺收益,连皇上都曾感慨过的,见过的外院管事可不少。

        “太后娘娘放心,奴才绝不让人惊到郡主。”

        “罢了,有你在哀家哪还用得着担心,你舟车劳顿,且去歇着吧,哀家这边也得好好收拾收拾。”

        “多谢太后体恤,若有吩咐太后娘娘唤人传召即可。”

        太后摆摆手,张德旺躬身告退,直到看不见人影,太后才开口。

        “宝丫头,将你的东西全部收拾带走吧,这里虽是你长大的地方,恐怕以后不大有机会回来了,能带走的都带走,免得以后惦记。”

        太后深知自家孙女恋旧的性子,魏宝福笑着点头,即便太后不说,她也是这么打算的,大件的直接送到郡主府,那里才是她要久居的家。

        能回京城,魏宝福并没有太过喜悦,因为那里情况复杂,她日后想过悠哉日子怕是不成了,她身边伺候的人却都很高兴。

        钱嬷嬷一路都在念叨着要怎么归置物品,珍珠玲珑跟冰心玉壶也都满脸笑容,仿佛回了京城,她们就能过的更开心了。

        “奴婢都快忘了咱们郡主府是什么样了,还是廉亲王府时,不知有多热闹呢,每日都有人上门送拜帖,如今只怕门庭冷落呢。”

        玲玲是廉亲王出来的,虽那时她还很小,但也是记忆深刻,她说的魏宝福虽记不太清了,心里却也是酸涩的,以前她也是有父母如珠如宝的宠溺着呢。

        “快别说了,凭白惹的郡主不快。”钱嬷嬷不高兴的呵斥道。

        魏宝福摆摆手,不甚在意的说道:“嬷嬷无碍,如今清冷也是因为没有主人在,等我回去了,总会让它重新焕发生机的。”

        钱嬷嬷欣慰的点头,“日后啊,等主子成了亲,有了小主子,家里也就热闹了,到时候太后她老人家肯定高兴的合不拢嘴。”

        魏宝福不忍打破她的幻想,等她成亲,只怕有资格娶她的人,也是不愿住在郡主府的,她倒是不介意这些,只要能时常回去住住,偶尔在府里办几场宴席,总会恢复往日荣光的。

        若是有的选,她真想永远住在建章行宫,这里的一花一草都倾注了她的感情,可惜世上没有两全法。

        进了丹桂苑,丫头们都很有章程的归置物品,钱嬷嬷却有些欲言又止的看着魏宝福。

        魏宝福只好放下手里的清单,无奈的说道:“嬷嬷有什么就直说吧,咱们主仆不需要如此为难的。”

        钱嬷嬷有些不好意思道:“是关于勇毅侯府世子爷的,姑娘可有什么想法?”

        魏宝福有些纳闷,“世子爷,应该是我表哥吧?外祖母那边都多少年不曾搭理过我了,我能有什么想法?”

        钱嬷嬷有些着急道:“老奴是说,会不会是侯府有想法,难不成派出一位丰神俊朗的世子爷来,仅仅只是为了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