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九章:温情

第九章:温情

        话落她还意有所指的环视了众人一眼,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

        或许她表现的太过自信强大,让原本心里有鬼的掌柜们一下子失去心理防线,先是张掌柜两股战战的跪倒在地。

        痛哭流涕的说道:“郡主,小的只是贪财了些,就透露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郡主饶命啊。”

        他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头砰砰响的磕在地上,他虽贪财却更惜命。

        其他人见状也都纷纷跪下,似乎是在为他求情,魏宝福讽刺一笑,“你觉得无关紧要,却不知道别人从中能推测出什么东西,不过你放心本郡主会先留着你的命,至于这命长不长,那要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张掌柜仿佛溺水的人得救般,头磕的更响了“小的谢郡主饶命,谢郡主不杀之恩,日后小的一定不会有外心,誓死效忠郡主。”

        魏宝福并不搭理他,站起身理了理衣袖,云淡风轻的说道:“在座的各位,你们要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做了什么,本郡主或早或晚都会知道,尔等且好自为之吧。”

        明明话语平淡,却偏偏让众人感觉到压力,见魏宝福转身离开,众人躬身行礼。

        等到看不见郡主,大家这才站起身搀扶着离开,温掌柜苦笑一声,拉着李掌柜道:“老李啊,我原本以为郡主是个再软和不过的主子,没想到如此锋利,幸好咱们没外心。”

        李掌柜安慰的拍拍他的肩,“没事了没事了,咱们去喝点酒压压惊。”

        离开议事厅,魏宝福提着的那股狠劲也松懈了下来,钱嬷嬷心疼的眼眶都红了。

        “郡主,咱们先回去歇着吧,您不用撑着了。”

        魏宝福轻呼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尽量轻松的开口道:“嬷嬷放心,我无碍的,咱们先去给祖母请安吧,她老人家就在隔壁屋吧。”

        早在太后进来的时候,冰心就悄悄在她耳边说了,她只笑笑,并没有阻止,若是祖母看了能安心,就让她看吧。

        “不用你过去,哀家过来陪你。”太后的声音有些哽咽,被冯嬷嬷搀扶着走进来。

        魏宝福赶忙站起身请安,每次给太后行礼,她都是心甘情愿的,不是迫于封建皇权的压力,只是真心爱戴。

        “莫多礼了,还能不能陪祖母好好说说话?”太后拉着魏宝福的手,亲昵的将她拉起。

        “陪祖母说话怎么会没时间,咱们祖孙俩边走边说吧,午膳我陪您一起用。”

        太后点头答应,如今行宫里还算安生,祖孙俩说说贴心话倒也无碍。

        魏宝福挽着太后的手臂,冯嬷嬷等人适当的退后几步跟着,留给祖孙俩适当的空间。

        阳光照在身上,魏宝福觉得心头的那些阴暗都退散了不少,她还记得,很小的时候,她也常陪着祖母散步,后来要学习的东西多了,反而没有那个时间了。

        “哀家忽然觉得,你若只做个普普通通的宗室郡主,或许不是坏事。”

        太后的话让魏宝福有些惊讶,毕竟那么好强的小老太太忽然脆弱了,她该是有多心疼呢。

        魏宝福轻轻依靠在太后的肩头,眼眸含笑,很是认真的说道:“祖母,孙女很喜欢如今的状态呢,若我只是跟其他宗室贵女一样,那如何保护祖母呢。”

        太后摸了摸她的秀发,眼里的哀伤更重,“若是你父王还在,咱们祖孙俩又怎会需要如此费神,这都是命啊。”

        魏宝福摇了摇头,“若我父王还在,我依然会如此吧,因为我生来就不是菟丝花,我喜欢走自己想走的路。”

        太后有些释然的笑笑“你比哀家强,比哀家通透,哀家能帮到你的很有限,但是,哀家希望你记住,切不可锋芒太过。”

        说完这句话,她还特意停顿一下,想看看魏宝福的神情,魏宝福不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的,很是赞同。

        “祖母放心吧,我的锋利只会让敌人看到,其余无关紧要的人或事,我不会与之争锋。”

        太后摇摇头,语重心长道:“哀家的意思,是让你以后与其他权贵家的姑娘来往时,尽量低调,有时候你太优秀,你的存在就挡了别人的路,当然了,若是你优秀到让她们仰望,那就另当别论了。”

        太后还是想让魏宝福能谨慎行事,魏宝福倒是从来没有想过把所有姑娘都压下去,她几乎没有什么要好的闺蜜,上辈子没有,这辈子也没有机会有,但这并不代表她不需要。

        “祖母放心吧,我都知道了,孙女这么讨人喜欢,一定不会让人群起而攻之的。”

        说完她还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似乎心头的阴霾也没有了。

        正当祖孙俩还想说什么时,一个小太监匆匆忙忙跑了进来,一见到两人就跪下道:“启禀太后娘娘,宫里的大内总管张公公来传皇上口谕了。”

        该来的终于来了,祖孙两人相视一笑,太后语气轻快道:“把人带过来见哀家吧。”

        张德旺还是第一次到建章行宫来,一路行来,看这建章行宫倒是布置的极为雅致,想着皇上的吩咐,他低垂着眼看向地面。

        虽有十几年未见,但太后还是一眼认出了张德旺,毕竟,这还是当初她给皇上挑的人,如今看来,这人还真没挑错。

        “奴才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万福金安,给郡主请安。”

        虽是宫里的大内总管,张德旺却不是仗势欺人的,相反,他为人处世很是谨慎。

        “哟~哀家现如今可安不了,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家都回不去,哪来的什么金安?”

        张德旺早就料到会被太后迁怒,他也不计较,脸上依然带着笑,谦卑的说道:“太后娘娘言重了,皇上时时刻刻都惦记着您呢,这不,特意派奴才带人来接您和郡主回宫呢。”

        虽听到了自己想听的话,太后却一点也不高兴,反而不满的情绪更多了,她就像是受尽委屈的孩子,想要发泄,却发现无人可依。

        魏宝福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她的情绪,祖母最大的缺点大概是过于情绪化了,很多时候情绪上来了她自己都无法克制,此刻她应该大方的接受,而不是有所抱怨。

        “公公快请起,让公公见笑了,祖母要回家见皇伯父了,心里有些激动也是难免的。”魏宝福语调柔和,并没有居高临下之感,反而让人倍感亲切。

        张德旺也是知道这位太后的脾气秉性的,受些气在所难免,却没想到这位康平郡主倒是好本事,看着倒像是能劝住太后呢。

        “多谢郡主,老奴也是知道的,这母子俩哪有隔夜仇,咱们这些伺候的奴才自然是希望主子一家和睦的,不都说家和万事兴嘛。”

        康平郡主想将母子俩的龃龉说成是家务事,张德旺自然是顺着来了。

        太后还是愿意听孙女劝的,这么一打岔,她的火也撒不出来了,开口说道:“德旺啊,你扶哀家过去坐着说话。”

        她摆起太后的谱来,张德旺也是不敢有意见的,躬着身立刻上前搀扶。

        魏宝福看的既好气又好笑,自家这位祖母,可真是老小孩,变着法儿的她都要撒撒气。

        张德旺是伺候惯了人的,搀扶着太后走的极慢,那卑躬屈膝的样子仿佛低到了尘埃里,能坐上大内总管的人果然是能屈能伸,魏宝福还是很佩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