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机械血肉在线阅读 - 第74章 傲娇老头

第74章 傲娇老头

        等到齐渊离开之后,獠忍不住苦笑一声。

        “我还是很难相信一个一阶,可以对付毒液这个大麻烦。”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他可以免疫三阶黑寡妇的剧毒,而且还是经过了剧毒之触调配的剧毒!”鸾双手抱胸,平静的说到。

        “你好像非常相信这个齐渊!”獠有些诧异于鸾对齐渊的信心。

        毒液作为一个成名已久的三阶强者,在周围几个聚集点都有强大威慑力,他已经显露的三阶能力就有两个,包括三阶的强化防御和三阶的剧毒之触。

        这两个都是非常强大的三阶能力,而且一攻一防,可以彼此完美契合。

        再加上那些还没有暴露的三阶能力,毒液绝对是那种最难对付的对手,即使是他,也没有多少把握正面击溃毒液。

        一个一阶能力者正面迎战毒液,别说杀了他,就算毒液放弃进攻,站在那里不动任凭进攻,想要打破他的防御都很困难。

        “如果你亲眼见过齐渊的战斗,你也会相信他!”鸾信心十足的说到。

        “齐渊既然可以免疫黑寡妇的毒素,那就极有可能免疫毒液的剧毒之触,没有了剧毒之触,毒液的威胁至少要下降一半。”

        “至于毒液的三阶强化防御,对于其他一阶或许是无法打破的防御,但在齐渊面前不过是一刀的事情。”

        “我亲眼见过他全力挥动斩首者,启动能量倾泻的场景,三阶强化防御根本扛不住,就算是成年沙虫,都有可能一刀毙命。”

        “你是说齐渊能一刀斩杀成年沙虫?”贺鹏也有些忍不住了。

        “会不会太夸张了,我们上次见到齐渊,他虽然可以摧毁沙虫的心脏,但依靠的是他那把改装过的死亡收割。”

        除了首领凌幽之外,沙虫几乎是他所知道的三阶战力的巅峰,就算是其他几个聚集点的首领,也没有几个可以单独碾压成年体沙虫。

        沙虫的庞大的身躯和复数的心脏,生命力太过于顽强,除非是把电浆炸弹扔进它的体内,否则想要将成年沙虫一击毙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鸾手指轻敲,双腿交叠,身体向后轻轻一靠,摆了一个舒适的姿势。

        “你可以问一问小黑和栗子,他们相不相信齐渊可以一刀斩杀成年沙虫。”

        獠和贺鹏同时将目光投向了坐在旁边的小黑,看到这一幕,有些紧张的栗子,悄悄舒了口气。

        “我相信鸾姐的判断!”小黑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齐渊一刀能量倾泻可以将方圆十米之地变成冰川冻土,寒意瞬间穿透泥土,冻结藏在地下四米深的洞穴之中的蛇蛛,只是这一刀就应该能够冻结沙虫。”

        “如果那一刀爆发的能量倾泻,从冰霜之力变成火焰或者雷电之力,在成年沙虫体内释放,恐怕一刀就能摧毁沙虫大部分心脏!”

        听着小黑的描述,獠和贺鹏忍不住长大了嘴巴,即使没有亲眼所见,他们也能在脑海中勾勒出齐渊那一刀的威力。

        一刀能量倾泻将方圆十米之地变成冰川冻土,还冻结了藏在地下数米深的一个二阶能力者,这怎么可能是一阶能够做到的事。

        就算是三阶,也不可能做到吧!

        “齐渊怎么会能量倾泻?”贺鹏意识到有些不对。

        “哦,我忘了说了,曲师将斩首者给了齐渊!”小黑补充到。

        斩首者!

        能量倾泻!

        从震撼中回过神来的獠,听到小黑的话后,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就想起了斩首者的来历。

        “齐渊从曲师手中,拿走了斩首者?他是怎么做到的?”

        “具体情况只有曲师才知道。”鸾微微一笑。

        “不过我听曲师说,斩首者原本没有完工,是齐渊亲手完成了斩首者的最后一道工序,所以才从工作室带走了斩首者,曲师之所以这么看重齐渊,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獠忍不住有些挠头。

        战斗和锻造武器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特别是曲师研究的机械和能量,没有一定的基础,连门槛都摸不到,他怎么也没想到齐渊还有这一手。

        “之前,你告诉我曲师有招揽齐渊的意向,我还感觉还奇怪,曲师向来是不太喜欢格斗域的,怎么会突然邀请齐渊加入他的工作室,我原本以为是因为你去打了招呼,原来齐渊是齐渊自己争取来的。”

        “他这么厉害,还跟着我们去拼命干什么?”

        鸾耸了耸肩。

        “我也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拼,来钢铁战车还不到十天的时间,他已经完成了三个C级任务,清缴了三个虫兽之巢,即使符青青当年也没有他这么疯狂。。”

        獠摩挲着下巴的胡渣。

        “齐渊虽然能力很强,可他惹事的能力也很强,徐家的麻烦还没有解决,在这边又灭了血手帮,招惹了毒液,一个个都是不好惹的角色,如果他晋级到二阶甚至是三阶猎人,恐怕还会招惹到更强的敌人。”

        “不说这些了,栗子你说说看你那边的情况。”

        栗子点了点头,将自己和卢泰合作击杀毒液两个三阶的情况,详细的复述了一遍。

        “不错,沉得住气,知道用脑子!”獠肯定道。

        “先用电浆炸弹解决最难处理的影子,再一枪击毙扳手,能够将毒液的这两个三阶击杀在荒野之中,确实是个不错的狙击手!”

        “把卢泰喊过来,我有事情要问他。”

        “我马上就去。”

        栗子直接化作阴影从房间内消散,再次出现时房间内多了一个穿着黑袍,背着狙击枪的年轻人。

        卢泰环视一周,看到獠和鸾等人都在后,明显有些紧张,虽然他竭力让自己显得平静,可下意识握紧的拳头,还是暴露了他的内心。

        “别紧张,栗子已经和我说过了,你今天的表现很不错。”獠笑着说道。

        “坐吧。”

        卢泰深吸一口气,恰好走到齐渊刚刚做过的椅子旁边,坐了下来,不过身体却崩得笔直,就像是一个聆听老师训话的乖乖学生。

        “我听栗子说,你已经决定参加旧日都市的清缴任务?”獠微笑着问道。

        卢泰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是!相信我一定能够通过这次考验!”

        “这次任务的危险,栗子告诉你没有?”

        “告诉我了,我不害怕!”卢泰满脸坚毅的说到。

        獠点了点头。

        “今天晚上,你用电浆炸弹炸死的那个暗影能力者叫影子,最后一枪爆头的叫扳手,都是狮心堡毒液黑帮的三阶能力者,你会不会害怕惹到了毒液?”

        “不会!”卢泰摇了摇头。

        “他们都该死!”

        獠沉吟片刻,缓缓说道。

        “既然你决定加入旧日都市的清缴,我就交给你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很危险,而且不会有人知道你的存在,如果你遇到了危险,也不会有人协助你,你是否愿意接受?”

        “我愿意!”卢泰没有丝毫的犹豫。

        ……

        幽暗的房间内,夜枭有些不安的来回走动着,眼神有些凝重

        “你是说毒液那边第一次行动不但失手了,而且折了三个核心成员,其中还包括两个三阶?”

        “是。”黑袍人低着头,恭敬的回答。

        “知不知道,折损的是哪几个?”

        “蛇蛛、影子、扳手!”

        “影子也搭进去了!”

        听到这三个名字,夜枭明显有些错愕。

        影子的三阶能力虽然不算很强,但他二阶的阴影穿梭,却是滑溜无比,而且极为谨慎,这种人怎么会折损在击杀齐渊的任务中。

        “是齐渊动的手,还是中了狼牙狩猎队的埋伏?”夜枭问道。

        “不清楚,尸体已经被焚毁,毒液那边也没有消息,不过他们将这次任务失败的责任,推到了蛇蛛的身上。”

        “蛇蛛!”

        夜枭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很快就想起了和他相关的一些信息。

        蛇蛛虽然只是二阶,但下毒的手段却很不错,曾经毒杀过几个三阶。

        “这三个人都有着击杀三阶的能力,齐渊虽然厉害,但绝对不可能凭自己的实力逃过这次追杀,一定是毒液的这些蠢货,踏入了狼牙狩猎队的陷阱。”

        “徐衣植入了追踪器的那个虫兽探测仪已经遗失,如果只是意外,还没有多少危险,如果齐渊是故意遗失,那意味着他有可能已经发现了虫兽探测仪的异常。”

        夜枭忽然有些后怕,徐衣是知道这个安全屋的,如果徐衣暴露,这个安全屋也会变得非常危险,必须要马上转移。

        “去通知徐衣,齐渊有可能已经发现她做的手脚,让她想办法调离钢铁战车,去往其他聚集点,没有我的允许,绝对不允许再回来!”

        “另外,从今天开始,切断所有和徐衣的联系线路,没有我的甄别,谁也不允许和她联系。”

        “放弃这个安全屋,潜伏在钢铁战车的所有潜伏者进入静默状态!”

        “另外,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夜枭的眼神有些阴沉,蓝色区域的那一座旧日都市,水比所有人想象的都浑,即使是他也不敢牵扯太深。

        “转换非常成功,末日圣庭潜伏在这边的实力,比我们之前的判断更加强大!”

        “很好!你把齐渊即有可能踏入旧日都市的消息,转告给那两位,他们一定会对他很敢兴趣!”

        “遵命!”

        夜枭挥了挥手,示意黑袍人离开,过了一阵他才喃喃自语般说道:

        “如果不是忌惮黑钢庇护所,所有进入踏入旧日都市的猎人,一个也别想活下来。”

        “不过,就算四阶不出手,你们也别想轻易占领旧日都市,这段时间,你们手上或多或少都沾染了我徐家鲜血,这一次进入旧日都市,我会让你们用自己的命来抵债!”

        旧日都市的清缴,就像一个无形的漩涡,将附近几个聚集点全都卷了进去,钢铁战车的气氛也逐渐变得紧张起来。

        狼牙狩猎队联合猎人公会的分部,开始暗中接触钢铁战车的那些资深三阶猎人,有人选择了拒绝,也有人同意了加入,不知不觉被卷入漩涡中央的齐渊,这一段时间,却难得清闲了起来。

        连续完成三个任务,不但积累了大量的权限积分,同时也积累了足够的金钱,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用为了钱去发愁。

        钢铁战车内部那个模糊的签到点,依然没有任何线索,最后一个位于旧日都市的签到点也无法签到,齐渊在休息之余,呆在曲大师工作室的时间也增加了不少。

        慢慢的对曲大师也了解不少,他其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暴躁,也并不是一个只知道压榨实验狗的黑心老板。

        如果简单的用好和坏的标准来判断,曲大师应该算是一个好人。

        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个只知道埋头研究,不善于和其他人沟通的傲娇老头!

        摸清楚曲大师的脾气后,齐渊再工作室也放肆了许多。

        借着工作的便利,齐渊将储存在能量心脏之中的冰霜之力,全部换成了炽烈的火焰之力,斩首者镶嵌的能量核心,也替换成了火焰属性。

        相比于冰霜之力,还是火焰之力的杀伤力更加强大,对付里面的污染者,火焰也比冰霜更加好用。

        在工作室呆了几天,齐渊跟着一起也略微了解了机械师和机械武装的知识。

        真正的机械师,除了那些放弃的肉体,追求机械永生的人外,更多的还是鸾这种,拥有一件完整的一体式机械武装,但没有放弃人类的肉体,只是在身体的某个部位构建了一个意识和机械接驳交互的能量矩阵,完全不需要手动操控,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控制机械武装进行战斗。

        相比于机械武装,意识和机械接驳交互的能量矩阵才是机械师的真正标识。

        能力者在没有构建意识和机械接驳交互的能量矩阵的情况下,虽然也可以用手动超控的方式,使用钢铁玫瑰这种一体式机械武装,但实力战斗力至少要削减百分之五十。

        不但大部分战斗单元模块无法使用,也无法在战斗之中迅速完成形态切换。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庇护所禁止机械武装流入荒野,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没有构建意识和机械接驳交互的能量矩阵,荒野猎人最多只能使用闪耀黎明这种武器类机械武装,根本无法驾驭钢铁玫瑰这种一体式机械武装。

        而在血肉之躯中构建意识和机械接驳交互的能量矩阵,涉及到血肉、基因、机械、能量等多种复杂技术,难度不下于制作一件机械武装,除了庇护所内的几个实验室,荒野之中根本没有人可以完成构建。

        哪怕是曲大师,也不过勉强能够按照图纸,制作几件相对简单的武器类机械武装,根本无法完成意识和机械接驳交互的能量矩阵的构建。

        齐渊的加入,让曲大师解放出了不少时间,在知道齐渊准备加入旧日都市的清缴任务之后,曲大师沉默了许久,最后带着齐渊来到自己的独立工作室。

        曲大师的独立工作室比外面的公共实验室小了许多,除了琳琅满目的各种仪器和异种金属外,最吸引齐渊目光的,还是被一道无形力场托起,悬浮在工作台中央的一把左轮手枪。

        它通体漆黑,口径也没有屠夫那么大,看似和普通左轮手枪没有多少区别。

        不过枪身那些若隐若现的能量符文,却给它带来了一丝神秘的色彩。

        “五年之前,和生物与机械实验室的一位二阶实验员交流后,我设计了一款名为“末日之击”的左轮手枪,末日之击有着实弹武器的构造,却又在枪体嵌入了能量矩阵,可以通过对子弹的瞬间加速,大幅度的提升杀伤力。”

        “这么多年以来,因为缺少配套的仪器,我一直没有完成加速能量矩阵的最后构建,如果你能完成最后这个能量矩阵的构建,我就将它送给你,它的威力远比屠夫更加强大,只是略微逊色于死亡收割。”

        糟老头子怎么忽然对我这么好?

        齐渊诧异的看着曲大师,只听介绍就知道这一把末日之击远比斩首者更加珍贵。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曲大师的心头宝,怎么会这么容易就送给了自己。

        曲大师冷哼一声。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只担心你死在旧日都市后,没有人能帮我完成加速能量矩阵的构建,趁你被人打死之前,废物利用一下!”

        啧啧!

        齐渊忍不住嘿笑一声,也没有去拆穿他傲拙劣的谎言。

        明明是一份好心,却偏偏要用这种语气说出来。

        真是个傲娇的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