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机械血肉在线阅读 - 第72章 背后的交锋

第72章 背后的交锋

        男子将他知道的说了出来,齐渊原本想回避,却被鸾阻止,这一次的事件之后,就算齐渊不加入狼牙狩猎队,大约也和狼牙狩猎队脱不开干系了。

        或许是因为大半个身体仍然处于冰冻的原因,男子脸色有发白,断断续续说了许久,鸾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齐渊的也听得心惊胆战。

        他第一次意识到,虽然在钢铁战车没有几人敢惹的狼牙狩猎队,在钢铁战车之外,竟然有这么多敌人,而且一个比一个危险。

        说完后,男子惨笑一声,他已经能够感受到体内被冻僵的内脏正在解冻,不过这不是身体的复苏,而是死亡的号角,那些被冻僵的体液和鲜血刺破的内脏,正在出血,用不了多久,他就将迎来死亡。

        “知道的我都已经说了,给我一个痛快!”

        男子的眼神逐渐涣散,意识逐渐模糊,鸾几次追问,他都已经无法回应,一缕缕冰冷的鲜血从他的七窍缓缓流出。

        鸾看了小黑一眼。

        小黑举起闪耀黎明,在男子的眉心留下一个血洞,然后将他扔进了燃烧的虫兽尸体之中。

        “我们先回钢铁战车,我会将这件事上报队长和凌幽首领。”

        鸾看了齐渊一眼。

        “晚上八点,你来一趟橡树街3号,关于这次的事件,还有即将到来的旧日都市的清缴任务,我们有事情需要和你商量。”

        齐渊点了点了点头,如果不是男子心里防线崩溃,他到现在都不会知道,钢铁战车这边竟然会有两拨人,去狮心堡雇佣毒液的人来暗杀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已经发生了变化,可以对抗毒素的侵袭,这一次的伏杀,自己很可能已经被毒杀。

        自己来钢铁战车的时间并不长,虽然杀了血手帮的那些凶徒,但没有刻意去招惹那些强大的势力,这边既然能够联系上狮心堡的黑帮,而且能够请动毒液的人动手,里面必然还有其他的故事。

        再加上狼牙狩猎队背后的那些敌人,齐渊就算再自信,也不会以为自己可以对抗所有人。

        狮心堡的毒液不但是自己的敌人,也是狼牙狩猎队的敌人,和狼牙狩猎队联手,或许会增加一些敌人,但也会增加许多助力。

        如果没有签到点的存在,旧日都市的清缴任务还可以选择退避。

        但是现在,旧日都市已经是能够感应到的唯一一个签到点,这个最关键的签到点,很可能藏着另外半张二阶通行证,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这个签到点。

        从刚才得到的情报判断,旧日都市的清缴,很可能会变成狼牙狩猎队,甚至是钢铁战车和其他聚集点敌对力量的一次角力,只要加入征召任务,就算不和狼牙狩猎队联手,那些该面对的危险也一个都不会少,和狼牙狩猎队联手,反而能多增加一些助力。

        而且,狼牙狩猎队现在已经知道了许多敌人会入局,加入到这次旧日都市的清缴之中,如果他们依然决定发布征召任务,前往旧日都市,那只意味着一件事,狼牙狩猎队有足够的信心去面对这次的敌人,绝对不会是故意送死。

        齐渊等人离开后,尸体堆积燃烧的火焰逐渐熄灭,焦糊的浓烟也逐渐散去,没有人靠近这个血腥的火堆,连虫兽也回避了这一片区域。

        直到临近天色昏暗,夜色逐渐降临之时,一抹暗色的阴影悄然出现在狼藉的战场中央。

        阴影化作一个模糊的人影,他看余热未熄,只剩下一堆余烬的火堆,右手轻轻一挥,一道道阴影没入残渣之中,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翻找了一阵之后,他的动作忽然一顿,似乎从里面找到了什么东西。

        阴影触手卷住一个黑色的金属片,正准备将它从里面灰烬之中拿出来,确认是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

        忽然,灰烬之中传来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像是有什么机关被触动,人影脸色急变,迅速化作阴影试图离开现场。

        但他的速度还慢了一丝。

        恐怖的蓝色雷光突然爆发,瞬间湮灭了灰烬残渣,毁灭的雷电之力向着四周席卷而去,笼罩了方圆数十米的距离。

        轰鸣的电光滚滚如雷,蓝色的电弧照亮夜空,电浆炸弹瞬间将四周变成了雷霆炼狱。

        雷光来得很快,去得也快,短短几秒钟后,照亮夜空的蓝色电弧消失,一个浑身焦黑的人影从半空之中跌落,人影躺在地上,冒出一缕缕黑烟,眼看已经没有了生命的特征。

        远处,一个潜伏的人影清晰的看到了同伴死亡的过程,眼神充满了恐惧。

        一个三阶的阴影能力者,竟然就这么死了!

        死在了电浆炸弹的恐怖电弧之下!

        “好狠的手段!”

        潜伏的人影,悄悄拭去额头的汗水,犹豫了一阵,终究还是不敢过去给同伴收尸。

        就在他准备离去时,一声沉闷的狙击枪声忽然打破了夜色的宁静,潜伏人影表情一僵,头颅如同遭受重击的西瓜,瞬间破碎开来。

        狙击枪的回声缓缓消失,荒野再次陷入了沉寂,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只有地上的两具尸体,证明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短暂的交锋。

        狮心堡。

        毒液的据地。

        “蛇蛛没有回来,影子和扳手也没有回来,你是想告诉我,一个一阶的委托任务就让我们损失了一个二阶,两个三阶?”

        气息深沉的毒液首领愤怒的低吼着,一股墨绿色的剧毒气息缠绕在他的周围,似乎随时可能爆发开来。

        头发花白的老人,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低着头说道:

        “这个任务牵涉到了狼牙狩猎队,可能是一个针对我们的陷阱!”

        毒液首领盯着他,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所以,蛇蛛就踏入了这个陷阱,所以影子和扳手也陷了进去!”

        老人低着头不敢说话,一次死了三个成员,还有两个是三阶,即使毒液的成员众多,这也是一次难以承受的重创,三阶成员可不是这么容易招募的。

        特别是影子这种可以操纵暗影的三阶元素域,他的能力一直都是毒液的一张王牌,完成过不少危险的任务。

        “鬼蜥,按照规矩,你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我应该让你全家都去地下团聚!”

        鬼蜥低着头,身体微微颤抖着,他知道这句话绝对不是随口的威胁,而是随时有可能变成现实。

        他没有试图辩解,因为越是解释,死得越快!

        毒液首领盯着鬼蜥看了许久,才缓缓说道:

        “你跟了我十七年,看在你这些年还算忠心耿耿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鬼蜥,不敢犹豫,颤抖着说道:

        “首领放心,下一次旧日都市伏杀狼牙的任务,我一定会将功折罪!把狼牙狩猎队的所有人全部击杀!”

        “很好!”毒液首领淡漠的说到。

        “不过我要的不仅仅是狼牙狩猎队,我要的是钢铁战车的所有人,一个都不能活着回去!”

        “是!”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去送死!到时候不仅仅我们毒液会出手,夜刃的人也会出手,其他几个聚集点的人也会出手,狮王已经亲口向我许诺,只要能重创钢铁战车,拿下这个旧日都市,我们会得到一件机械武装,和三支黑钢庇护所的三阶基因药剂。”

        “只要你能完成任务,三支三阶基因药剂,可以任你先挑选一支!”

        鬼蜥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黑钢庇护所的三阶基因药剂,几乎可以百分百觉醒一个一个三阶能力。

        他虽然是三阶,但也只有一个三阶能力,如果能再觉醒一个三阶能力,对实力将是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提升。

        “谢谢首领!”

        毒液首领轻轻点了点头,似乎对鬼蜥的态度很满意,对他挥了挥手。

        “去把这件事的后续处理干净,我不希望再听到任何不好的消息!”

        “是!”

        鬼蜥低着头退出房间,直到远远的离开,回到自己的住所,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蛇蛛竟然失手了,这个该死的废物!”鬼蜥忍不住暗骂一声

        鬼蜥焦躁不安的在房间内来来回回走了几趟,对于面临的棘手局面,不免生出了几分恐惧的情绪。

        首领口中的把后续处理干净,不仅仅是压下这件事对毒液的影响,而且还有对蛇蛛家人的斩草除根,只有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蛇蛛的身上,他才能才能摆脱责任。

        蛇蛛不安的走动,惊动了正在里屋休息的人,一个年龄在三十岁左右,风韵犹存的女人推门走了出来。

        “当家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女人轻声问道。

        鬼蜥犹豫了一阵,终于还是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全部给说了出来。

        五年同床共枕的时间,已经让鬼蜥慢慢的信任了这个枕边人,而且他知道,这个女人虽然只是一个一阶能力者,但却很聪明,之前几次遇到危机,都是她帮忙出谋划策,最后才转危为安。

        “燕子,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蛇蛛在狮心堡也有几个朋友,我如果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蛇蛛的身上,杀了他的老婆孩子斩草除根,那些人一定会记恨我,如果不杀他们,首领这边我又无法交代。”

        被鬼蜥唤做燕子的女人沉默了一阵,缓缓说道:

        “如果把蛇蛛的老婆孩子全部灭口,下一个就轮到你和我了!”

        “怎么说?”鬼蜥看着她,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得出这么可怕的结论。

        “如果真的把钢铁战车的所有人全部伏杀在旧日都市,你认为首领拿到狮王的许诺的奖励后,真的会给你一支三阶药剂吗?”

        “为什么不会?”鬼蜥不解的问道。

        “首领虽然心狠手辣,但做出的承诺却从来不会轻易更改,他既许诺了我一支药剂,事成之后就应该会给我。”

        “我只是担心,不能完成钢铁战车的伏杀!”

        “没这么简单。”女人摇了摇头。

        “如果是其他东西,首领为了维护自身的威严,当然不会毁约,但黑钢庇护所的三阶药剂,即使对于他来说也非常珍贵,他又怎么会轻易送给你。”

        “首领自己至少会留下一支药剂,至于剩下的药剂,他还有自己的孩子,他摆在明面上的孩子就有三个,暗中的孩子只会更多,在血脉延续和虚无的忠诚之间,你认为他会选择哪个?”

        “另外两支药剂,他或许会拿出一支给下面的人做为奖励,但一定不会是你,你自己想想看,余烬、罗凡骁那些人同样需要三阶药剂,首领是会给你,还是给他们?”

        鬼蜥明显愣住了,余烬和罗凡骁虽然和自己一样都是三阶,但他们却有多个三阶能力,而且也比自己更加年轻,如果自己是首领,也会优先考虑他们两个,根本不会将三阶药剂给自己这种只有一个三阶能力,而且年龄超过五十岁的老人。

        “如果首领没有许诺你这支三阶药剂,你完成任务后,或许还能活下来,可有了这个承诺之后,一旦你真的完成了任务,这支三阶药剂就是你的催命符!”

        “首领的给出的许诺当然不会是空话,但只要你死了,自然就没有人知道他今天说过的话!”

        “你很清楚首领的脾气,他绝对不是那种仁慈的人,对于犯错的人一定会严厉惩罚,不会因为你跟他的时间长,就会原谅你犯下的错,今天的事,首领一定会秋后算账,甚至都不用他出面,余烬或者罗凡骁就会过来杀了你!”

        “我记得罗凡骁和蛇蛛的关系很不错,你对蛇蛛的家人对手,一定被他记恨,首领一旦有一丝对你下手的意思,他一定很愿意代劳,亲手给蛇蜥报仇!”

        女人的眼中闪过一抹幽光,声线也变得越来越柔和,仿佛能浸润到一个人的内心深处。

        鬼蜥原本不会这么容易被影响,可今天被毒液所威慑,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之后,心里防线不知不觉间出现了漏洞,正好被燕子乘虚而入。

        他的表情由怀疑变成了深思,然后变成了恐惧,最后变成了深信不疑。

        在燕子的劝说之下,鬼蜥仿佛看到了自己被罗凡骁勇清算的那一幕,一个他从来没有想过的念头悄然浮上心头。

        我不能就这么死在罗凡骁的手中!

        我要自救!

        毒液容不下我,我就离开毒液!

        狮心堡容不下我,我就离开狮心堡!

        我是三阶能力者!还是C级猎人!总有一个地方能够让我容身!

        “燕子,你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乘着毒液没有发现,我们现在就离开狮心堡?我们去其他聚集点重新开始!”鬼蜥有些惊慌失措的说道。

        燕子轻轻抱住鬼蜥,将头靠在他的胸口,安抚着他的不安和惊恐。

        “不!现在不能离开,现在离开我们根本逃不过毒液的追杀!”

        “在旧日都市伏杀钢铁战车的任务结束前,毒液不会动你,所以在这之前,我们都是安全的。”

        “你可以按照毒液的意思,先杀了蛇蛛的家人,把这次的失败推到蛇蛛的身上,这样你就能暂时从这件事的漩涡之中脱身出来。”

        “我们想安全的离开狮心堡,离开毒液,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找准机会!”

        “许多人都知道,你是毒液的人,如果你想离开毒液,离开狮心堡,最好是先准备一个投名状!”

        “旧日都市的清缴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毒液不相信你,但我相信你!以你的智慧和实力,只要你把握好这次机会,一定能拿到投名状,找到去往其他聚集点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