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机械血肉在线阅读 - 第70章 能量倾泻的第一刀

第70章 能量倾泻的第一刀

        齐渊一刀一刀,将虫巢的虫兽斩杀殆尽,连带着这一群沙獭兽也全部击杀,整个虫巢终于被清空,只剩下和栗子纠缠在一起的两头三阶虫兽,被阴影之力牢牢束缚在原地,无法动弹。

        齐渊提着斩首者,靠了过去,两头三阶虫兽虽然凶悍,但看到齐渊之后,眼神明显有了一丝害怕,挣扎的力度更大了。

        它们也全程目睹了齐渊砍杀虫兽群的的场景,已经给齐渊贴上了一个屠夫的标签。

        “需要帮忙吗?”齐渊用染血的斩首者在一头虫兽的头上敲了敲。

        栗子点了点头,如果只是一头三阶虫兽,他早已就将它勒到了窒息。

        同时对抗两头三阶,消耗还是太大,如果继续纠缠下去,他的阴影之力也快要枯竭了。

        齐渊嘿笑一声,从腰间抽出了口径狰狞的屠夫。

        “杀了这么多一阶和二阶,我还没有杀过一头三阶,今天正好过一过瘾!”

        屠夫黑漆漆的枪口,抵在虫兽的心脏部位,冰冷的触感散发着死亡的危机。

        “吼!”

        虫兽挣扎着,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声低吼,它们在齐渊身上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

        不过在阴影触须的牢牢束缚之下,任凭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束缚。

        齐渊直接扣动扳机。

        砰!

        一声沉闷的声响忽然响起,虫兽心脏部位的坚硬皮甲瞬间出现一个血肉模糊的弹孔!

        “竟然没死?”齐渊诧异的看着虫兽。

        除了沙虫外,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能够硬抗湮灭弹头的虫兽,即使这头三阶虫兽没有三阶的强化防御。

        鲜血从伤口之中汩汩流出,虫兽却没有倒下,即即使屠夫这一枪加持了湮灭弹头,也只是破碎了它的防御,没有能轰碎它的心脏,将这头三阶虫兽一击毙命!

        “吼!”

        虫兽再次挣扎起来,那一颗深深潜入血肉的子弹,有着一股恐怖的湮灭之力,强大的血肉防御在它面前,完全形同虚设。

        子弹距离心脏已经不远,意味着这把枪可以打破它的防御,它能挡住一颗,但绝对挡不住第二颗。

        齐渊将屠夫的枪口瞄准了血肉模糊的弹孔,毫不犹豫的再次开了一枪。

        砰!

        第二颗灰光缠绕的子弹,沿着伤口深深的没入体内,直接轰碎了跳动的心脏。

        竭力挣扎的虫兽身体忽然一僵,然后身体一软,再也无力对抗阴影的束缚,只剩下最后一丝生机躺在地上绝望的抽搐着。

        收回屠夫,齐渊显得有些不太满意。

        “两枪才能杀一头三阶,还是太勉强了!”

        栗子嘴角一抽,对于齐渊的老凡尔赛有些无语。

        屠夫毕竟只是一把普通的左轮,别说对比闪耀黎明这种机械武装,就算曲大师工作室的那些枪械都比屠夫更加强大。

        在对付二阶以下的虫兽,屠夫的威力还可以期待一下,对付三阶虫兽,屠夫就完全不够看了。

        一个一阶拿着一把屠夫,能够两枪击杀一头三阶虫兽,已经足够震撼了。

        换成其它一阶,恐怕有一半一阶连屠夫强大的后坐力都无法承受。

        就算是那些可以使用屠夫的一阶,站在这里打靶,不把手腕震到脱臼,不可能打破这头三阶虫兽的防御,更不用说将它击杀。

        “还是用刀更爽快!”

        齐渊再次提起斩首者,最后一头三阶虫兽瞬间满眼绝望。

        刷!

        齐渊全力一刀斩下,

        沉重的刀身配合钢铁之力和钢铁之速的爆发,直接破开了虫兽颈部的防御,一刀将它枭首。

        硕大的头颅滚落在地,凌冽的寒意瞬间冻结了脖子断口的血肉。没有一丝鲜血涌出。

        齐渊满意的举起斩首者,冰霜蔓延的刀锋之上,同样不见一丝血迹。

        能够一刀斩杀三阶虫兽,意味着他已经有了正面击杀三阶的能力,无论是面对三阶能力者还是三阶虫兽,至少不会被碾压了。

        栗子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又看了一眼齐渊手中冰寒的刀锋,这一刀带来的震撼比刚才那两枪更甚。

        这一刀能够将一头三阶虫兽枭首,同样能够斩杀钢铁战车的大部分三阶。

        除了那些强化了防御的三阶格斗域外,恐怕没有人能够挡住齐渊这一刀的锋芒!

        虫兽倒下后,余热犹存的尸体终于还是融化了脖子上的冰封,猩红的鲜血瞬间涌了出来,染红了荒芜的大地。

        收回斩首者,齐渊目光远眺,看到了仿佛脱缰野马一般到处乱跑的吉普车,看到了站在吉普车顶的鸾。

        看到鸾对着地面一枪接一枪的射击,栗子的表情显得有些严肃。

        “敌人在地下?”齐渊问道。

        栗子轻轻点了点头。

        “谁的人,竟然让鸾这么锲而不舍的追杀?”齐渊有些奇怪。

        鸾的这副架势,显然和地下那人不死不休,如果没有深刻的仇恨,鸾显然不会这么做。

        栗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隐瞒齐渊,毕竟齐渊也被卷入了其中,有一定的知情权。

        “应该是其他聚集点的人,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

        “其他聚集点?”齐渊眉头微蹙。

        距离钢铁战车最近的聚集点——狮心堡,到这里也有数百公里的路程,这么远的两个聚集点怎么会彼此厮杀。

        狼牙狩猎队代表的是凌幽的意志,是整个钢铁战车的利益,到底是什么利益冲突,能够让相距数百公里的两个聚集地为敌。

        想到这里,齐渊忽然想到了黑石镇和新月镇,只是两个黑铁矿脉,新月镇就倾巢而出,差点将黑石镇吞并。

        钢铁战车的实力比黑石镇强大了百倍不止,敢对狼牙狩猎队下手的其他聚集点,实力肯定也不会弱小。

        普通的利益或者仇恨,或许可以让那个双方的猎人发生冲突,但绝对不可能将狼牙狩猎队卷入其中,鸾的态度已经隐隐表明,他们之间的仇恨应该不会是简单的私人恩怨。

        又是什么样的利益冲突,可以引发这种层次的冲突。

        齐渊试探了问了一句,这一次栗子却是摇了摇头,没有给出答案。

        对于聚集点之间的恩怨,齐渊也没有多问,他并没有意识到,栗子都没有意识到,这次被敌人盯上的并不是狼牙狩猎队,而是齐渊自己。

        齐渊进入地穴之中完成签到后,没有在下面多做停留,回到地面之上,默默的看着鸾如同打地鼠一般,追逐着目标。

        或许是慌不择路,或许是凑巧,双方在追逐了一阵后,齐渊发现小黑驾驶着吉普车向着自己所在的方向驶来。

        “竟然跑到我这里来了?”齐渊笑了笑,侧身让开路。

        吉普车扬疾驰而过。

        过了不到十秒钟钟,齐渊就看到小黑驾驶着吉普车甩出巨大的弧度,然后再次向自己冲了过来。

        如果不是对于小黑已经算了解,他几乎以为是小黑故意想要开车撞自己。

        下面这家伙是故意的!

        齐渊眼神微寒,再次侧身让过一条路。

        下面那个家伙,不但可以感知到吉普车的位置,同时也能感知到自己的位置,他知道自己跑不掉,故意用这种方法干扰小黑的追击。

        “感知域的能力者!”栗子也有些惊讶于敌人的能力。

        又一次让路之后,齐渊心中终于浮现出一丝怒意。

        真以为躲在地下,就拿你没有办法吗!

        齐渊右手握住虫兽探测仪,刚刚获取的签到点瞬间融入其中。

        虫兽探测仪悄然消失,化作一抹柔和能量涌入天赋树,将一个全新的灰色光球点亮。

        区域探测!

        齐渊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新获取的能力发动的瞬间,整个世界忽然变得清晰起来,方圆百米之内的任何一丝风吹草动,全部轻易的反馈在感知中。

        不但身后没有了视野盲区,就连头顶和脚下都是纤毫毕现。

        齐渊清晰的“看到”了埋在泥土中的每一颗石子,看到了泥土之下的迷宫一般的地下洞穴,看到了一个眼放绿光,四肢着地在洞穴之中快速穿梭的男子。

        这是你自己找死!

        齐渊瞬间锁定了地下的敌人,缓缓从腰间抽出了斩首者!

        黑暗的洞穴之中,因为不断逃窜而气喘吁吁的男子,忽然心中一寒,仿佛被天地盯上了一般。

        怎么回事?

        难道是狼牙队的其他人过来了吗?

        男子来不及思考,就“看到”站在吉普车顶的鸾再次扣动了扳机,男子忽然一个加速,恰好躲过钢铁玫瑰射出的能量射线。

        虽然穿透了厚厚的泥土层,导致钢铁玫瑰的射线的威力被削减大半,不能对他造成严重的伤势,但他依然不敢用身体去硬抗鸾的攻击。

        “继续坚持!坚持到这个臭娘们手中的钢铁玫瑰能量耗尽,他们就无法攻击到我了!”

        男子默默地想到,在地穴之中不断逃窜,需要耗费体力,钢铁玫瑰的这种攻击,同样需要大量的能量,只要拖到钢铁玫瑰的能量耗尽,狼牙狩猎队没有了有效攻击地下的手段,自己有希望逃出生天。

        就在男子试图再次利用地面之上的其他人,干扰吉普车的追击,规避危险之时,他忽然看到那个被他当成障碍物的年轻人手持一把形态怪异的弯刀,正冷冷的盯着自己!

        那冰冷的眼神,然男子忍不住心头一颤,他忽然找到了刚才那一丝危险的来源!

        难道他也有感知域能力,可以感知到我的位置?

        不对!

        这个人是这次的任务目标—深渊!

        他怎么会还活着?

        那些沙獭兽的爪子上,早已经涂抹了剧毒,他怎么会没有中毒?

        难道他没有被沙獭兽碰到?

        可是这又怎么可能!

        七头一阶,还有一头二阶沙獭兽,除非是三阶速度强化,否则谁能在它们的突袭之下丝毫无损!

        不等他思索出答案,他就看到任务目标,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弯刀,做出一副准备向下斩杀的动作。

        他这是想干什么?

        难道他以为可以砍到我?

        我这里距离地面的距离已经超过了三米,即使是钢铁玫瑰的攻击,都被削弱到了极致,他凭什么认为自己可以攻击到我!

        “我来挡住他,别让他跑了!”齐渊忽然大喝一声。

        鸾看了齐渊一眼,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

        如果是其他人说出这句话,她会不屑一顾,就算除非掌控大地之力的三阶元素域,否则基本不可能穿透这么厚的泥土影响到下面的那只老鼠。

        可当齐渊说出这句话时,她却没有任何理由的觉得可以一试,齐渊之前的强大战绩,给了她一种莫名的信任,她决定相信齐渊一次。

        地下穿行的男子,不知道齐渊已经和鸾准备联手,不过面对举起弯刀的齐渊,他不愿意冒任何一丝危险,在经过前方一个岔口时,他正准备一个转弯绕过齐渊。

        就在这时,鸾忽然调转枪口,突如其来的一枪瞬间击穿了泥土,差点击中了他。

        男子瞳孔一缩,如果不是及时止住了脚步,差点比刚才这一枪命中头部。

        虽然躲过了钢铁玫瑰的攻击,可男子也不得不放弃转弯的岔口,继续向前方冲去。

        在钢铁玫瑰的威慑之下,他不敢有丝毫的停顿,一旦停下来,被钢铁玫瑰命中的几率就会直线上升。

        男子抬头看了齐渊一眼,却只看到一双冰冷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两个人的目光,仿佛穿透了厚重的泥土,虚空之中凭空交汇!

        从齐渊的眼中,男子看到了一丝透彻心扉的冷漠杀意!

        就算你能“看”到我,我也不相信你可以攻击到我!

        你只是一个一阶,你凭什么穿透数米的地面,攻击到地下!

        男子低着头低吼一声,虽然他不相信深渊能够穿透地面,可那冷漠的杀意,却清晰的映入了脑海,他下意识的加快的脚步,试图快速从齐渊的脚下穿过。

        眼看就要交叉而过的刹那,致命的危险瞬间攀升到了极致!

        男子猛然抬头,他看到深渊对着自己的脚下猛然一刀斩杀而出。

        即使隔着数米厚的泥土,在“看”到齐渊这一刀的瞬间,男子仍然瞳孔一缩。

        这一刀仿佛斩破了空间,径直斩杀在了他的身上。

        虽然知道这只是幻觉,但男子还是下意识的侧身躲避了一下,不敢让这一刀落在自己的身上。

        “齐渊在干什么?”

        小黑疑惑的看着对着地面挥斩的齐渊。

        “马上就会知道了!”

        鸾的眼珠浮现出一丝淡淡的期待。

        难道曲师已经补全了斩首者的最后一道工序,可以爆发出能量倾泻吗?

        齐渊看似疯狂的表现,让她想起了斩首者最强爆发,那个传说中可以一刀秒杀三阶防御的强大功能!

        鸾原本以为会在龙寒的手中看到能量倾泻,可龙寒却意外战死,随后曲师也停止对这把刀的锻造。

        慢慢的,鸾刻意的选择了遗忘,她以为自己再也看不到能量倾泻的绽放,她从没想过,还能够在其他人手中亲眼见证能量倾泻的爆发!

        寒意四射的斩首者,如同刀切黄油一般,破开脚下的泥土,直到没入刀柄!

        能量倾泻!

        齐渊眼神一凝,狂暴的冰霜之力,如同寒潮一般瞬间倾泻而出。

        ps:本.书.首.发.起.点.中.文.网,请.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