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机械血肉在线阅读 - 第59章 幕后黑手

第59章 幕后黑手

        夜色深沉。

        喧嚣的钢铁战车缓缓陷入沉寂,除了猎人公会等少数几个地方依然灯火通明外,大部人都已经陷入了沉睡。

        一间灯光幽暗烟雾缭绕的房间内,血手帮剩余的几位成员聚集在一起,房间内凌乱的摆放着几张桌子,地上到处都是熄灭的烟头,房间的气氛沉闷而压抑。

        一个穿着黑色背心的男子,用力抽了一口烟,然后将烟蒂扔在地上,一脚踩灭,用凶戾的眼神盯着对面手臂上有纹身的男子。

        “老三,这件事你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解释?”

        纹身男子靠坐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说到:“解释什么?这件事我也是受害者!我也赔了三万块!”

        背心男眼中凶光闪烁,似乎随时有可能发难。

        “这次的目标可是你选定的,你信誓旦旦的告诉我们,这个人只是一阶,没有任何背景。”

        “为什么他的实力会这么强?为什么会城防守备军会来得这么快?为什么他会认识狼牙守备队的人?”

        “你这是怀疑我勾结城防守备军?”纹身男眯着眼睛和背心男对视一眼。

        “齐渊只是一阶,这一点在动手之前,你们用虫兽探测仪确认过,至于城防守备军和狼牙狩猎队,这些年我手上沾染的鲜血不会比你们少,你们认为我还有上岸的可能吗?”

        房间再次陷入了沉默,过了许久,一直闭着眼睛没有说话的血手忽然睁开眼睛。

        “消息是谁告诉你的?”

        纹身男瞳孔微微一缩,声音低沉的说到:

        “是猎人公会那边的老鼠传来的消息。”

        猎人公会的每一个任务,都意味着一笔不菲的报酬,这些流动的资金就像血腥味一般,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甚至衍生了许多专门贩卖消息的消息贩子,这些人有一个统一的外号——老鼠。

        “你去杀了他!”

        纹身男面露难色。

        “城防守备军现在正盯着我们,是不是等风头过了再动手。”

        血手看了他一眼,平静的说到: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你不杀了他,我就杀了你!”

        纹身男低着头,仿佛不敢和血手对视,在其他人无法看到的阴影之中,他的嘴角忽然微微上扬,弯出了一个冷酷的弧度。

        哒!哒!哒!

        清晰的脚步声忽然从门外传来,越来越近。

        脚步声很平稳,房间内的众人忽然脸色微变,这个房间是血手帮的一个隐秘据点,不可能有其他人靠近。

        血手拿出一个虫兽探测仪,上面清晰的显示着一个红色的光点。

        三阶!

        外面那个人是一个三阶!

        难道是狼牙狩猎队的人?

        不!

        他们一旦动手就是雷霆扫穴,绝不会用这种方式!

        血手的目光忽然锁定了纹身男。

        “是不是你干的!”

        血手站起身来,掏出腰间的左轮,黑漆漆的枪口低着纹身男的眉心。

        纹身男抬头看着血手,眼神之中带着一丝疯狂。

        “你现在才明白这一点,是不是太迟了!”

        咚咚!

        门外传来两声清晰的敲门声,这让房间内的血手等人如临大敌。

        血手一手勒住了纹身男的脖子,面向房门将他挡在胸前,然后用枪抵住他的太阳穴。

        “外面的人是谁?”

        纹身男瞬间满脸通红,呼吸困难起来,不过他还是咬着牙,狞笑着说到:

        “人就在门外,你打开门就知道了!”

        他越是这么说,其他人就越是紧张,可面对一个来历不明的三阶,他们连率先开枪的勇气的没有。

        普通的枪械已经很难威胁到三阶能力者,如果对方没有恶意,率先开枪就会变成挑衅,三阶能力者有多恐怖,他们都很清楚,想要活着离开这里,只能寄希望于对方愿意放过自己。

        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

        血手帮的众人拿出武器,紧张的盯着禁闭的房门,仿佛外面站着一头吃人的猛兽。

        房间位于地下,而且只有一个出口,只要被人堵住房门,也就堵住了唯一的出路。

        当敲门声再一次响起时,血手忽然对旁边的一个一阶成员说道:

        “你去开门。”

        被点名的成员,脸色一变,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听从了命令,

        外面那位或许非常危险,但血手也不是好人,违抗他的命令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

        他咽了咽口水,一步一步向门口挪去,仿佛前面就是无底深渊。

        吱呀!

        房门向里面拉开,一个穿着带着礼帽,穿着黑色燕尾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面对几只黑漆漆的枪口,燕尾服男子微笑着环视一周,眼神没有任何变化,对于被血手拿枪指着的纹身男,他也显得毫不在意,仿佛只是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全都在这里,很好!”

        男子直接走进房间,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身后的房门啪嗒一声,直接合拢。

        不等血手开口说话,男子接着说道:

        “好了,从现在开始,全部听我指挥,先放下你们手中的玩具。”男子温和的说道。

        男子话音未落,房间内的血手帮众人仿佛中了迷魂汤一般,全都乖巧的将自己手中的武器全都放了下来,甚至连血手都不由自主的松开了纹身男子,同时放下了手中的左轮。

        “排队在我前面站好!”

        血手帮众人,乖乖的在男子面前一字排开,如同牵线的木偶,血手表情有些狰狞,似乎在竭力反抗着什么,不过在男子目光温和的注视之下,他最终还是放弃了反抗,在男子面前立正站好。

        纹身男子从血手手中脱身开来,低头在燕尾服男子身后站好。

        “去外面守着,不要让其他人进来。”

        “是!”

        纹身男子不敢多问,退出房间后,轻轻的将房门关好。

        燕尾服男子看了背心男一眼,他立刻低着头,搬过来一般干净的椅子,放在燕尾服男子身后,然后再次和其他人站在一起。

        燕尾服男子坐了下来,斜靠在椅背上,双腿交叉。

        “我来问,你们回答,不允许有任何隐瞒!”

        “是!”

        燕尾服男子目光锁定那个开门的血手帮成员。

        “把今天遇到齐渊的经过,详细的告诉我!从你开始。”

        被点名之人,断断续续的,将自己所知道的经过,详细的复述了一遍。

        燕尾服男子一字不漏的听完,随后对第二个人说道:

        “你再说一遍。”

        很快第二个人再次将事情重复了一遍。

        一次又一次,燕尾服男子让包括血手在内的所有人全部复述了一遍后,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燕尾服男子的目光落在血手身上。

        “把你的手臂伸出来,显出最强状态。”

        血手伸出双手,一股强大的力量涌出,手臂迅速膨胀起来,变成长满鳞片的虫兽状态。

        右手的前臂处,有着一个碗口大小的清晰伤口,鳞片破碎,血肉已经结痂。

        燕尾服男子看了伤口一眼,随后伸出自己右手,旁边的血手帮成员从腰间抽出一把银色的匕首,放在他的手中。

        燕尾服男子左手食指抹过刀锋,一抹银色的光芒微微流转,刀锋仿佛变得锋利了许多。

        看着锋利的刀锋,血手的表情再次变得挣扎起来,不过最终没有收回手臂,也没有后退一步,眼睁睁的看着燕尾服男子将森冷的刀锋,抵在猩红的鳞片之上。

        燕尾服男子右手微微用力,刀锋在鳞片上划出一道白线,并没有离开破开手臂的防御。

        看着白色的划痕,燕尾服男子脸色微变,似乎没想到血手在嫁接了这双手臂后,还能保持着这么强大的防御。

        这一刀已经足以破开一阶的防御,却连鳞片都破不开,意味着手臂的防御至少是二阶。

        燕尾服男子继续用力,很快森冷的刀锋划破了猩红色的鳞片,切入了虬匝的血肉之中。

        鳞片之下的血肉坚韧异常,燕尾服男子来回切割了几刀,直到殷红的鲜血沿着伤口在地下汇成了一个小血洼,刀锋才触碰到包裹其中的坚硬骨骼。

        燕尾服男子的目光再次落在齐渊留下的枪伤处,他用匕首挑破结痂的伤口,刀锋轻易触碰到了伤口深处的骨骼。

        “防御比二阶更强大,他却一枪就能打碎鳞片,穿透血肉,直抵骨骼,是怎么做到的?”

        燕尾服男子将匕首插入血手的手臂之中,眼中浮现一丝疑惑。

        “虫兽探测仪显只是一阶,不但防御强大到能够抵挡子弹的攻击,而且能够用屠夫击穿二阶防御,这种实力的年轻人,在庇护所之外应该很少见,这个齐渊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一阶,还好处理,狼牙狩猎队的人也搅和了进来就有些麻烦了。”

        狼牙狩猎队的成员不但实力强大,而且极为护短,再加上背后还站着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凌幽首领,没有人愿意在钢铁战车招惹狼牙狩猎队,即使是他也不敢。

        燕尾服男子沉默许久,最后眼中上过一抹精光。

        之前拿出匕首的一阶男子,表情呆滞的走出队伍,从血手的手臂之中抽出染血的匕首,然后一刀一刀捅入他的心脏,很快就终结了血手的生命。

        杀完血手之后,他又拿起匕首,对着另外一人的心脏捅了下去。

        鲜血从伤口涌出,染红了男子胸前的衣服,也染红了水泥的地面,浓郁的血腥味弥散在封闭的房间之内,整个房间仿佛变成了一个屠宰场。

        当拿着匕首的成员将其他人全部解决之后,他最后拿起匕首,最准了自己的心脏!

        噗呲!噗呲!噗呲!

        男子仿佛没有痛觉一般连捅自己的心脏三刀,然后睁大眼睛,满脸惊恐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燕尾服男子环视房间一圈,确认没有任何遗漏之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纹身男子一直守候在门口,看到燕尾服男子出来后,立刻低着头迎了上去。

        “把门从里面反锁。”

        “是!”

        纹身男子走进房间,从里面将门反锁后,满脸扭曲的从尸体中抽出那把染血的匕首,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持匕首,一刀刺入了自己的心脏。

        ……

        血手帮消失了,就像被他们所杀死的那些外来者一样,在钢铁战车没有激荡起任何涟漪,不过确让其他的黑帮成员陷入了不安的惶恐之中,同时将那个叫深渊的猎人,列入了绝对不能招惹的存在之一。

        安静下来的黑帮,让齐渊难得度过了安静的一天,直到第三天早上,约定的时间到来。

        齐渊和贾涛出来后,才发现鸾和小黑、栗子已经等候在了门口。

        不过这一次,司机换成了小黑,鸾坐在副驾驶,栗子一个人坐在吉普车的后座。

        “我们好像来迟了。”齐渊笑着说道。

        “是我们来早了。”鸾笑了笑。

        “总不能收了你那么多钱,还让你来等我们。”

        小黑也把头伸了过来。

        “上次发挥失误,这一次我们比一下怎么样,如果你赢了,我的那份报酬归你,如果我赢了,下次你也帮我出一个任务。”

        这是担心我隐藏实力,想让我全力以赴?

        齐渊看了小黑一眼,笑着说道:

        “既然是比赛,奖励自然要公平,如果我赢了,下次你再帮我出个任务!”

        小黑微微一愣,忽然咧嘴一笑。

        “你倒是挺自信,死亡收割的威力虽然不错,但和机械武装相比还是差了点。”

        “我的武器可是两把闪耀黎明!你可别怪我胜之不武!”

        两把闪耀黎明就敢在我面前嚣张,你怕是我见过我在虫兽群之中砍瓜切菜!

        “能力者真正强大的不是武器,而是自己的能力!”齐渊意味深长的说到。

        贾涛同情的看了小黑一眼,齐渊可以用不到一分钟就砍杀十多头沙獭兽,你拿头和他比。

        他提出这个赌注,摆明了想要白嫖你一次。

        鸾用手支起头,斜靠在副驾驶的窗户上,饶有性质的看着两人。

        “既然你们两人都想比试,那我来做裁判,一阶虫兽算一分,二阶算五分,三阶算十五分。”

        “如果谁开口求救,一次扣十分,怎么样?”

        “没问题!”

        齐渊和小黑异口同声的说到。

        “出发!”

        鸾一声令下,小黑直接踩下油门,吉普车一路扬长而去。

        “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有冲劲。”齐渊轻笑一声,骑着铁狼紧随其后。

        贾涛默默的跟在身后,忍不住的有些羡慕,什么时候自己在面对虫兽之巢的时候,也能像齐渊这么从容就好了。

        齐渊和狼牙狩猎队的人一起出动的这一幕,被不少有心人看在了眼中,如果说之前的还只是猜测齐渊和狼牙狩猎队有关系,那今天的这一幕无疑让猜测得到了证实。

        一个身穿黑袍的消瘦人影出现在大门口,他后背背着一把长度接近身高的黑色狙击枪,大半个面容隐藏在黑色的兜帽之下。

        黑袍抬起头看着齐渊远去的背影,瞳孔深处隐约浮现出一个十字准星。

        “又来一个麻烦!”黑袍低声喃喃自语了一句。

        一辆吉普车从聚集点内驶出,黑袍男子忽然化作一抹阴影,随着吉普车一起消失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