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机械血肉在线阅读 - 第25张 乱战

第25张 乱战

        徐魁脸色阴沉的坐在副驾驶,虽然最后勉强击杀了两个二阶猎人,但黑蝎的暴毙也给了他重重一击,更让他恐惧的,是屠夫透漏的那个消息。

        两个二阶猎人竟然敢来狩猎自己,徐家真的出事了吗?

        家里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自己联系。

        十天前,流沙庇护所毫无征兆的切断了自己的所有补给,家里反常的将小霜送了出来,是不是他们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为什么我会没有收到一点消息?

        徐家在真理之门总部也有不小的势力,是谁有这么大能量,可以将整个徐家连根拔起?

        司图知不知道徐家出事的消息?

        小霜现在怎么样了?

        ……

        一个个念头在心头闪过,徐魁的心越来越乱,直到黑石镇在望时,徐魁终于下定了决心——赌一把!

        种种迹象都表明徐家或许真的已经出事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回到流沙庇护所无疑是自投罗网,只有占据黑石镇还有一丝生机。

        “黑石镇,明面上只有司图一个二阶,就算他有隐藏力量我和小霜两人联手,再加上暗影蜥蜴,应该足以应对,再加上那一位的帮助,我至少有三层的把握,拿下黑石镇!”

        “可惜我没有时间继续准备,否则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至少会有六成把握拿下!”

        “只要拿下黑石镇,哪怕徐家真的倒了,我也有了立足之地!”

        卡车一路畅通无阻,驶入了黑石镇。

        回到住所后,徐魁匆匆下车,不顾其他人诧异的眼神,直接推开门,穿过空旷的大厅,在一间铺着红色地毯的房间内,找到了百无聊奈,正魅惑了一个侍者自残取乐的徐小霜。

        房门被突然推开,显然吓了徐小霜一跳,当她看清楚来人的模样后,眼睛瞬间弯成了月牙!

        “哥,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矿洞和暗影蜥蜴都拿下了吗?”

        徐魁正想说什么,忽然听到了液压机开启的声音,顿时脸色一变,快速走到窗边,小心翼翼的拉开窗帘看了一眼窗外。

        只看到数十个全副武装手持冲锋枪的战士,迅速拉开封锁线将自己所在的这一栋三层小楼团团围住,在不远处的隐蔽角落,几杆狙击枪同样已经瞄准了这里。

        该死!

        司图要发难!

        徐魁的心渐渐沉入了谷底,如果自己率先发难,打司图一个措手不及,还有几分胜算,如今被司图占据了先机,继续动手,只会是死路一条。

        “哥,发生了什么事?”

        徐小霜也靠了过来,看清楚外面的形式后,一张俏脸顿时一片煞白。

        “司图,竟然敢对我们下手,他难道不怕我徐家铲平整个黑石镇!”

        徐魁拉了一把失神的徐小霜,让她避免暴露在狙击手的瞄准之下。

        “小霜你听我说!”

        徐魁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沸腾的恐惧和愤怒,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家里可能出事了,猎人公会那边那边已经挂出了针对我们徐家的悬赏,司图应该也已经得到了消息,他想趁着徐家失势,对我们两人下手!”

        “家里出事了?”

        徐小霜一脸茫然,似乎还没有领悟到这句话背后的寒意

        “是家里的生意出了问题,还家里的谁出了意外?”

        徐魁眉头拧了起来,声音沙哑的说道:“是真理之门总部那边出事了!”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解释,我们必须马上离开,等到司图发动攻击,我们再想走就来不及了!”

        “外面已经被司图的人包围了,我们怎么离开?”

        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后,徐小霜第一次品尝到了害怕的滋味,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种场面。

        “你随我来!”

        徐魁不再解释,拉着徐小霜向着楼下飞奔而去。

        背靠徐家这颗大树,徐魁在黑石镇和司图明争暗斗几年,虽然没有能拿下黑石镇,但也为自己准备了退路。

        原本是为了防止司图鱼死网破留下的后手,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被迫启用。

        徐魁这些年培养的嫡系战士,一半已经死在了矿洞之中,另一半正在和外面司图的战士对峙,整栋楼里面一片人心惶惶。

        徐魁带着徐小霜一路进入一层,推门进入一间阴暗的房间,然后将房门反锁。

        刷!

        徐魁掀开盖在地上的地毯,显露出下方褐色的木质地板,徐魁在地板上轻轻敲了几下,随后手指勾住一个细小的缺口,用力一抬。

        一块长约一米的正方形地板被揭开,露出一个黑漆漆的地洞!

        夹杂着泥土气息的冷风,从洞穴里面吹来,徐魁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他这才发现,这短短的几分钟,自己已经出了一声冷汗。

        看到洞穴的瞬间,徐小霜恐惧的眼神一亮,正准备拉着徐魁跳下去,却被徐魁一把拉住。

        “等等!”

        徐魁拿出一把手电筒,对着黑漆漆的洞穴连续闪了几下,很快洞穴下方传出一丝异动。

        在手电筒灯光聚焦的地方,一张凹凸的人脸从泥土之中显现出来。

        那泥土人脸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有些怪异的笑容。

        “你做出决定了吗?”

        徐魁深吸一口气,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把她送出去,送到安全点,我留下来和你一起对付司图!”

        泥土人脸看了徐小霜一眼,似乎有些疑惑,沉思了一阵后,他轻轻点了点头。

        “我会把她送出去,不过我要先拿到东西。”

        徐魁从胸口将贴身挂在胸前的两个黑色吊坠取了下来,那是两个外形和子弹有些相似的金属吊坠

        徐魁两只手捏住一只吊坠的两端,轻轻转动几圈,打开了中空的金属吊坠,从里面取出一颗和子弹差不多大小的胶囊。

        胶囊通体漆黑,隐约可以看到里面装满了某种流动的液体。

        徐魁将胶囊交到徐小霜的手中,慎重的说道:

        “拿着这个东西走地下通道离开,如果在洞穴之中遇到了危险,就将它捏碎,一定要平安离开通道,回到地面之上,再将它扔到洞穴之中。”

        “在安全点,我留下了一辆铁狼,还有些一些其他的东西。”

        “出去后,立刻骑上铁狼,带着东西离开,不要回流沙庇护所,去黑钢庇护所附近的战车小镇,找一个叫瞎子的家伙,告诉他是我让你来找的他,包裹里面有信物,他会告诉你该怎么做!”

        徐小霜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被徐魁摇了摇头打断。

        “我走不了,司图不会让我离开。”

        “没有时间了,快走!”

        徐魁将她推入洞穴,这才用低沉的声音,对那张人脸说道:“另一半在我手中,等她平安离开后,我会将它交给你!”

        说完后徐魁轻轻将地板轻轻盖上,不去看下面那张惊慌中带着一丝哭痕的小脸。

        “小霜,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做完这一切后,徐魁平静的站起身,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外面的战士还没有发动进攻,也没有人来劝说投降,徐魁和司图都很清楚,从双方撕破脸的这一刻开始,就注定只有一个人可以活下去。

        司图之所以没有在外面动手,意图已经很明显,就是想关门打狗,确保自己不会有逃离的机会,哪怕对黑石镇多造成一些破坏,多死一些人也在所不惜。

        一抹阴影从房间的角落靠了过来,悄悄的藏进了徐魁还带着几分血迹的衣袖之中。

        徐魁站在大门口,整理了一下衣领,随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的战士发现推门而出的徐魁后,立刻调转枪口,对准了他,远处的几杆狙击枪,也将准心锁定在了他的身上。

        不过也没有人率先开枪,徐魁背后站着整个徐家,在黑石镇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虽然他们不知道司图为什么会在今天突然对徐魁动手,但对于这个实力和背景都非常强大的敌人,他们依然保持着一种深刻的忌惮,在司图下达命令之前,没有人敢擅自开枪。

        徐魁保持着一贯傲慢的表情,冷漠的环视一周,似乎丝毫没有把周围的枪口放在心上。

        “让司图来见我!”徐魁大声喊道。

        没有人开枪,也没有人回应

        赤手空拳的徐魁一步一步缓缓向前走去,直到靠近了第一道防线,一个洪亮的声音终于出现了。

        “徐魁,徐家已经倒了,看在你帮忙清理了一个矿洞的份上,现在束手就擒,我可以给你留一个全尸!”

        司图叼着雪茄从一辆架着重机枪的卡车副驾驶上走了下来,和徐魁遥遥相对。

        “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徐魁问道。

        司图吐出一口烟圈,缓缓说道:“当然是猎人公会,在这片区域,猎人公会的消息比真理之门更加灵通!”

        “什么时候?”

        “三天前。”司图嘴角微微上扬。

        “我原本以为屠夫和蝮蛇联手能够把你击杀在矿洞,所以让你多活了三天,没想到你竟然活着回来了。”

        徐魁沉默了片刻,凝视着司图道:“从我到黑石镇开始,许多人都认为你比我更强,都说我能在这里站稳脚跟,依靠的是徐家的力量。”

        “现在徐家已经倒了,我想和你堂堂正正的打一场,你赢了我会让我的人放弃抵抗,如果我赢了,我也没想过能活着走出去,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以为你还有资格和我谈交易!”

        司图眼中语气中渗透着一股冷酷的杀意。

        “没有了徐家的支持,你连站在我面前的资格都没有,我给你最后十秒钟,让你的人放下武器投降,否则,这栋楼里面的所有人,全部杀光!”

        赤裸裸的杀意,让徐魁身后的战士脸色微变,却没有人一个人放下手中的武器

        徐魁看着司图,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你以为你赢定了?”

        司图眉头一皱,本能的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似乎还有什么地方没有考虑到。

        徐魁已经陷入包围,没有任何脱身的可能,只要杀了他,一切就尘埃落定,还有什么变数?

        徐魁忽然张开嘴,做出一个爆炸的嘴型!

        轰!

        黑石镇的大地开始微微颤动,仿佛地震来临了一般!

        不好!

        司图脸色一变,同时一声令下。

        “开枪!”

        砰!砰砰砰砰!

        死亡的枪声连成一片,中间还夹杂着几声狙击枪的轰鸣。

        无数子弹交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瞬间将徐魁笼罩!

        徐魁脚下的地面忽然塌陷,一抹阴影同时将他的身形笼罩,徐魁瞬间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阴影穿梭!

        司图脸色一沉,正准备亲自追击,就看到一头头黑齿鼠从徐魁脚下的地洞之中涌了出来,连绵不绝,仿佛无穷无尽。

        “黑齿鼠!到处都有黑齿鼠出现!”

        惊慌失措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司图环视一周,只见黑石镇多处街道都出现了地面塌陷,无数黑齿鼠如同泉水一般从地下涌出!

        这些黑齿鼠有着强烈的攻击性,从洞穴之中涌出后,立刻疯狂的向四周的人类扑食而去。

        几个战士开枪向黑齿鼠扫射,在黑齿鼠身上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却丝毫不能阻止这些黑齿鼠的进攻。

        浑身窟窿的黑齿鼠依然在疯狂的发动袭击,从伤口之中涌出的的黑色血液,一路挥洒在了四周的每一个角落。

        黑色的血液!

        司图瞳孔猛然一缩,似乎发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这些黑齿鼠眼睛之中漆黑一片,除了黑色,不见一丝其他颜色。

        污染者!

        这些黑齿鼠全都被污染了!

        这是末日圣庭的手段!

        徐魁暗中和末日圣庭的人勾结在了一起!

        司图瞬间明白了徐魁的依靠,与此同时一种极致的愤怒涌上心头。

        徐魁怎么敢这么做!

        末日圣庭是全人类的公敌!

        是被真理之门、猎人公会、钢铁王座等等这些站在权力和力量巅峰的强大组织,联手通缉的异类!

        “徐魁勾结末日圣庭,这些黑齿鼠已经堕落,黑石镇的所有人听令,将这些堕落黑齿鼠全部击杀!”

        司图的咆哮瞬间惊醒了整个黑石镇,那些原本关上门,不想卷入这场战斗荒野猎人也心头一颤,拿起武器加入了战斗。

        堕落者和虫兽一样,是所有人人类的敌人,如果不能将这些堕落的黑齿鼠杀光,整个黑石镇都会被它们污染,变成一座死城,甚至有可能变成一个小型的污染之巢!

        堕落的黑齿鼠比嗜血黑齿鼠更加危险,即使是荒野猎人也不愿意和它们交战,但此刻它们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因为黑石镇的大门已经关闭,如果不能杀光这些黑齿鼠,所有人都将变成这些堕落黑齿鼠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