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机械血肉在线阅读 - 第24章 击杀

第24章 击杀

        大脑被刺穿,即使以鳞蛇强大的生命力,这一刻也走向了死亡的末路,挣扎逐渐失去力量,只有无助的嘶吟回荡在黑暗的矿洞之中。

        砰!

        一声响亮的枪声忽然从另一个通道传来,罗奎脸色微变,徐魁是不用枪的,这一声枪响也不是陆汉的飞鹰。

        有人偷袭了陆汉!

        是之前消失的那几个荒野猎人!

        罗奎冷笑一声,陆汉的实力如何他很清楚,只凭借那个逃走的荒野猎人根本不可能威胁到他,而且陆汉拥有黑暗视野,这个看似没有什么用的能力,足以让矿洞之中的黑暗成为他的主场,即使是自己,在黑暗的矿洞之中,也未必能胜过陆汉。

        很快,对面的通道之中,传来了熟悉的枪声,那是陆汉手中飞鹰反击的声音。

        巢穴之中,黑蝎和暗影蜥蜴的战斗还在继续,看着脚下的鳞蛇终于停止了挣扎,罗奎悄然松了口气,从眼眶之中抽出了被脑浆和鲜血淋湿,显得滑腻无比的斩马刀。

        刚才为了快速搏杀鳞蛇,承受了鳞蛇的一次重击,虽然依靠强化防御,没有被碾压,但强大的冲击力,依然伤到了内脏。

        嘶!

        黑暗之中的声音再次传来!

        罗奎脸色忽然一变。

        又来一条!

        罗奎握紧手中的斩马刀,死死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很快一条同样巨大的鳞蛇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没有任何花俏,罗奎再次挥舞着斩马刀冲向了鳞蛇,甚至没有注意到它的脖子处,有着一块明显凸起。

        同伴,或者说配偶的死亡,刺激到了这条受伤的鳞蛇,它不顾身上的伤势,和卡在食道内的猎物,直接张开血盆大口,向罗奎撕咬而去。

        “只知道用蛮力的蠢货!”

        罗奎喝骂一声,手中双刀飞舞,因为洞穴的高度不够,这一次他没有故技重施,而是一头撞进了鳞蛇的口中。

        察觉到猎物进入口中,鳞蛇的咀嚼肌猛然收缩,试图将猎物咬碎,但这一次它的吞咬却失败了。

        罗奎脚踩下颚,死死的抵住两颗锋利的獠牙,右手握着斩马刀,一刀狠狠的刺入上腭的血肉之中。

        同时,左手握着另一把斩马刀,一刀一刀刺入鳞蛇柔韧的口腔,留下一个个狰狞的血窟窿。

        冰冷腥臭的鲜血,如同瀑布一般汹涌而出,淋湿了罗奎的身体。

        鳞蛇痛苦的呻吟中,罗奎眼中凶光大盛,

        “你能吞下齐渊,那是因为他废物!在我的面前,你才是被捕食的猎物!”

        鳞蛇痛苦的挣扎着,却始终无法咬合张开的嘴巴,也无法摆脱支撑在口中的猎物,只能在黑暗的洞穴之中乱窜。

        鳞蛇口中,罗奎艰难的喘息着,和鳞蛇的战斗是勇气和力量的对抗,虽然鳞蛇的的脑子不好使,但力量却不弱,如此庞大的体型,所带来的力量远远超过了一阶力量强化,如果不是机械臂足够强大,即使是他有着三个一阶格斗域的能力强化,也不可能正面击杀一头鳞蛇,更不用说和两头鳞蛇车轮战。

        想眼看鳞蛇逐渐力竭,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罗奎尝试着从它的口腔,向包裹在颅骨之中的大脑进行攻击。

        噗呲!

        又是一刀刺出,然后狠狠的一剐,从鳞蛇上腭剐出一大块猩红的血肉。

        “畜生就是畜生,力量再大也不过是畜生!”

        罗奎狞笑一声,又是一刀捅出!

        砰!

        一声沉闷的枪声忽然从鳞蛇体内传出!

        枪声很熟悉,正是飞鹰独特的声线!

        浑身鲜血淋漓的罗奎,愕然的看着一颗沾满血水的银色子弹从鳞蛇的体内飞出,击穿了一块猩红的血肉,击碎了一滴跌落的鲜血,击中了自己的胸口!

        罗奎眼睁睁看着自己胸前坚韧的皮肤上突然多了一个小洞,然后肌肉急速隆起,皮肤上旋即出现无数龟裂,然后猛然炸裂开來,血肉横飞,血雾散去后,赤裸的胸前出现了一个碗口大小,前后通透的窟窿。

        透过窟窿,可以清晰的看到残缺的心脏,还在不甘的跳动着。

        被鳞蛇吞噬的那个诱饵还活着!

        他怎么怎么敢攻击我?

        我不是有一阶防御吗?

        飞鹰手枪的攻击,怎么可能造成这么恐怖的伤势?

        就算是有破甲弹也不可能啊!

        力量随着生机一起迅速流失,罗奎再也无法支撑鳞蛇的咬合,眼神之中带着浓浓的疑惑和不解,像立柱倒塌一般,跪倒在鳞蛇鲜血满溢的口中。

        砰!

        又是一枪沉闷的枪声响起,鳞蛇的身体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精疲力竭的身躯,仿佛遭受了致命一击,缓缓的停住了挣扎。

        鳞蛇的巨口被慢慢撑开,罗奎血肉模糊的尸体,被一点一点从里面推出来,跌落在地。

        “呸!”

        齐渊从鳞蛇口中钻了出来,吐了一口冰冷腥臭的蛇血,被粘液和鲜血沾满的身体,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竟然让罗奎独自一人对付两头鳞蛇,陆汉去哪儿了?徐魁又在哪里?”

        齐渊看着黑暗深处,眼神有些凝重,罗奎虽然被一枪毙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很弱,一个能够独自解决鳞蛇的能力者,在一阶能力者中绝对属于强者,但他依然对徐魁毕恭毕敬,这绝不仅仅是身份的差距,肯定还有实力的原因,徐魁的实力应该还在罗奎之上。

        徐魁敢进入矿洞就是证明,他绝对不是离开黑蝎,就没有战斗力的菜鸟。

        砰!

        一声声沉闷的枪声回响,从黑暗深处传来。

        只是从回荡的声音,齐渊就判断出枪声来自于屠夫,来自于他那把口径狰狞的左轮!

        屠夫还没死!

        齐渊有些诧异,徐魁他们能够扛过铺天盖地的嗜血毒蚊并不奇怪,以屠夫的手段怎么可能活下来!

        果然都隐藏了实力!

        齐渊思索一阵,默默的提着飞鹰,向着枪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既然已经杀了罗奎,就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如果不能将徐魁也击杀在矿洞,就算是回到黑石镇,也必然会面临徐魁的疯狂报复,除非离开这个聚集点。

        不过,离开黑石镇同样意味着危险,在没有机车和地图的情况下深入荒野,活着找到下一个聚集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更何况,司图地下密室的签到点还没有完成签到,齐渊也不会轻易离开。

        成为超凡者后,不仅仅是身体素质的全方位提升,就连眼睛这些器官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虽然没有黑暗视野,在这漆黑的矿洞之中,齐渊也能隐约看清楚方向,只是视野的范围非常小。

        “罗奎!”

        徐魁喝声远远传来,声音之中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愤怒。

        “别喊了,若是他还活着,早就该出现了!”

        屠夫带着几分疯狂的声音同时传来。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连司图都不敢动我,你敢与我徐家为敌!”

        “徐家!哈哈哈哈!徐家都快倒了,你竟然还什么都不知道!”屠夫疯狂的大笑出声。

        “你在胡说什么!整个流沙庇护所都在我徐家的掌控之下,谁敢和我徐家为敌!”

        “徐家在真理之门的势力,几乎被人连根拔起,又拿什么去掌控流沙庇护所,猎人公会已经挂出了针对徐家的悬赏,你的名字也在上面,对方出手可比你阔绰多了,是一支格斗域的二阶能力药剂!”

        “徐魁,你就算从矿洞走出去,也别想活着回到黑石镇,徐家倒了,你的末日也到了!”

        徐魁陷入了短暂的沉默,随后突然的枪声打破了短暂的和平!

        “你们该死!”

        被偷袭的徐魁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涌动的阴影在黑暗之中铺天盖地的席卷开来!

        黑暗之中传来一声闷哼,那是蝮蛇的声音。

        “小心,他奴役了暗影蜥蜴!”蝮蛇有些惊怒的大吼出声。

        他原本以为徐魁清理矿洞会击杀暗影蜥蜴,没想到徐魁会成功奴役这头强大的虫兽!

        “我有两头二阶虫兽,只凭借你们两个二阶猎人,竟然大言不惭想要猎杀我,我要把你们撕成碎片!”

        激烈的战斗爆发,没有人发现在通道的入口处,还有一个潜伏者。

        感受着黑暗之中的激烈战斗,齐渊的内心也在翻滚。

        徐魁不但击败了暗影蜥蜴,竟然同时奴役了两头二阶虫兽!

        这种实力,恐怕连司图都比不上。

        不过如果屠夫透漏的消息是真的,没有了背后势力的庇护,徐魁应该再也不敢踏入黑石镇。

        屠夫和蝮蛇都活着,他们都是二阶超凡者,进入矿洞的目的就是为了猎杀徐魁!

        这一场伏杀竟然会牵扯到真理之门这种存在,那可是一个站在新时代食物链顶端的庞然大物!

        屠夫和蝮蛇背后的猎人公会又是什么?

        一个由荒野猎人成立的组织吗?

        心念转动间,黑暗之中的战斗骤然而起,又悄然落幕,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一场生死之战已经分出了胜负。

        徐魁粗重的喘息声,从黑暗之中传来。

        依靠两头二阶虫兽的帮助,徐魁成功的反杀了蝮蛇和屠夫,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

        巢穴再次陷入了安静之中,徐魁喘息了片刻,拖着沉重的脚步,缓缓离开巢穴,直到他的脚步声完全消失,一束明亮的灯光忽然照射了进来,驱散了巢穴之中的黑暗。

        齐渊拿着手电筒走了进来,大战之后的巢穴一片狼藉,满地都是暗红的鲜血,和破碎的血肉,屠宰场一般的场景,足以证明刚才那一场战斗的惨烈。

        屠夫和蝮蛇破碎的尸体堆叠在巢穴中央,已经看不清人形,在他们的尸体旁边,还躺着一头黑色的尸体,正是徐魁所奴役的那头黑蝎!

        黑蝎的尾刺被斩断,头部的甲壳破碎,露出了一堆夹杂着鲜血的乳白色浆体,赫然是被屠夫给爆了头。

        两个二阶猎人,一头二阶虫兽,就这么静静的躺在地上,体温迅速流失,变成了三具冷冰冰的尸体。

        齐渊扫视一周,在巢穴的边缘,看到了另一具无头尸体,从衣服判断,正是一直没有出现的陆汉,显然他也死在了蝮蛇和屠夫的手中。

        至于疤脸,大约早已经死在了黑暗深处。

        “四十二个人进入矿洞清理虫兽,还有几个二阶超凡者,竟然差点团灭!”

        齐渊摇了摇头,走向了矿洞的中央,在距离屠夫和蝮蛇尸体不远的地方,签到光束正散发着只有他才能看到的柔和光芒。

        “签到成功,奖励一个天赋点!”

        终于到手了!

        齐渊眼神闪动,并没有立刻点亮天赋树,两个矿洞的两次签到,每一次都差点把命丢了,如果不能再点亮一个强大的天赋,那司图地下密室的那个签到点就只是泡影,永远也无法靠近。

        前面两个天赋,都是在生死攸关之时,被迫融合,好在它们足够强大,这一次齐渊决定仔细遴最契合自己的天赋。

        没有点亮的灰色光球太多,每一颗都代表着一个不同的超凡能力。

        齐渊环视一周,尝试着将天赋点数靠近黑蝎的尸体,却没有得到任何可以融合提示。

        “无法融合血肉尸体,还是其它原因?”

        齐渊呢喃着,又尝试将天赋点靠近屠夫和蝮蛇的尸体,同样没有得到任何反馈。

        沉吟几秒后,齐渊尝试着将天赋点靠近地面,这一次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反馈!

        “点亮钢铁之力前,第一个天赋点靠近泥土,可以点亮厚土之甲,这次却没有任何反馈,意味着代表厚土之甲的灰色光球消失了!”

        齐渊隐约间,感觉自己可能抓住了一丝天赋树的规律!

        “我在第一次点亮灰色光球时,并不仅仅是获得了一个天赋,同时也是在做一个选择,我选择了钢铁,所以只能点亮与之相关的天赋!”

        为了印证这个猜想,齐渊从蝮蛇的尸体旁边,捡起了他的那把匕首,尝试着融合。

        “是否消耗一个天赋点,一把匕首,点亮天赋——钢铁之锋”

        果然是这样!

        齐渊心头一凛,随即看向了下方对这个天赋的简单介绍。

        “钢铁之锋——使你的近攻击,可以撕碎目标的防御!”

        近战版的湮灭弹头!

        齐渊微微摇了摇头,放弃了点亮钢铁之锋。

        钢铁之锋并不弱小,但它却和湮灭弹头的破防效果重叠了,在天赋点获取难度max的情况下,同时点亮湮灭弹头和钢铁之锋太过于浪费。

        好像还有一颗手雷,不知道可以能不能融合点亮天赋!

        齐渊再次尝试着将天赋点靠近手雷,熟悉的反馈再次出现。

        “是否消耗一个天赋点,一颗手雷,点亮天赋——钢铁爆破!”

        “钢铁爆破——将指定的身体部位变成威力强大的爆炸物,你可以随时将其引爆!”

        这是让我自爆?!

        齐渊有些蛋疼,数量繁多的天赋之中,果然隐藏着一些奇葩天赋。

        “钢铁防御、钢铁之锋、钢铁爆裂,说不定还有钢铁之力、钢铁之速这种同款天赋,所以我的路线钢铁直男?还是血肉苦弱,机械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