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机械血肉在线阅读 - 第19章 各怀鬼胎

第19章 各怀鬼胎

        液压机的轰鸣,昭示着新一天的开始。

        洗漱完毕后,齐渊看着镜子里面自己,比以前明显瘦了一圈,不过眼神却精神了许多,脸颊的线条并不柔和,反而有些伶俐,再加上一圈细碎的胡渣,让整张脸充满了男性的荷尔蒙。

        若是放在旧时代,这张脸的颜值相当能打!

        可惜现在是新时代。

        “狩猎开始了!”

        齐渊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自言自语般说道。

        检视了一番随身携带的物品后,齐渊推开房门,去往预定的集合点。

        三辆盖着灰绿帆布的卡车围成一个三角形,随意停放在黑石镇的门口。

        徐魁站在中央,等待着人员的到来。

        十多个手持各种武器的荒野猎人已经等候在卡车附近,一同等候的还有徐魁的几个心腹。

        陆汉正蹲在地上抽着烟,腰间一左一右挂着两把飞鹰—2型左轮手枪,整个人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

        身材魁梧的罗奎,带着一副墨镜,站在距离徐魁身后一米左右的地方,负手而立。

        另外还有十多个带着头盔,穿着统一作战服的战士,都是徐魁嫡系的精锐战士。

        和这群一丝不苟,严阵以待的精锐战士相比,零零散散聚集在外围的荒野猎人,就像是土匪和正规军的差别。

        随着齐渊的到来,几个荒野猎人眼神微动,移动脚步靠了过来。

        齐渊虽然和他们没有多少交集,但酒馆的那一幕早已经让他名声在外。

        一个腰间挂着匕首的黑衣荒野猎人主动打起了招呼。

        “齐渊,我是蝮蛇,这两位分别屠夫和疤脸,这次清缴矿洞我们已经决定联手,你有没有兴趣加入一起!”

        屠夫和疤脸同时看了过来,眼中带着一丝善意和一丝审视,虽然没有太过于热情,但对于常年行走于荒野的的荒野猎人来说,善意原本就是奢侈品。

        如果不是齐渊已经展现出了强大的防御能力,这一丝善意或许会变成戒备。

        矿洞里面隐藏着多种强大的虫兽,有一个防御强大的肉盾联手,可以减少许多不必要危险。

        齐渊目光从三人身上扫过,蝮蛇人如其名,虽然脸上挂着笑容,可齐渊依然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阴冷气息。

        疤脸的装备最齐全,不但带着老旧的绿色钢盔,身上的衣服也比其它人更厚重,似乎穿了防弹衣,从握枪的姿势判断,他手中的那支步枪,绝对不是一件摆设。

        最后一个则是屠夫,三人之中,身形消瘦的屠夫是最不起眼的人,不过他别在腰间枪套的那把大口径的左轮,却显得无比显眼,粗壮的枪管从枪套中伸出,显得狰狞无比。

        齐渊手中的飞鹰的口径是12.1mm,已经算是大口径手枪,屠夫的这把左轮甚至比飞鹰的口径还大几分,目测至少超过了16mm,堪比霰弹枪。

        虽然口径并不是一定代表强大的威力,但在这个口径即是正义的新时代,这把左轮的口径绝对能够吓退一批心怀不轨之人。

        “当然!”齐渊勾起嘴角笑了笑,答应了邀请。

        蝮蛇明显松了口气,如果不是徐魁开出的价格太过于诱人,而且徐魁一直以来的名声还算可以,他根本不会接下这笔生意,废弃矿洞的危险早已名声在外,如果不是里面的虫兽太强大,矿洞也不至于一直废弃到现在。

        四人聚集在一起,简单的介绍后,蝮蛇压低声音说道:

        “徐魁的那些嫡系,根本看不上我们这些荒野猎人,这一次进去我们被当成炮灰的可能很大,我们四人联手,至少可以提升五成存活的几率。”

        “怎么不多拉拢几个?”

        齐渊看了一眼另外一群人,除了徐魁手下那些全副武装的嫡系外,还有一群荒野猎人,显然也是被徐魁拉拢准备去清缴矿洞的帮手。

        屠夫看了那群人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一些连对抗黑齿鼠都吃力的家伙,拉拢再多也是废物!这些人进入矿洞,唯一的用处就是帮我们多分担一些攻击,就算能够完成清缴,也没有几个能够活着回来。”

        蝮蛇点了点头,超凡能力的出现,让个体战力的差距被无限拉大,简单的人数堆积,已经很难引起质变,这种层次的炮灰,就算再来一百个,也不可能拿下矿洞,最多不过让矿洞里面的虫兽,吃得更饱一些而已。

        一群稀稀疏疏的荒野猎人中,齐渊看到了一个游离在人群之外的女人,她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脸上带着黑色的面纱,如果不是胸部的饱满太过于显眼,齐渊几乎没发现队伍之中混进了一个女人。

        女人没有理会周围或隐晦或直接的垂涎眼神,摆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

        “她是谁?”齐渊随口问了一句。

        蝮蛇也看了女人一眼,低声说道:“她是外来者,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不过我听徐魁称呼她——幽!”

        幽!

        齐渊回忆了一阵,发现记忆之中确实没有她的相关记忆。

        “这个女人实力应该不弱,怎么不去邀请她?”

        蝮蛇苦笑一声,“我邀请了她,不过被拒绝了。”

        “这个女人很危险!”一直没有说话的疤脸忽然说道。

        “你认识她?”蝮蛇问道。

        “我不认识,不过我知道她不好惹。”疤脸偷偷的看了幽一眼,眼神深处有些忌惮。

        “她是两天前来到的黑石镇,当天晚上有人就盯上了她,三个荒野猎人偷偷潜入她的房间,结果那些人再也没有走出房间,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三个人尸体都不见了!

        蝮蛇有些怀疑的看着疤脸,这听着不像真事,更像是一个恐怖故事。

        “我说的都是真的。”疤脸解释到。

        “当往我就住在她的隔壁,那三个荒野猎人我也认识,实力不弱,手上都有武器,其中一人还觉醒了力量强化。”

        疤脸咽了咽口水,有些后怕的说到:“他们还邀请了我一起,不过被我拒绝了,我亲眼看着他们进入了房间,结果房间里面没有传出任何求救和打斗的声音,我还以为他们得逞了,结果第二天早上,这个女人完好无损的从房间里面走出来,那三个人却不见了,我后来还进入房间查看过,房间里面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三个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疤脸的眼神有些惊恐:“我怀疑她可能是污染者,那些人可能已经被她给吃了!我听说污染者会吃人,而且能够一口气吃下数倍于自己体型的肉食!”

        蝮蛇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如果疤脸说的是真的,那这个女人或许比虫兽更危险。

        “不可能!她不可能是污染者!”屠夫斩钉截铁的说道:“我曾经见过污染者,他们的眼睛没有瞳孔,她的眼睛和我们一样,没有任何堕落的特征。”

        齐渊看了不远处的徐魁一眼。

        他知道这个女人的底细吗?

        或者说这个女人是他喊过来的援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