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机械血肉在线阅读 - 第18章 交易

第18章 交易

        潜入失败,齐渊回到黑石镇时,天色已经转黑,控制黑石镇大门的液压机已经启动,如果不是守卫认出了他,差点被迫在荒野之中度过了一个夜晚。

        回到住处,简单的洗漱后,齐渊再次找到了罗老,为第二天的清缴行动做准备,徐魁既然敢和司图叫板,显然不会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和善,还需要额外准备一些保命的东西,万一真的带着三千块的巨款死在了矿洞里面,然后被人舔包,那才是真正的悲剧。

        几个荒野猎人正拿着各自的猎物,在物资兑换点排队,等待着罗大师的检验,可惜大部分都是一些黑齿鼠之类的弱小虫兽,没几个能够让躺在太师椅上的罗大师睁眼的东西,大多都是光头男在进行处理。

        齐渊进入兑换点时,罗老身边的那个光头男忽然俯身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一直在闭目假寐罗大师睁眼,从椅子上坐了起来,表情显得有些兴奋。

        他冲着齐渊一笑,漏出满口大黄牙。

        “齐渊,你终于来了,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好东西,快过来看看,你一定能用得上!”

        齐渊微微一愣,对于罗大师突如其来的热情有些意外。

        罗大师却不管这些,引着齐渊走过一道侧门,穿过一条十米长的走廊后,进入了他的工作室。

        工作室杂乱无比,中央摆放着一张四脚固定在地面的金属工作台,上面摆放着几件老旧的器械,房间的四周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材料,里面不乏腐狼和黑齿鼠破碎的尸体,虽然已经做过了防腐处理,整个实验室依然充斥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味。

        不过齐渊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些气味之上。

        一头巨大的尸首分离的褐色虫兽尸体,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宛若岩石凝聚的坚硬甲壳,锋利且狰狞的牙齿,还有那骨节粗大的四肢,分明就是一头岩甲蜥的尸体。

        黑石镇周围当然不止一头岩甲蜥,但这种喜欢在底下虫兽,有着足以抵抗枪械的强大的防御,而且行动迅速,根本不是普通荒野猎人可以狩猎的存在,大部分荒野猎人遇到它们,只会从猎人变成猎物。

        “我记得就放在这里的,怎么不见了!”

        罗大师自言自语着,在凌乱的工作台翻找,几次差点将上面的仪器都掀翻。

        “找到了!”

        罗大师从一堆苍白的碎片之中,翻出了一把造型怪异的匕首。

        它的刀身有着微微的弧度,通体苍白,隐约可见一丝丝暗红的血色从里面浸润出来,匕首的握柄处包裹着一层细碎的黑色皮毛,让整个匕首充满了一种肃杀的气息。

        “这是——”

        齐渊看着他手中的匕首,隐约猜到了它的来历,不过却不敢确认。

        “这是我用这头岩甲蜥的獠牙,特意为你打造的匕首。”

        罗大师抚摸着苍白的刀脊,浑浊的眼神闪烁着光芒,对于这把匕首显得非常满意。

        即使不懂武器的人,也一眼能够看出这把匕首的不凡!

        “特意给我准备的?”

        齐渊琢磨着这句话,有些摸不准他这句话背后的意思。

        在黑石镇的,除了司图和徐魁这两位二阶之外,这位罗大师在荒野猎人口中出现的次数最多,除了少数是抱怨他的臭脾气外,大部人都是希望从他手中兑换一点特殊的子弹或者武器。

        比如破甲弹这种特殊子弹,虽然价格昂贵,但只要能击杀一头一阶虫兽,就能带来数倍的回报。

        只有少数强大的荒野猎人有资格从他手中兑换到这些东西,实力差一点的荒野猎人,即使出双倍的价钱,也别想见到一颗加料的子弹。

        但现在,这位只是第二次打交道的罗大师,却主动给自己准备了一把如此锋利的匕首。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齐渊没有贸然去接罗大师手中的匕首,而是开口问道:

        “不知我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得上罗大师?”

        罗大师嘿笑一声,对于齐渊这么上道显然很满意。

        “我确实有个小忙,需要麻烦你一下!”

        “请说。”

        齐渊没有贸然接应,以罗大师在黑石镇的特殊地位,需要他开口相求的事情,肯定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事。

        罗大师左顾右盼,确认没有人偷听后,低声问道:“你是不是已经接受了徐魁的邀请,明天和他一起去清缴被虫兽占据的矿洞?”

        “是!”

        司图至今没有对徐魁招揽荒野猎人这件事表现出强烈的反应,齐渊也就没有选择在这件事上隐瞒,反正明天就要集合了,隐瞒也没有任何意义。

        “徐魁手下,有一个叫罗奎的大个子,你认不认识?”罗大师试探的问道。

        “见过一次。”

        齐渊点了点头,脑海中迅速浮现出昨天那个在门外邀请自己的剃着板寸的国字脸男子。

        “如果有机会,你把他的手臂给我带回来,只要一支就可以了!”

        齐渊脸色顿时一僵,我特么还没有进组,你就让我搞内讧,这是想让我们全部死在矿洞里?

        罗大师好像没有注意到齐渊表情的变化,继续说道:

        “这个罗奎的双臂,都是在流沙庇护所改装的机械臂,只要你能带回一条他的机械臂,我就让你在我的珍藏里,挑一件——不,两件藏品!”

        齐渊摇了摇头,正要回绝要求,罗大师却咳嗽一声,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要说的话。

        “我知道这么做有些危险,但对于你来说,这却是唯一活下来的机会!”

        罗大师看了齐渊一眼,意味深长的说到:

        “如果我告诉你,徐魁的口袋里没有多少钱,他拿不出招揽时许诺的那些报酬,你能想到什么?”

        齐渊眉头微皱。

        “你是说徐魁在空手套白狼?”

        “徐魁背后的徐家在流沙庇护所虽然有点势力,但最近却出了不少问题,根本没有多余的钱,给他在这里挥霍,再加上徐魁花钱如流水,他口袋里的那些钱根本支撑不了多久!”罗大师说道。

        “既然他拿不出钱,他怎么可能招揽到那么多荒野猎人去清缴矿洞?”

        齐渊有些怀疑,荒野猎人可不是容易欺骗的蠢货,自己都知道先拿钱再做事,那些荒野猎人怎么可能会上这种当。

        罗大师似乎看到了齐渊心中的怀疑,说道:“那些荒野猎人太贪心了,他们被徐魁给出的丰厚报酬蒙蔽了双眼。”

        “觉醒概率超过百分之八十的进化药剂,还有机械武装、机械改造这种平时根本接触不到的东西,徐魁开出来的空头支票太有诱惑力,除了你之外,没有几个荒野猎人能够抵挡住。”

        齐渊心中一寒,如果徐魁开出这些报酬,哪怕有可能是空头支票,那些荒野猎人也很可能会选择赌一把,因为走正常途径,他们或许永远接触不到这些东西,只有徐魁才有可能拿出来。

        而将这些报酬变成空头支票的最好办法,就是让所有的荒野猎人全部葬身矿洞!

        自己已经拿了一部分报酬,如果选择现在退出,无疑是将徐魁往死里得罪,徐魁为了保持威信,一定会全力追杀自己,凭借两个一阶能力,想要在徐魁的全力追杀下逃命,难度不低于去单刷矿洞!

        “徐魁虽然控制了一头二阶的黑蝎,但他的实力也没有那么可怕!”罗大师眯着眼睛说道。

        “如果不是忌惮他背后的徐家,徐魁的尸体早就被司图悬挂在黑石镇的门口。”

        “徐魁这次清缴矿洞,虽然没有准备让你们活着出来,但在击杀暗影蜥蜴前,对你们下黑手的可能性也不大,他还需要这个矿洞作为在黑石镇的立足之本,如果你能够在他下手之前提前动手,就算不能将徐魁击杀在矿洞之中,也很有可能从矿洞逃出来。”

        齐渊沉吟起来,不管罗大师说的是真是假,自己都需要做好翻脸的准备,否则被一个二阶超凡者出手偷袭,就算钢铁防御再强大,自己也不可能逃出矿洞。

        “徐魁有几个心腹?”

        罗大师闻言眼睛一亮,咳嗽了一声后,说道:

        “徐魁除了那头二阶黑蝎外,还有两个心腹,一个叫陆汉,能力是一阶枪械掌控和一阶黑暗视野,武器和你手中的武器一样,都是飞鹰—2型左轮手枪,不过他是双枪!”

        双枪对其他人来说,意味着双倍的危险,但对于有钢铁防御的齐渊来说,双枪和单枪一样,一把破不了防,两把一样破不了。

        就算加载了破甲弹,只要不被击中要害,也不会重伤!

        这就是钢铁防御比强化防御更加强大的地方!

        “另一个就是我之前说的那个罗奎,他的超凡能力是一阶力量和一阶强化防御,再加上他的两只机械臂,实力应该和这头岩甲蜥差不多。”

        罗大师把玩着手中的匕首,看了一眼地上角落的岩甲蜥尸体,淡淡的说到:“你能杀了这头岩甲蜥,就一定能杀了他!”

        “你怎么知道的。”齐渊忽然问道。

        虽然齐渊有想过胡浩会发现岩甲蜥的死亡,毕竟矿洞中的枪声瞒不过那些矿工,但这么快就被人锁定了自己,还是让他绝对有些惊讶,湮灭弹头是一张强大的底牌,没想到会暴露得这么突然。

        罗大师从工作台的抽屉中,拿出一颗变形的破甲弹,将它抛给了齐渊。

        “你用我这里的枪和我制作的穿甲弹,打死了这头岩甲蜥,还将子弹留在了尸体内,我只需看一眼子弹的枪线,就知道是谁开的枪。”

        齐渊看了一眼手心的子弹,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小瞧了那个胡浩,或者说小瞧了新时代的这些超凡者。

        “这两个人中,最危险就是这个罗奎,他曾经是一个荒野猎人,有着一阶的力量和防御,实力比黑石镇的大部分荒野猎人都要强大,后来被徐魁招到了麾下,在一次外出狩猎中,徐魁遭遇了一头二阶的戮甲兽,差点死在了荒野之中,最后是罗奎用以自己的双臂为代价替徐魁挡下了戮甲兽的攻击,这才击杀了那头二阶的戮甲兽。”

        “徐魁后来将他带回了流沙庇护所,进行了一次机械改装,用一对改装机械臂取代了原本的双手,这让罗奎的实力不降反升,甚至有过徒手生撕腐狼的战绩!”

        罗大师显然已经做过功课,对于徐魁手中的实力,了解得很详细。

        一阶力量和防御,再配合一双改装的机械臂,罗奎确实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目标,不过那是对于其他人,对于齐渊来说,只要不是二阶防御,那就是湮灭弹头一枪的事。

        相比于罗奎和陆汉这两个dps,齐渊更关注徐魁本身的实力,还有矿洞里面的那些二阶虫兽。

        “如果你没有防备,贸然和徐魁他们一起进入矿洞,生还的可能不会超过一成,不过如果你提前有了防备,再加上这把匕首,比至少有六成的希望活着走出来。”

        罗大师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匕首递给了齐渊。

        匕首入手轻盈,但齐渊却并不会因此而轻视这把匕首,当初岩甲蜥就是用它的牙齿刺破了自己的钢铁防御,这颗獠牙的锋利和硬度绝对比大部分钢铁更加强大。

        更重要的是,这把苍白的匕首之中有着一缕猩红的血色,隐约散发着一股岩甲蜥的凶逆之气。

        “那是岩甲蜥的精血!”

        罗大师看着齐渊手中的匕首,眯着眼睛说道。

        这虽然不是他制作的最锋利的一把匕首,但却是最适合齐渊的一把。

        “岩甲蜥是黑齿鼠的天敌,同时也是暗影蜥蜴的同属,那一缕精血的气息完全消失前,它可以让你避免黑齿鼠的袭击,同时减少来自暗影蜥蜴的敌意,只要你不主动攻击,矿洞里面的黑齿鼠和暗影蜥蜴应该都不会主动攻击你,或者说不会把你当做优先进攻的目标。”

        “如果你能杀了罗奎,正好可以用这把匕首将他的机械臂切割下来!”

        齐渊尝试着挥动了几下匕首,虽然湮灭弹头威力强大,可一旦被敌人近身,一把锋利的匕首就会显得非常重要。

        “你好像非常肯定我会和你合作。”

        “当然。”

        罗大师笑了笑。

        “因为这是一场双赢的交易,我相信你的实力,也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需要一辆摩托车!”齐渊忽然说道。

        罗大师差异的看了齐渊一眼:“你会开吗?”

        “那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一辆加满油的摩托车,六成新!”罗大师直接给出了承诺。

        “明天晚上,我希望可以看到它!”齐渊将匕首插入绑在小腿处的皮质刀鞘。

        罗大师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从工作台下拿出一个盒子推了过来。

        “这个也是替你准备的。”

        齐渊打开盒子一看,里面赫然躺着两颗银白色的破甲弹。

        将破甲弹收入囊中后,齐渊忽然低声说道:

        “我还需要两颗加料的手雷。”

        一直笑盈盈的罗大师顿时脸色一僵。

        我艹!年轻人!你怎么回事?

        在地下数十米的矿洞里使用加料的手雷,你是有多想不开?

        “这种东西属于禁品,黑石镇的所有手雷都被司图掌控,我这边没有存货!”

        “我知道你有。”齐渊忽悠道。

        “这只是我最后的手段,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和他们一起死于矿洞坍塌,就算万一我真的炸毁了矿洞,你也可以从里面挖出罗奎的尸体,机械臂还是落在了你的手中,你还省下了一辆六成新,加满了油的摩托车!”

        罗大师犹豫了许久,最后咬牙切齿的说道:“一颗!我只有一颗手雷!”

        “成交!”齐渊嘴角微微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