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修复雄鹰展翅图!

第二十三章 修复雄鹰展翅图!

        “怎么样?想不想还回去?”

        腾虎并没有否认,单手扶在方向盘上,淡定的问了一句。

        陈牧羽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这个人,心眼小,脾气大,你戏弄了他,他必定怀恨在心,这人家境不错,有点小钱,想玩你,手段颇多!”

        “你对他挺了解?”陈牧羽有些疑惑,“对了,刚刚听那鸡公头说,什么四海瓷砖厂,莫非,是那个四海瓷砖厂?”

        腾虎没有答他。

        陈牧羽心里已经有数,看来,这个徐川是和四海集团扯上关系了。

        “你开个口,这个人,我可以帮你处理!”腾虎冷不丁的道了一句。

        “你?”

        陈牧羽挑了挑眉,摇头,“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让腾虎去处理,这人一生江湖气,天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来,万一给自己招惹上官非,自己找谁哭去?

        腾虎笑笑,并没有多说。

        一路无话,腾虎直接把陈牧羽送回了清风苑。

        下了车,腾虎摇下车窗,“小子,我今晚跟你说的话,你好好掂量掂量,找时间再去见见秦爷……”

        说完,扬长而去。

        大门口,陈牧羽立了片刻,腾虎车上说的那番话,内涵太多,应该已经涉及到秦洪的隐秘了吧?

        没有秦洪的允许,腾虎是肯定不敢往外说这些东西的,但现在既然说了,意味着什么呢?

        秦洪想要认亲么?

        就算这事是真的,爷爷在世的时候,两人都没有公开相认,那肯定是有原因的,爷爷说过,秦洪这个人城府很深,和这种人打交道,就是在刀尖屡足,一不小心就会伤着自己。

        但不管怎样,陈牧羽还是决定找个时机再和秦洪见上一面,好好的问个清楚。

        当然,这个时机不会是现在,得等自己有了点自保的能力之后,不然对方对自己好意还好,若是坏意,岂不是任人拿捏?

        ……

        ——

        中午那会儿,老妈打过电话,说是要后天才能回来,所以,今晚家里依旧是陈牧羽一个人。

        狮子巷那边,因为家具都被陈牧羽给回收了,所以也没必要回去,还是新房的大床睡着舒服。

        也不枉这两天一番忙活,加上王老幺借给自己的50万,陈牧羽现在已经有了55万财富值。

        回家的第一时间,陈牧羽就从床底下把那幅唐伯虎的《雄鹰展翅图》取了出来。

        ——

        物品:雄鹰展翅图!

        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

        拥有者:陈牧羽

        完整度:20%

        修复:消耗50万财富值。

        ……

        ——

        没有犹豫,直接修复。

        伴随着50万财富值的扣除,一团柔和的光芒瞬间将陈牧羽手中的画轴包裹了起来。

        ……

        片刻之后。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捧着手里的画轴,陈牧羽的心跳都要过速了。

        画卷上原本撕裂的地方已经愈合,有污渍、磨损的地方也都已经修复,严丝合缝,看不出任何的痕迹,恐怕就算是技术再高超的古董修复专家,也做不到这样的程度,修复得这般的完美。

        两千万啊,这可是两千万啊。

        这能不激动么?

        激动归激动,但陈牧羽还没有失去理智,毕竟,他也算家底殷实,不至于把两千万当成天文数字。

        而且,陈牧羽相信,有脑海里飘来的这宝贝在,以后肯定还会有十个两千万,一百个两千万。

        许四海有说过,随时联系。

        但陈牧羽并没有急着给他打电话,因为他不想表现得过于急切,而且,陈牧羽觉得,许四海会主动联系他的。

        如果许四海主动联系他的话,那么这个价,或许还能再往上抬一抬呢!

        ……

        ——

        同一时间,黄土镇。

        “混蛋!”

        四海瓷砖厂,徐川气冲冲的走进了品管部的部长办公室,几个加班的员工见了,都不敢上去招惹。

        衣服有些凌乱,领带都被扯歪了,看上去十分狼狈,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嘭的一声关上门,扯下领带,往办公桌上一扔,松了松领口的纽扣,徐川的脸色很不好看,重重的在桌子上锤了一拳。

        “玛德,老子待你们也不薄啊,到头来居然给老子上课,一帮忘恩负义的废物!”

        嘴里骂骂咧咧,徐川忍不住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下午那会儿,徐川回到家后,第一时间就打电话把他那个世纪表行的朋友给骂了一顿,结果对方一通赌咒发誓,冷静下来他才意识到,他是被陈牧羽给戏弄了。

        这能忍么?徐川不仅有病,而且本身脾气就火爆,当下就要找陈牧羽的麻烦,于是才有了找赵二龙那帮街溜子拦路的戏码。

        赵二龙那帮人,也就是黄土镇上的一群闲散人员,只要钱给得够,让他们干什么都行,徐川和他们打过很多次交道,这帮人也暗地里帮他做过挺多的事,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却栽了跟头。

        刚刚赵二龙打电话叫他出去,他还以为事情办成了,结果没有想到,刚出厂门,就被赵二龙那一帮人给拉到了厂子旁边的小树林里。

        一群人凶神恶煞,差点没把他给揍了,最后赵二龙出面,让他拿了五万块出来,这才消灾。

        不仅如此,赵二龙那个不要脸的货,还把他那块黑水鬼给顺走了,说是借去戴几天。

        但徐川很清楚,他赵二龙是什么人,东西入了他的手,还能要得回来么?

        徐川这些年靠着家里的关系,在厂里品管部当部长,25岁,可以说是年轻有为,可这一下就损失过了十万,对他来说,也是异常的心痛的。

        最关键的事,咽不下这口气啊。

        自己花了钱,让这帮孙子帮自己收拾个人,结果人没有收拾到,反而把自己给收拾了,这谁能忍?

        他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刚刚赵二龙什么都没有说,他只听到赵二龙说什么虎哥虎哥的。

        虎哥又特么是谁?

        徐川郁闷不已,不管怎样,这家伙记仇,一切的罪过都往陈牧羽身上放了。

        这时,电话响了。

        “凯哥……对,小梦回来了,今天下午刚到的……”

        “你想拜访我大舅?行,我帮你约时间,我大舅没别的爱好,喜欢古玩字画……”

        “是吗?齐白石的画?凯哥,有你的啊,要是让我大舅看到,肯定对你印象满分!”

        ??“我没事,刚刚处理了点事,气死我了,等见面再跟你说……”

        ……

        电话那头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徐川的愤怒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