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谁在阴我?

第二十二章 谁在阴我?

        “啊,秦爷?”

        莫西干头的脸瞬间刷白,恐惧的看向陈牧羽,“我,我不知道啊,是,是徐老板给我的车牌,让我……我要是早知道,就算是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

        “徐老板?”

        陈牧羽眉头微皱,怎么个意思?这家伙是受人指使的?

        刚才陈牧羽还以为只是一群街溜子拦路要钱,现在听这么一说,这事并不简单。

        “对,四海瓷砖厂的徐老板,是他给钱,让我们拦下你们的车,给你们一点教训……”

        莫西干头磕磕巴巴,吓得几乎要跪下去了。

        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小混混而已,也就在黄土镇上能混得开,可赵二龙心里十分清楚,离开了黄土镇,他连个弟弟都算不上。

        秦三爷,虽然干的是废品行当,但在他们这条道上,那绝对能算得上大人物了,整个青山市,秦三爷养的人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他赵二龙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得罪秦三爷的人啊。

        今天是出门没有看黄历么,一脚踩到了大人物,秦三爷的侄孙,赵二龙有种被人挖了坑的感觉。

        “不管这事是谁让你干的,冤有头债有主,谁让你干的,你找谁去!”

        腾虎声音冷冷的,伸手拍了拍赵二龙的肩膀,把赵二龙拍得一个踉跄,“这事可不算完,你自己想法补救!”

        “是,是,是……”

        赵二龙连连点头,如同小鸡吃米一样。

        “滚吧!”

        腾虎一声呵斥。

        赵二龙如蒙大赦,连忙连忙对着二人点头哈腰一通,带着一群小弟逃也似的离开了。

        ……

        “李叔,怎么样,没受伤吧?”陈牧羽连忙跑过去,把李国翔扶了起来。

        李国翔扭了扭肩,“没事,一帮小崽子,换我年青的时候,一个打他们十个都没问题!”

        汗!

        挨了揍还不忘过嘴瘾,陈牧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除了挨了一巴掌,貌似李国翔也没受什么伤,他这身体,壮着呢。

        反倒是有点同情那个被李国翔锤了一眼炮的莫西干头了。

        “都不说声谢谢的么?”

        这时候,腾虎走了过来。

        陈牧羽尴尬的笑了笑,谢肯定是要谢的,毕竟就算对对方没有好感,但人家毕竟英雄救美男,让自己免遭了一顿皮肉之苦。

        腾虎显然并不在意陈牧羽的感谢,陈牧羽才张了张嘴,他便摆了摆手,“走吧,我送你回去!”

        陈牧羽愣了一下,“没事,我们有车,我和李叔一路就行!”

        “你不想知道谁在阴你?”腾虎直接道了一句。

        陈牧羽闻言一滞,腾虎这个问题,让他无法拒绝。

        一直以来他都宽以待人,并没有主动惹过事,但现在却有麻烦来找自己,他当然想弄清楚是谁在背后搞鬼,又为什么要搞自己?

        当下,陈牧羽也不含糊,给李国翔交代了一声,让他自己开车回去,之后便上了腾虎的路虎。

        ……

        ——

        车上很整洁,很干净,喷了香水。

        陈牧羽闻了闻,迪奥的狂野男士。

        猛虎也有细嗅蔷薇的时候,之前他还当腾虎是个莽汉,跟在秦洪后面的打手,现在,稍微有点改观了。

        夜幕下,车子一声咆哮,向着青山市而去。

        “你怎么会在黄土镇?”

        陈牧羽有些好奇的看着腾虎,虽然他救了自己,但是出现的时机未免也太巧了。

        “我说我是路过,你信么?”腾虎问道。

        陈牧羽摇了摇头。

        腾虎那冷冰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微的笑容,“秦爷让我跟着你的。”

        “嗯?”

        陈牧羽闻言,眉头微微一皱,心头咯噔了一下,“他?他让你跟着我干嘛?”

        随即想到了点什么,“是为了我那幅画?”

        腾虎并没有否认,“我这人不喜欢弯来绕去,有什么就说什么,秦爷让我探探你的家底,你年轻,容易被坑,如果有东西要出,最好拿到秦家楼……”

        听到这话,陈牧羽突然有种上了贼车的感觉。

        “呵呵,你这话说的,拿到秦家楼,就不被坑了么?”陈牧羽冷笑了一声,秦洪这个人,再业界的风评可是一点都不好的。

        腾虎深吸了一口气,“秦爷可能会坑别人,但肯定不会坑你们陈家。”

        “你在开玩笑!”陈牧羽感觉有点滑稽。

        腾虎道,“你可能不知道,也许你爸都不知道,秦爷和你爷爷,其实是堂兄弟!”

        “啥?”

        腾虎这一番话,倒是把陈牧羽给整懵逼了,“堂兄弟?怎么可能,一个姓陈,一个姓秦,你跟我逗呢?”

        “秦爷小的时候,被抱养给了一户姓秦的人家,这个解释合理么?”腾虎瞧了陈牧羽一眼,“你好好想想,以秦爷的能量,你爷爷何德何能,能和他青龙江为界,一南一北?你们家那点生意,秦爷想收的话,还能等到今天?再说了,废品业早已经不是秦爷手下的主要产业,他用得着花几百万去买你们家那个站点?”

        “这……”

        实话实说,腾虎这一番话,真的是把陈牧羽给搞得蒙完了蒙的,秦洪居然会是爷爷的堂弟,这可能么?

        “秦爷一辈子没有子女,你说,他会坑你么?”腾虎补充了一句。

        “你等会儿,你说这些,怎么证明?”

        “证明?”腾虎摇了摇头,“我就是随口说说,信不信由你,你想要证明,该找秦爷去要才对!”

        大晚上的,牙都还没刷,突然有人跟自己说这种事,真有一种天灵盖被人爆锤了的感觉。

        这家伙不会是在诓我吧,我陈牧羽可不是那种随便认爷爷的人,更何况这个人还是秦洪?

        “我觉得,你还是说说今晚这事吧,那个阴我的人是谁?”

        他只知道爷爷在世的时候,两家是有交情,但没想到交情到了这种程度。

        所谓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既然腾虎这么说了,那么陈牧羽之后肯定会去证实,比起这件事来,他更关心自己的事。

        腾虎微微一笑,“你们今天下午不是才见过面么?”

        哦?

        陈牧羽有些错愕,脑海中过滤了一下,突然浮现出一张脸来。

        “徐川?”

        自己今天下午可没见几个人,赵二龙说那人姓徐,这个所谓的徐老板,不会是许梦的那个表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