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梦郎?

第十八章 梦郎?

        杨水本来还要开车送货去钢厂的,不过这会儿见王老幺最重要,陈牧羽便跟余大山说了一声,请了个假,让另外安排人。

        ……

        中午饭约在旁边的小唐饭馆,老板是熟人,站里的员工去吃饭,基本上都是挂账,月底站里派人去结。

        唐宋元是个四十几岁的胖子,经营这家饭店已经好多年了,人还没到中年,这头都秃得不成样子了,寥寥无几的几根长发还执着的留着,风一吹,摇摆不定,该是最后的倔强了。

        “小水,这事要是能成,这顿饭我请了!”

        听陈牧羽简单的说了说情况,唐宋元乐呵呵的祝贺了杨水一通,随即专门给他们找了个包间。

        杨水有些尴尬,“元哥,八字还没一撇呢!”

        “能成,肯定能成,这不小羽还在这儿么?”唐宋元哈哈的笑着。

        这胖子还真挺热心的。

        “别紧张,水哥,多大个事,怎么还搞得像相亲似的?”

        陈牧羽点完菜,转脸一看,哭笑不得,杨水额头上冒汗,身上那件崭新的花格子衬衫都湿了,紧张得不行不行的。

        “不紧张,我不紧张!”

        杨水连连摇头,但谁都能看出来他内心的忐忑,毕竟,改变人生的机会近在眼前,下半辈子能不能出人头地,找个像样的媳妇儿,就看这一遭了。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声轻轻的咳嗽,王老幺来了!

        “哟,王大爷来了?快,里边等着你呢!”

        是唐宋元的声音。

        陈牧羽连忙起身,走出包间,便看到王老幺微微佝偻着身子朝这边走来。

        西服,衬衣,西装裤,大黑皮鞋亮堂堂的,带着一幅墨镜,梳着个大背头。

        早上才见过他,这才中午呢,俨然就是换了个人。

        小老头,玩得挺花,就差夹个公文包了!

        很显然,为了这次见面,王老幺还是很用了些心的。

        看得出来,他也很激动,激动得腿都在抖。

        陈牧羽走过去一扶,好家伙,这一身的汗,比杨水还猛。

        ……

        一顿饭,刚开始拘束,但没一会儿就熟络开了,王老幺和杨水都挺能喝,陈牧羽是干不过他们的。

        推杯换盏,喝了有两个多小时,一直到下午两点多,饭桌上这两人已经父子相称了,真是让陈牧羽大跌眼镜,节操碎掉一地。

        两家的事,基本上就算谈妥了,杨水应该是怕把王老幺吓退了,所以并没有提什么要求,他的顾虑也给王老幺说了,王老幺并不在意,对他来说,都七十多岁了,一个人孤家寡人到现在,要说命硬,还有谁能硬得过他呀?

        当场就给了杨水一个大红包,鼓鼓囊囊的,怕是内容不少,把杨水乐得一口一个爹。

        饭后,杨水就给陈牧羽告了假,包了个车,带着王老幺回村去了,说是要把他老妈接到市里来,赶紧把证领了,把事儿办了。

        一老一少,真是比猴儿还急。

        迟则生变,杨水这家伙,说他傻吧,其实也挺精明的,这对他来说可是个改变命运的机会,他肯定是不会放过的。

        ……

        ——

        这算不算是做了一桩好事呢?

        陈牧羽有点飘飘然,回到蓝天站,麻烦就来了,杨水这一走,没人送货,余大山便捉住了陈牧羽,让他和李师傅一起送货去钢厂。

        毕竟是小老板,自己家的生意,总不能不上心吧?

        李师傅叫李国翔,五十出头,短小精干的一条汉子,人挺和善,就是爱抽旱烟,一口大黑牙不说,那味道真是好几丈都能闻到。

        站里收的废铁废钢,简单处理后,就得往建华钢厂送,基本上一个月送一次,一次大概一二十吨的样子。

        开的是大车,站里也就李国翔和杨水能开。

        建华钢厂在东郊黄土镇,距离市区有六十多公里,等到了黄土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陈牧羽没有来过钢厂,都是李国翔在交涉处理,这李师傅,是真特么的会吹,本来站里和钢厂约定的是每半年结一次账,他们卸完货就可以走了,没想到这货非要拉着卸货的那几个师傅吹牛聊天,吹起来就没完没了。

        原来钢厂6点钟有员工餐,这家伙想把饭给混饱了再回去,以前每次来都有这么一个惯例。

        陈牧羽十分无语,懒得搭理他,见时间还早,便想出去逛一逛,好久没来过黄土镇了,他也想看看这里的变化。

        ……

        这些年,黄土镇被市里化为了工业区,很多厂都搬到这边来了,包括很多纸厂和瓷砖厂。

        青山市号称西川瓷都,瓷业和纸业是市里两大支柱产业,就这么一个黄土镇,给市里贡献的GDP可不少。

        这些年,都不知道多少土老板靠着瓷砖厂发了家,别的不说,四海集团的许四海就是从黄土镇走出去的,现在人家可是青山市首富,身家超过60亿。

        60亿啊,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么多钱?

        黄土镇并不算大,横竖就那么十来条街,因为周围都是厂区,空气质量肯定是不好,镇上很多人都搬出去了,留下的多是一些靠着周围的厂子生活的人。

        青龙江绕镇而过,混混浊浊,蜿蜒东去,这条江算得上是青山人的母亲河了。

        前段时间下过一场大雨,河水上涨了不少,陈牧羽来到了大桥上,看着那江水涛涛,心中无限感慨,想要吟两句诗,奈何文化程度不够。

        要是自己能有唐伯虎那本事,把此情此景画下来,千百年后,是不是也能被后人追捧呢?

        “梦郎?”

        就在陈牧羽满脸神往,思绪飘向九天之外的时候,一个清脆灵动的声音突然从后面响起。

        陈牧羽愣了一下,回头看去,一辆宝马停在不远处,从车上下来一个白色纱裙的美女,正满脸笑容的朝他这边走来。

        二十二三岁,戴着个大墨镜,穿着高跟鞋,身材就很哇塞的那种,桥上风一吹,头发随着长裙飘舞,就很仙。

        旁边几个钓鱼的哥们儿,都忍不住往这边探望。

        梦郎?

        好久没有人叫过自己这个外号了。

        要说什么地方外号最多,那肯定是学校,如果一个人从小到大没被人起过外号,那人生肯定是不完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