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房子存款都不重要!

第十七章 房子存款都不重要!

        到了这个时候,杨水也终于意识到陈牧羽话里的意思,这是在说他被人骗了呀。

        杨水急了,又把剑抓了起来,“你没看错吧,小羽,要不你再看看?”

        “还看什么看,这是游戏里面的道具周边!”陈牧羽伸手拨开,拉着杨水去余大山屋里玩了把游戏。

        几分钟后,杨水脸上的笑容不再了,剩下的只是拔凉拔凉,满脸都是怀疑人生。

        “记得是谁卖给你的么?”

        陈牧羽拍了拍杨水的肩膀,如果是三叔工地上的人,他倒是可以找三叔帮忙把钱要回来。

        拿这种东西骗人,实在是太卑劣了些。

        不过,杨水也是,连这种当都能上,真的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

        “不知道啊,那家伙戴着口罩,我只记得他脑门上有道疤……”

        手里拿着那柄马来剑,杨水也不知道是哭还是怒,“小羽,3500啊,我一个月的工资全搭进去了,这个天杀的……”

        余大山在旁边倒是乐不可支,杨水这事干得的确是有点滑稽。

        “谁让你小子整天异想天开的,算了算了,舍财免灾,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再遇上这种事,学聪明点就是了,就当3500买个教训!”

        余大山在旁边笑着安慰了一句,“哈哈,神特么马来剑,我真是服了……”

        “屁,丢的又不是你的钱,要让我再碰上,我非打死他不可……”

        杨水气急,咬牙切齿,仿佛是要找人拼老命一样,双拳紧握,健壮的肱二头肌在不停的跳动。

        陈牧羽现在旁边都有些发怵,杨水可是把钱看得比命都重要的。

        “水哥,你消消气,我下来找我三叔问问,看能不能找到那人,帮你把钱要回来!”陈牧羽连忙安抚了一下。

        “对,赶紧的!”杨水听到这话,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不急,我今天来找你,可还有更要紧事呢!”陈牧羽道。

        其实陈牧羽心里清楚,这种事去问三叔,基本上问了也白问,哪有骗子得了手,还原地呆着的,只怕早就溜了。

        “什么事?”

        杨水有些心不在焉,3500对他来说可是一道巨大的伤疤。

        “当然是好事!”

        拉着杨水进了屋,陈牧羽往床头上一座,索性也不组织什么语言了,把王老幺的事给他开门见山的讲了一遍。

        ……

        几分钟后。

        杨水目瞪口呆的看着陈牧羽,就像被人点了穴一样,老久都不能回神。

        “小羽?你说啥?王老幺,呃不,王老汉想当我爹?”好一会儿,杨水才回过神来,连忙把房门给关了,憋出一句话来。

        他可不仅是想当你爹,可还想娶你老妈来着。当然,这话也就是在心里说说,万一杨水炸毛了,这么壮一条汉子,陈牧羽可制不住他。

        干笑了一声,陈牧羽道,“昨晚我碰到他,他是有那么个想法,当然,你要是不愿意,就当我没有说过,这王老幺也是个可怜人,七十好几了,没儿没女的……”

        说话的时候,陈牧羽偷眼看着杨水的表情变化,因为不知道杨水的态度,所以有些话还是小心点说,影响兄弟感情可不好。

        杨水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像是在犹豫挣扎。

        陈牧羽连忙道,“你妈今年有67了吧?水哥,你工作这么努力,应该也是不想把你妈一个人丢在村里吧?王老幺这个人,咱们都了解,不是什么坏人,你别看他以前捡破烂,可人家在旁边三宝街还有一套房子呢!”

        “他跟我说了,要是你和你妈同意,马上就可以把你老妈接到市里来,一家人一起住,等他百年之后,房子,存款,都是你们娘儿俩的!”

        ……

        陈牧羽耐心的劝说着,这本就是一桩两全其美的好事,他当然是乐得其成。

        杨水呆愣了半天,一句话都没有说,搞得陈牧羽心里都有点没底了。

        “他真跟你这么说?”

        很显然,杨水这会儿已经把刚刚那把马来剑的事情给抛到脑后去了。

        “我能拿这种事跟你开玩笑么?王老幺只是想有个家,我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把你老妈的照片给他看了,他很满意,现在就等你点头。”陈牧羽认真的道。

        现在看杨水的模样,陈牧羽心中感觉十拿九稳了,几百万,加上房子的诱惑,这家伙做梦都在想着发财,怎么可能放过呢?

        仔细考虑了一下,杨水直了直身体,“小羽,其实吧,什么房子,存款,我都不在乎,主要是我妈这些年,一个人过得辛苦……”

        听着这些话,陈牧羽心里直翻白眼,你要不然一本正经的,我还真就信了。

        “这么说,水哥你是答应了?”陈牧羽立刻问道。

        杨水的眉头并没有舒展,“只是,我有点担心……”

        “担心什么?担心你妈不同意?”陈牧羽问道。

        “我才不担心这个,她要是知道这事,指不定比我还激动呢!”

        杨水苦笑,接着说出了他的担忧,“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妈就跟一块旱死的老田一样,这些年可没少相老伴,可跟着她的那些相好,就没一个能活的长久的……”

        “算命的说她命太硬,谁碰上谁倒霉,这几年她才消停了些,我是怕,王老汉他……”

        听杨水说到这里,陈牧羽的额头上布满了黑线,“水哥,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这么迷信呢?”

        “我知道这是迷信,可别人不这么想啊,要知道前些年村里还有人说,我妈这事是因为我老爸阴魂不散,死缠着我老妈……”

        ……

        杨水的担心也并不是没有道理,所谓人言可畏,既然有这事,也不能瞒着王老幺,保不住王老幺心中会有隔应呢。

        “这样吧,我把王老幺约出来,今天中午咱们见一面,当着面谈,谈成了最好,谈不成也没关系……”想了想,陈牧羽觉得还是让王老幺和杨水当面聊好一些。

        “啊,今天中午?”杨水挠了挠头,这都快十一点了呢,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趁热打铁懂不懂,人家王老幺现在可是抢手货,磨磨蹭蹭的,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陈牧羽的一句话,让杨水十分的信服,连连点头,“对对对,小羽,到时候,你可帮我兜着点……”

        这事要是成了,钱有了,房也有了,爹也有了,少奋斗五十年啊,机会千载难逢,也难怪杨水会激动。

        ——

        ps:感谢书友曾阿妞又10000币的支持,么么哒!跪求收藏,跪求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