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水哥的宝贝!

第十六章 水哥的宝贝!

        ?银行里出来,卡里已经多了50万。

        陈牧羽的脸上笑开了花,有了这50万的本钱,以后还有什么事能难得住自己?

        “小老板,这钱也给你了,我的事儿……”

        王老幺站在陈牧羽的旁边,急不可耐的给陈牧羽说起正事。

        他倒是不怕陈牧羽骗他,毕竟这都是熟人熟脸的,随时都能找上门去。

        “王大爷!”

        陈牧羽拍了拍王老幺的肩膀,“以后别叫我小老板了,显得见外,叫我小羽就行,放心,我这就回站里去,看看水哥在不在,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绝对不会忘的!”

        也不叫王老幺,也不叫破烂王了,毕竟人家都七十几了,而且现在又是自己的债主,起码的尊敬还是要有的,叫声大爷不为过。

        王老幺闻言,连连点头,“好,好,小羽,这事可全拜托你了!”

        “我找你借钱这事,可不能让我爸妈知道!”

        “放心,我懂!”

        ……

        ——

        50万很快就被陈牧羽充值成了财富值。

        这系统还真是神奇,不仅能够依据不同世界的货币价值,按照一定的汇率自由的转换,而且像银行卡上大额的频繁交易都不会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现在,对于陈牧羽而言,财富值就相当于一种万界通用的货币,手里的钱全部转换成财富值,或许还更保值一些。

        反正,他要用钱的时候,随时转换出来就是了,就像之前他使用白银货币一样。

        那幅《雄鹰展翅图》放在家里,陈牧羽也没急着回去,而是给杨水打了个电话,确定他在站里,便直接去了蓝天站。

        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陈牧羽是个信守承诺的人,既然答应了王老幺,那就肯定得尽全力帮他去办。

        替人说媒,这还是头一遭,但,凡事总有第一次,在陈牧羽看来,这事并没有什么难度。

        杨水算得上是陈家的亲戚,同一个村出来的。

        对于杨水家里的情况,陈牧羽还是很了解的,杨水的父亲,陈牧羽要叫表叔,听说是当年村里修水库,被挖掘机给压没了的。

        陈牧羽听杨水吐槽过,母亲一直不甘寂寞,老想着再找,明里暗里找了好几个,但听说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在陈牧羽看来,王老幺的这事,还是很有机会能成的。

        蓝天站。

        陈牧羽来的时候,还不到十点,这两天老爸老妈处理私事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站里的事都交给余大山在打理。

        “小羽!”

        杨水正和余大山一起打包昨天收来的一堆钢架废料,准备一会儿送到钢厂去。

        看到陈牧羽,杨水显得很激动,手套一丢,就往陈牧羽走来,不由分说,拉着陈牧羽就往他的房间走。

        废品站包吃住,杨水有着自己的一个小房间。

        看到这一幕,余大山在旁边连连摇头,脸上表情多少有些哭笑不得。

        “水哥,我有事找你!”进了房间,陈牧羽开门见山。

        话才刚开口,却被杨水打断,这家伙翻起背心抹了把脸上的汗,脸上笑得那叫一个灿烂,“你先别说,我也有事找你,你先听我说!”

        “行,你先说,什么事?”

        陈牧羽一愣,随即点了点头,坐到了床边,他还是头一次说媒,得组织一下语言。

        杨水小心翼翼,从床底下翻出一个鞋盒子,就好像拆炸弹一样,双手捧着,轻轻的放在床上,生怕给摔碎了。

        “什么玩意儿?”

        陈牧羽被他那专注的表情给勾起了好奇心。

        “宝贝!”

        杨水咧嘴一笑,显得很激动,“昨天不是去你三叔工地上收铁架子么?他们工地上挖到宝贝了,我花了三千多买回来的,听说这玩意儿可了不得,你读书多,帮我瞅瞅……”

        工地?宝贝?

        听到杨水的话,陈牧羽微微的皱了皱眉,心中略微有点不太妙的感觉。

        杨水这家伙,整天做着发财梦,前段时间王老幺发横财的事,肯定是把他给刺激到了。

        说话间,杨水已经小心翼翼的把鞋盒子打开,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用一块破布包裹着。

        看他那架势,真仿佛是什么旷世珍宝。

        破布拆开,里面的东西露出了真容。

        一把小剑,或者说应该是一把匕首,一把一尺来长,锈迹斑斑的匕首。

        剑身弯弯绕绕,又尖又细,虽然布满了铁锈,但依然遮掩不住它的寒光,一剑一个破伤风的那种。

        “天呢,这不马来剑么?”

        刚一看到这把剑的形象,陈牧羽差点吐血,心里的期待瞬间化作微尘,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啥,马来剑?”

        杨水愣了一下,许是陈牧羽对这把剑的称呼和他了解的有些出入,“不对呀,我听那人说,这叫鱼肠剑,是当年荆轲刺秦王的时候用的,你看这剑身弯弯绕绕的,不就像鱼肠一样么?”

        说着,杨水把那柄剑拿了出来,还挥了两下,仿佛挺顺手的。

        听他这番说辞,陈牧羽真哭笑不得,这家伙也快四十的人了,究竟是真傻还是天真呢?

        接过剑来,份量还挺足,刚开始他听杨水说是在工地上买来的,他就觉得不对了。

        这些年,古玩行当里,工地套装已经成了骗子行骗的一个非常常见的手段,电视新闻里也没少报道,怎么还有人上当呢?

        你说要是做假做旧太逼真,上当也就罢了,居然有人拿这玩意儿骗人,这心未免也忒大了。

        “知道这行字什么意思么?”陈牧羽指着剑柄上印着的一行字,没好气的对着杨水问道。

        “知道啊!”

        杨水还没有意识到“那人跟我说,是皇帝陛下的意思!”

        天呢!

        锤了锤脑门,陈牧羽感觉有点上头,“英文,大哥,这是英文,cross    fire,穿越火线,还特么鱼肠剑,这叫马来剑!”

        杨水直勾勾的盯着陈牧羽,半天,“马来剑是啥,值钱么?”

        醉了,真的,起码两斤二锅头的那种醉!

        “值,值老鼻子钱了,100个钻石一把呢!”

        陈牧羽都懒得说什么了,直接把那柄剑丢回了床上的鞋盒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