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在线阅读 - 第十章 阿姨,借50万!

第十章 阿姨,借50万!

        30万啊,对于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来说,这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数目,旁边邓婕听了,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不过,陈牧羽毕竟稚嫩,邓婕显然是宁愿相信专家,也不可能相信陈牧羽这空口白牙的。

        就这么一口锈迹斑斑,像口吊锅一样的破鼎,花250块钱买回来的,会是春秋时期的东西?

        再说,春秋时期的东西,才值30万?

        陈牧羽看出了邓婕脸上的质疑,当即便道,“婕姨,你要是不信的话,不如咱们来打个赌?”

        邓婕愣了一下,“赌?怎么赌?”

        陈牧羽淡笑了笑,伸手拍了拍那口青铜鼎,“找专业的部门鉴定一下,如果这东西是假的,我听凭婕姨你处置……”

        邓婕闻言,哭笑不得,“你这孩子,讲这么严重,我还能处置你什么?”

        “妈,如果是假的,让羽哥陪我拍一个月的段子,帮我准备艺考……”黄小琪在旁边兴趣盎然的道了一句。

        陈牧羽一听,差点没一头栽倒,陪这丫头拍段子?太尬了吧,那还不如直接让自己死了算了!

        听到这话,邓婕的嘴角也浮现出一丝弧度,显然她也是受够了黄小琪的折磨。

        “咳咳!可以……”

        陈牧羽咳嗽了一声,勉强的答应,“如果这东西是假的,小琪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但如果这东西是真的……”

        说到这儿,陈牧羽停了下来,察言观色。

        ——

        物品:青铜鼎器1件!

        介绍:春秋晋国王室炊器……

        拥有者:黄大山

        完整度:90%

        收购:2000财富值

        回收:非宿主所有,系统无法回收

        ——

        系统显示着这口小鼎的信息,陈牧羽心中充满了自信。

        东西的确是真东西,但系统是当成废品出价,略带几分附加价值,所以这个价格很低。

        但在现实中,陈牧羽给这口鼎估价还算是保守的,30万肯定是能值的。

        ……

        看这娘俩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陈牧羽的语气有些弱弱,“如果是真的,婕姨,你做主借我50万!”

        噗!

        娘俩一听,差点吐血。

        “50万?”

        邓婕感觉脑门有些眩晕,“你没开玩笑吧,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陈牧羽讪讪,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起。

        满怀期待的看着邓婕。

        邓婕也没再追究原因,伸手拍了拍陈牧羽的肩膀,“你要是说三五百的,阿姨白给你都行,50万太多了,阿姨可没那么多钱……”

        玩不起……

        陈牧羽苦笑,自己嘴巴张得太大,把人家给吓到了。

        “阿姨相信你,甭管这东西是真的还是假的,你说是真的,那它就是真的,等你黄叔叔回来,我跟他说说,再找个正规点的鉴定机构鉴定一下……”

        ……

        陈牧羽脸皮微微抽搐,这也太真实了些吧,刚刚还一脸的不信,自己刚说要借50万,立马就信了。

        果然钱真的是万能的!

        “婕姨,鉴定归鉴定,你和黄叔叔好好说说,这东西还是妥善处理的好,万一惹上官司可就麻烦了!”

        虽然钱没有搞到,到陈牧羽还是提醒了一句,这东西明显就是刚出坑的,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它的来路,因此惹上官非,那还不成了糊涂鬼?

        邓婕认真的点了点头,许是怕陈牧羽又提起那50万的事来。

        ……

        ——

        也不算白跑一趟,至少还在黄小琪家混了一顿晚饭,婕姨的厨艺是真的不错。

        本来想等黄大山回来,亲自和他聊一下的,可都快9点了,黄大山还没回来,陈牧羽只能先走了。

        ……

        “羽哥,你说那口鼎,真的是真的么?”

        黄小琪送陈牧羽从楼里出来,她还在想着那口青铜鼎的事。

        路灯下,身影拖得老长。

        “我有骗过你么?”

        陈牧羽轻轻的摇了摇头,要不怎么说人微言轻呢,这要是换个专家教授来说这话,还不信得不要不要的呀?

        黄小琪歪着脑袋想了想,想不起来陈牧羽有什么时候骗过自己,俏脸上露出了笑容,随即从她那粉色的小挎包里翻了点什么东西出来,双手递到了陈牧羽的面前。

        “羽哥,给你的!”黄小琪嘻嘻的道。

        陈牧羽有些错愕,低头一看,黄小琪手里拿着的是一张工行的银行卡。

        “怎么个意思?”

        话刚出口,黄小琪已经把卡塞到了陈牧羽的手中,“那口鼎也才值30万呢,你一开口就要50万,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妈比你妈都抠,那么大一笔钱,她能借给你才怪了!”

        一听这话,陈牧羽瞳孔都有些涣散了,“小琪,你,你该不会把你家的存款偷出来了吧?”

        “美得你呢!”

        黄小琪嗔了陈牧羽一眼,“这是我从小到大自己攒的,也不多,就不到两万块钱,羽哥你应该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

        听到这话,陈牧羽呆呆的看着黄小琪,“你自己攒的?”

        “对啊,全部家当了!”黄小琪可怜巴巴的看着陈牧羽,随即又嫣然一笑,“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感动,当然是挺感动!

        “不行,你的钱我怎么能要,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陈牧羽当然不可能要黄小琪的钱,当即就摇了摇头,把卡往黄小琪手上塞。

        “羽哥,这钱本来就是给你攒的……”

        “啥?”

        黄小琪撅了撅嘴,“小时候你带着我过家家,水哥他们看到了,说你家是收破烂的,长大娶不到媳妇儿,我听着生气,就想着给你攒点老婆本,等长大了些,回想起来虽然有点好笑,但都形成习惯了……”

        噗……

        “我真是谢谢你啊!”

        陈牧羽满脸的黑线,这小丫头片子,原来那么小就母爱泛滥了。

        “我能不能娶到媳妇不知道,不过,水哥都快四十了,现在都还光杆子一个呢!”

        摇头一笑,陈牧羽伸手在黄小琪的脑门上轻轻的戳了戳,“你这脑子里一天都在想什么,你要是真怕我找不到老婆,等你长大了直接嫁给我不就得了?”

        “呀!”

        黄小琪闻言,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护胸,一脸戒备的看着陈牧羽,“啊?羽哥,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连十八岁的纯情少女都要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