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在线阅读 - 第九章 春秋时期的青铜鼎?

第九章 春秋时期的青铜鼎?

        黄小琪的爸爸黄大山和陈牧羽的爸爸是发小,妈妈邓婕和陈牧羽的老妈又是初中同学加闺蜜,当年两人都还是陈牧羽的老妈撮合的,所以两家这关系是非同一般的。

        黄小琪要比陈牧羽小几岁,从小就跟在陈牧羽后面玩,关系也是相当要好的。

        “这丫头马上要艺考了,臭美得厉害,整天找人磨练演技,都快尴尬死我了……”

        这时候,一名******的中年妇女从里屋走了出来,顺手给陈牧羽端来一杯热水。

        黄家算得上是书香门第了,黄父黄母都是老师,一个教小学,一个教高中,要说社会地位,肯定不是陈牧羽家能够比的。

        “妈,你不懂,我们老师说了,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黄小琪撇了撇嘴,丢下一句至理名言,一屁股坐在了陈牧羽对面的沙发妃位上。

        一股淡淡的体香涌来,搞得陈牧羽有些头晕目眩,真气逆行。

        当真是女大十八变,这才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出落得要胸有胸要臀有臀的,这要再长几年,那还能了得。

        陈牧羽斜着眼瞧了瞧,黄小琪穿着裙子,就那么和自己对坐着,一只可爱的哈喽kitty,正微笑着像自己招手。

        这丫头,还真没把自己当外人。

        “姨,我爸电话里说你家有点废品要处理,让我过来瞧瞧。”挪开目光,陈牧羽连忙直入主题。

        邓婕闻言,苦笑了一声,“你等等,我去把东西拿出来!”

        说完叫上黄小琪,两人进了里屋,不一会儿,抬出来一个大纸箱子。

        陈牧羽连忙上去帮忙,一起把东西都抬到了客厅里。

        箱子得有好几十斤,沉得要命。

        “什么呀这里面?”陈牧羽好奇的问道。

        邓婕叹了口气,没好气的道,“还能有什么,破铜烂铁呗!”

        黄小琪在旁边吐了吐舌头,一脸的讳莫如深。

        “你也知道,你黄叔叔什么本事都没有,却还喜欢学人家搞收藏,这些年也不知道被骗了多少,一点都不长记性,上个月文联组织下乡采风,他跟着去了一趟,结果搞回来这么一个玩意儿。”

        “花了250块钱,说是捡了个大漏,前几天市里来了位专家,巴巴的拿过去给人家看,结果被人家奚落得都没脸见人了,我看啊,你黄叔叔还真是个250!”

        邓婕一边数落着,一边将纸壳打开,一股尘封腐朽的味道,立刻出现在陈牧羽的鼻间。

        陈牧羽一看,那纸箱里装着的,是一口锈迹斑斑的小鼎。

        拽着小鼎双耳,将其提了出来,三只兽蹄形的小短腿咣当一声杵在了地上。

        对这种东西,陈牧羽并不在行,不过还是仔细的看了看。

        浑圆的鼎身,还带了个盖子,盖上有一圈绦纹,中间是像花瓣一样的柿蒂纹,两个耳朵上还有一些圆的纹饰。

        鼎身上还沾有一些泥土的痕迹,锈迹斑斑,打眼一看,的确像是个老物件。

        “这玩意儿,我黄叔叔买的?”半天,陈牧羽憋出一句话,抬头看向邓婕。

        “可不是么?”邓婕有些来气,“两百多块钱,就买回来这么一个破玩意儿,人家专家都说了,现代工艺品做旧的,也就你黄叔叔人傻,巴巴的让人骗……”

        “黄叔叔呢?”

        陈牧羽往屋里看了看,并没有看到黄大山的影子。

        “给学生补课去了,晚上才能回来!”邓婕摆了摆手,“这东西放家里还占地方,你就当破铜烂铁给处理了吧,省得你黄叔叔回来看到又闹心!”

        陈牧羽闻言,却是连忙摆手,“婕姨,你这东西,我可不要!”

        “嗯?”

        邓婕愣了一下,“啥?不要?你这孩子,我又不要你钱……”

        “婕姨!”陈牧羽苦笑,“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不是不要,而是不敢要,这是青铜器,国家明令禁止交易的……”

        “青铜器怎么了?这又不是真的!”邓婕眼珠一瞪。

        “谁说不是真的?”

        “专家说不是真的!”

        “这专家就是个灯儿啊!”

        陈牧羽哭笑不得,“婕姨,虽然我不知道黄叔叔找的是哪门子的专家,但我这么跟你说吧,这专家不靠谱……”

        邓婕闻言,有些错愕,上下打量了陈牧羽几眼,“小羽,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还懂这些玩意儿?”

        “羽哥,你是说,这东西是真的?”

        黄小琪也在旁边问了一句,很明显她非常的感兴趣,脸上写满了期待。

        “算不上懂!”

        陈牧羽略微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伸手在那小鼎上轻轻的拍了拍,“这是一件炊器,古人用来盛肉的,有耳朵的叫鼎,没耳朵的叫敦,这是一口鼎,应该是春秋时期的物件!”

        “不过这鼎身上还沾了泥,应该是刚从坑里翻出来不久的,黄叔从哪儿搞的?他不会是跟人搞绿化了吧?”

        废品这一行,多少会接触到那一类的人,所谓搞绿化,也是那一行的黑话,潜意思就是下地挖坑,不法的勾当。

        邓婕当然听不懂,但还是被陈牧羽那一番貌似专业的套词给唬得一愣一愣的。

        低头看了看面前这个不起眼的小鼎,“你没唬阿姨吧?这么草率的就春秋了?你说这东西是真的?可人家专家说……”

        陈牧羽摆手打断了邓婕,“这专家要么是个半吊子,要么就是不想惹麻烦,婕姨,我可以保证这东西是真的……”

        邓婕呆了起来……

        明明专家说是假的,陈牧羽却说是真的,还说得煞有介事,她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了。

        “羽哥,这东西值钱么?”

        黄小琪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两只眼睛里都冒出了小星星。

        陈牧羽哭笑不得,“要是当废品卖,50块顶天了,当然,我是不敢收这种东西的,文物毕竟是文物,有着它的历史价值……”

        “哎哟,羽哥,你就别拐弯抹角的了,直说值多少就是了……”黄小琪有些急不可耐。

        陈牧羽竖起了一根手指头。

        黄小琪愣了一下,“一百万?”

        陈牧羽摇了摇头,“起码值十年有期徒刑吧!”

        “噗!”

        黄小琪伸手锤了陈牧羽一下,“讨厌……”

        陈牧羽无奈的笑了笑,他可是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如果来历正当,30万左右!”

        “30万?”

        黄小琪顿时双眸放光,看着面前这个小鼎,就好像看到了一堆金光闪闪的金条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