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来者不善!

第三章 来者不善!

        “回收成功,财富值+4!”

        还没来得及擦一擦裤子,一道信息又出现在脑海中。

        陈牧羽闭上眼睛,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搪瓷茶盅化为一道白光,直接飞入了脑海中那座垃圾大山,消失不见。

        真回收了?

        看着短裤上的茶叶和水渍,陈牧羽半天没能回神。

        ——

        姓名:陈牧羽

        年龄:22地球岁

        身份:万界废品收购站站主

        拥有回收员:0人

        财富值:104

        ——

        这时候,陈牧羽算是有点明白过来了,万界废品收购站就和现实中的废品站差不多。

        自己作为一个收购站站主,负责收购各种各样的废品,系统将这些废品回收之后,就会付给自己相应的财富值。

        ……

        “这样的话?”

        陈牧羽看向了自己这满屋子的家具,目光变得有些热切。

        ……

        “weihua10手机,完整度70%,可回收……”

        “长红29寸彩电,完整度50%,可回收……”

        “男士三角裤,完整度5%,可回收……”

        ……

        十分钟后,家徒四壁!

        ……

        财富值涨到了2000!

        ……

        “妈呀,有点小亏!”

        ……

        看着几乎被自己搬空了的房间,陈牧羽缩了缩脖子,还好爸妈不住这儿,否则肯定得把自己打死。

        虽然这能力来得有些稀里糊涂,但陈牧羽依旧兴奋得像个小孩儿一样。要不是怕影响到邻居休息,他真的有些抑制不住想要大喊几声。

        ……

        “叮!”

        陈牧羽正兴奋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微微皱眉。

        电话是老爸打来的,问他醒了没有,醒了就赶紧回站里帮忙。

        陈牧羽撂了电话,澡也没洗,随便捡了一件衣服穿上,便匆匆下了楼。

        ……

        ——

        家里开的收购站在北门迎春路,距离市北门老车站不远。

        收购站占地不大,是以前景华瓷砖厂的一间临街小厂房,进出倒是方便。

        青山市被称为西川瓷都,以瓷业和造纸最为出名,近几年来市里比较注重环境,市区内的瓷砖厂都迁去了西郊的黄土坡,家里便把这儿租了下来,简单的修整之后,开了这个收购站。

        蓝天废品收购站。

        名字是陈牧羽的爷爷起的,蓝天代表着澄净,在雾霾严重的市区,想见一见蓝天可不容易。

        前些年爷爷去世后,收购站就被老爸接手了过来,所以陈牧羽说这是家族事业一点都不为过。

        老爸陈建忠,基本上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收购站,管着四五个员工,还都是以前爷爷在的时候请的老员工。

        在陈牧羽的印象里,老爸是个很守旧的人,虽然勤勤恳恳,但还是少了一些开拓精神,根本没想过做大做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是准备抱着这个收购站吃一辈子的。

        空地上,破铜烂铁、废旧家具、电器堆积成山……

        在城市里从事废品行业的人还是挺多的,自然也有所谓势力范围的划分。

        收购站算是中转商贩,主要从一些职业废品人手中收废品,简单的分类处理后,转卖给合适的厂家,从中捞取利润。

        当然,收购站自己也养得有员工,直接上门收购,不同于那些散户,他们这算是正规军。

        北门十多条街的废品,基本上都归蓝天收购,一般情况下,各个收购站之间,是不会轻易捞过界,这算是行业潜规则。

        “小羽,秦爷来了!”

        一个满脸横肉的光头胖子从里屋出来,正好看到陈牧羽不慌不忙的进来,连忙走到陈牧羽身边低语了一句。

        余大山是收购站的老员工,因为人长得胖,熟悉的人都叫他余大胖。

        这人外表长得和气,但其实一点都不简单,以前就是个在街上混的街溜子,曾经还犯过事,进去蹲过一段时间,因为表现良好,出来之后被官家介绍到了站里工作,从此改过自新,如今也有四十好几了,还没娶媳妇,光杆子一个。

        废品这个行当,很容易和混子扯上关系,没点本事,想安稳做生意,很难的。

        这些年,因为余大山的存在,收购站的确是少了很多麻烦,陈牧羽也对他很尊敬,毕竟是自己的叔叔辈,爷爷在时就很信任他,现在老爸也信任他,收购站的很多事都交给他在处理。

        “秦爷?”

        陈牧羽闻言,微微的皱了皱眉,“秦老三?”

        余大山微微点了点头。

        “他来干什么?”陈牧羽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他也没说,你爸老早就躲出去了,没敢和他照面!”余大山苦笑了一声,声音压得更低,“来者不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你小心点!”

        末了,余大山又补充了一句。

        汗!

        额头划过一丝黑线,陈牧羽都有点佩服死老爸了,见过坑爹的,这坑儿子的还是头一次见到。

        停顿了一下,陈牧羽没有多说,直接进了会客室。

        这会儿员工基本都下班了,会客厅里只有两个人。

        一个黝黑干瘦,穿着一件朴素短衫的老头,端坐在一张红木桌前,手里杵着一根乌木龙首拐杖,正襟危坐的样子,显得很有一些派头。

        老头的背后站着一个带着墨镜的花臂壮汉,就像一尊铜像一样的杵在那里,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

        “哟,秦老,您怎么来了?”

        原本还有点沉着的脸,在刚刚踏入房门的刹那,便改而堆上了笑容,陈牧羽老练的打着招呼。

        “哼!”

        老头的鼻子轻轻的耸了一下,斜着眼睛瞟了瞟陈牧羽,“小羽,你们这一家子可是两张纸画个眼睛,好大的面子,你爷爷在的时候都不敢这么让我等……”

        言语之间多有几分阴气,俨然有种要兴师问罪的架势。

        “秦老,你这是说的哪里的话,你是长辈,我是晚辈,我的面子就算再大,也不能有你大呀!”

        陈牧羽浑不在意,直接也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目光落在秦洪的脸上,那坑坑洼洼的几颗麻子显得尤为清晰。

        “余叔,怎么不给秦老泡茶?”陈牧羽泰然的对着随后进来的余大山道了一句。

        余大山讪然一笑,连忙要给秦洪沏茶。